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月余,按着旧风俗。赵寒云该回门儿了。处理完军政,我命人叫来了秋儿:“你去告诉寒云,半个时辰后,本王陪他归宁。该带的……多带一些儿吧!”他不喜欢我,嫁给我也是只因为凤主的旨意;或许走了就不会再回来了吧?这样想着倒有些失落。

  秋儿瞟了我一眼,走了。我也只是稍稍地一愣神儿,继续整理我的。待我收拾齐备,进了雀屏居。赵寒云和秋儿也收拾停当了。看着他们只是简单的收拾了一些常用的,我略带趣味的调笑着:“还跟我这儿客气么?”

  赵寒云狠狠地白了我一眼:“我倒是想多带一些银票,你给么?”

  我笑了笑:“银票倒是有,可你见谁归宁礼品现买的?”

  赵寒云无欲了,又狠狠地白了我一眼。看着旁边不知如何自处的明月和雪旋,我停了一下:“寒云归宁,你们就别凑热闹了。”明月闻言眼底闪过了一丝愉悦。

  出了入王府,我和赵寒云并乘一副撵驾,倒也没有拥挤。不一会儿,来到赵俣的府外。因为有事先通知,赵府的男女老幼都迎在了府外。在撵驾上,我们受了赵宣政一家君臣大礼。下了撵我拉着寒云向赵俣夫妇行了家礼。看着我毫不犹豫的跪下磕头,赵寒云明显的有些意外,却也不曾搓穿我,跟着向他的母亲、父亲行了大礼。赵俣夫妇毕恭毕敬的将我们迎进府内,设宴款待。看得出对于我们的到来,她们是很开心的。当然,我恐怕不再欢迎之列。

  散了酒席,我叫过了秋儿:“寒云若想多住几日,你们的吃穿用度府里供给。到领月例时,你回来领一下。若什么时候想回来了,找人传个话儿,我亲自来接他。”秋儿眼中满是一些我看不懂得情绪,微微点头回云:“小的记下了。”

  我微笑颔首,辞过赵俣,带着侍卫走了。赵俣夫妻陪着寒云送了出来,临别我似乎看到了赵寒云似有似无的笑意。

  第二天,我以同样的方式送走了秦雯月。这时我才发现原来我“家”的开销这么大!亏了凤主给我加俸三年,每月有四千两俸银好领,否则还真要娶起养不起了。

  接下来,无可避免的要面对陆咏逸了。我尴尬的攥着衣袖进了琼花阁。陆咏逸给我沏了茶。很娴静的等在那里。似乎算准了我会来。

  我讪讪一笑:“寒云他们都归宁了,你……要不要也会娘家住几天?”

  C更r新最XC快上酷}#匠yZ网…‘

  咏逸冷冷地盯着我,盯得我后脊背发凉。许久:“不要。他们这一走应该是无归期的吧?三位王妃同时一去不回,别人会怎么讲你?”

  我不自然的扯了扯嘴角:“我不在乎。”

  “可是我在乎。我在乎你的名望,你的心。之所以从来都不去打扰你,是因为我知道,你是个高傲的人。不会乖乖按着别人划定好的路子走。包括……凤主。连着两天你送走了如王妃和宝妃,我知道接下来就是我了。可是我不想做什么洁妃,只想做陆咏逸,你的咏逸。可以么?”这是我第一次见他这么冷静、中肯的说话。说起来……我跟他也还不熟啊!可是他的话却叫我无言以对。想了许久,我微微颔首:“好吧!冲这番话,你是个明白人儿。这样,你明天动身,先回去住个两三天,我再将你接回来。以免落人口实。还有,我并不是个铁石心肠的人,也有真实情感的,只是……”我没有继续。他是个聪明人自然明白我的意思。咏逸的脸色黯然,微微点头。我们转了话题,那一天竟是开心的。

  晚上,听琴来请说是雪旋和明月备下了酒宴,请我和咏逸共饮。这里面还有咏逸?我们来到我之前的院子雀屏居。他们准备的还挺丰盛,据说都是亲自下厨的。知道我不能饮酒还特意备下了老君眉,酸酸甜甜我不觉就喝多了点。他们几个男孩子倒是很谈得来,不觉到了深夜,也还没有尽兴。明月和雪旋就留咏逸住在了那里。

  只有我带着几个亲随出来,漫步在清澈的月夜下。走到曲栏边,缓缓坐下,望着满天星斗,不觉幽幽长叹。那弯明月有种清澈,但很远的感觉。就好像我原来的世界,是那么清晰的在我脑海里存在着。可是,却有种遥不可及的感觉。好怀念原来的世界啊!它可以开心快乐的随意说话、打闹;不会因为一句话的失当而掉了脑袋。看着那水里的身影。是的,那曾经是我那么痴迷的形象。她比原来的我美了不知多少,也拥着令人称羡的权利。可是却要战战兢兢,谨小慎微,仔细斟酌着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真累啊!

  忽然耳边传来几声细微、幽远的召唤:“归来兮,归来兮……”我有种想跟着他们走的冲动。晕晕乎乎站起来,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的书房;怎么脱的衣服改的被子;就记得盖好锦被后,就离开了。这一次是用飘的……对。就是那种曾经的、熟悉的飘的感觉。我不仅没有害怕,心底还有种莫名地喜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