• 第十七回 再访幽冥宫

  出了如王府,还是深夜的风岚,却变了景象。两团薄雾,一黑一白等在那里。也许这就是无常鬼吧?见到我,他们似乎也有些意外,却没有多说一句。跟着他们出了城,在一片森林的边缘一团迷雾间仿佛一道光门。我跟着他们飘了进去。越走越深……

  巍峨高大,仿佛参天的黑色宫门开着,横匾上闪烁鬼火三个烫金大字:幽冥宫。幽冥宫里,两个熟悉的声音在交谈着:“不是你亲自选定了她陪你历劫的么?她都走了这么久了,你怎么还不去?”是那个鬼老大冥君的声音。

  那个推我下轮回台的鬼,还是平静无奇的声音:“她不是你的追崇者么?几次投胎,你都了断了她的姻缘,会真的甘心将她让给我?”

  冥君是一团黑雾,我看不出他此刻的表情,只是声音中似乎带了些许的不耐烦:“她来接你了,赶紧去吧,别误了正事!”

  他们的谈话似乎不怎么愉快。我在殿门,弱弱地问了句:“二位鬼爷,我是不是可以……”

  “闭嘴!”两个“恶鬼”阻断了我的话,两个声音整齐划一。我只能飘向了角落里,越缩越小,弱弱的看着他们拌嘴。被他们一喝,我有种莫名的恐惧感。

  “我觉醒了,你真的不后悔?”推我下轮回台的鬼满具挑衅意味。

  冥君不以为意:“有什么好后悔的?”

  然后那鬼飘过来,一把揪起了我,我就变大了许多,仿佛回到了从前的大小。他卷着我飞了出去。透过黑屋的鬼身体,我看到了冥君的那双眼睛不再宁静了。“他生气了么?”我弱弱的问了一句。

  卷着我的黑气竟然有了温度,这是错觉么?那鬼沉吟了一下:“不会。上万年了,他不会有丝毫的变化。这边的事了不了,你永远也回不去。别想那些没用的了。”他似乎知道我的所有心思。

  我仗着胆子:“你们刚刚说的人,是我么?”那鬼没有回应,也没有反驳。难怪上一世,我长得也不难看,连个搭讪的异性都没有。

  “扑哧——”那鬼似乎感性到了我的思维,忍不住笑了出来。

  不知为什么我并不怕他:“你叫什么?我要陪你度过什么样儿的劫难?”

  那鬼眼似乎温柔了许多:“漭。记住我的名字,并找到我、认出我……有奖励哦!”他一改以往平静的语调。

  “啊……?”我还没反应过来,就给他使劲一推,跌回了床上。心中一惊,睁开了眼。才发现,书房里满屋子的人。凤主、凰后都在。母亲搂着哭晕了的父亲。两个侍卫扯着满眼泪水明月和雪旋,看样子是把我的“昏迷”归罪于他们了。

  我的苏醒吓坏了好多人,似乎有种暴走的冲动。我冷静了一下,下床给凤主和凰后行礼,并替他们申辩:“颖儿的昏睡,只是不小心神游了,跟明月、雪旋无关,望吾凰恩宽。”

  6酷匠《q网首发@

  “昏睡?你知不知道,你都死了大半天了?”母亲一时激动竟忘了凤主还在。

  凤主倒似乎并没有责怪的意思。摆手,哪两个侍卫放开了明月、雪旋。满眼慈祥:“你怎么回事?身体……可是有什么隐疾?”

  我低头回云:“我……其实,在最后一战是挂了彩的。背后中过一箭,那箭头喂了毒。兴有军医医术高明,颖儿捡回一命。本以为伤愈了就没事了,不想昨晚复发,造成了短暂的假死现象。让凤主费心了。”

  凤主闻言微微皱眉,唤过了御医。诊过脉后回云:“禀吾凰,如王体内却有余毒残存,且有蔓延之势。解药……中有几味十分稀缺,不太好找。臣……无能为力。”

  听了此言,凤主眼底一丝光彩掠过,验脸上却是阴沉低郁,摆了摆手,御医退出去了。凤主伸手拉起了我,让我回到床上休息:“既然颖儿身体不适,上朝……你量力而为吧。若有不适,叫侍卫回一声就好。你可是朕的肱骨良臣,朕不希望你有事。对了,过几日北靖国的使臣就要到了。你安心静养几日,倒时一定要上朝参政。”

  她的话倒是温和、慈静。可是我却觉的好虚伪。分明是我们横扫北靖,有着不同威信;她怕我们不在镇不住北靖使臣,才做出这幅姿态。如果没有北靖使团,恐怕恨不能我现在就死了吧?可叹我在疆场九死一生,就连这毒也都只解去一半,不过暂不妨碍正常生活罢了。我幽幽一声轻叹:“凤主放心,颖儿身体暂时无碍,一定不负凤主关爱。”

  凤主点头,转面看着明月、雪旋:“委屈你们了,按理说你们和颖儿的关系,应当赐你们个名分,可是现下……恐传出去有伤颖儿体面。孤,暂不封赏你们了。待使团离京再做理论,你们要尽心服侍颖儿,朕必不亏待。”

  明月、雪旋俯首称是。起身站过一旁。凤主又拉着咏逸“安抚”:“颖儿……好动,你和他两个多费些心思。孤也不在此碍眼了。”凤主嘱托了几句,带着她的人马就要“撤离”了,还不忘回头:“你也不要仗着自己年少,就不知道节制。”

  喂……?说的什么东西?我一头雾水,还傻傻地顺口应了一声“是”。转面,看到明月他们满面通红,掩口偷笑,方明白过来。气得差点背过气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