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过微儿和咏新,我顺着影卫留下的暗记我在一处低矮的土墙外,看到了他们几个的影子。听琴几个都等在院子里。我缓缓的走了过去。聆圣无意间的一个回首看到了。纲要打招呼,被我扬手制止了。

  走进屋门,一股细细的呜咽传出。听得出那是明月的,我微微一愣,沉吟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昏暗的屋子里没有其他人的存在,一进门的土坯墙下一个掉了漆的矮柜上放着一个牌位:先夫史陈氏景琰。明月可能是因为父亲的亡故而伤心吧。不过看那牌位的情形因该也有些年头了。

  听着明月凄凄哀哀的哭声,我心中阵阵不忍。默默地走过去,轻轻扶上了他的肩头。明月警觉的回头……一见是我,竟然张双膀抱住了我的腰。我红着脸抬了抬手……最终还是没忍心推开他:“是第一次回来么?”明月埋着头,微微一点,继续悲伤着。我也不禁随着他幽幽长叹。

  这时门外,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你们是谁?在我家做什么?”

  我陪着明月走了出来。眼前是一个穿着破旧的中年妇女。长的还不错,没有想象中的刁滑、尖刻。看来明月的长相有七分是随了她的。明月盯着那女人辨认了许久才走过去磕头:“娘,是玉儿,玉儿回来了。”

  那女人看着穿着华丽的史灵玉,半晌,弱弱的问了一句:“你怎么回来了?这位小姐是……?”

  十余年不见,一见面儿……最关心的就是我这个外人不相干的外人么?或许只是因为我这身行头有够鲜亮吧?我的心头阵阵不爽:“我是他……”当我看到明月满含期待又有几分羞涩的双眼时,我不忍心了,话到唇边转了方向:“我是玉儿的未婚妻。”

  听到这话,明月含羞低头。听琴、画妍也充满了喜悦。那女人更是有种恨不能扑上来“啃”我几口的冲动。我们就坐在他家的小院儿里。当明月问到他爹是怎么死的。那女人稍稍迟疑了一下:“病死的。”明月黯然低头,珠泪默默流淌。我轻轻地一声叹息,伸手拉住了他,想安慰他几句。明月似乎误会了什么,给了我一个梨花带雨的笑容。真的好美!

  小坐一会儿,我们起身告辞。明月的母亲急忙忙跑过来拉住了我:“姑娘。府居何地,怎么称呼?来日去看玉儿,也好有个去处不是?”

  从一开始我就觉得她的心思不单纯,此时更是确定了。腹中坏水一冒:“您不是卖了他进倚翠楼么?去那里找明月公子,一准儿能找到。”

  明月母亲尴尬地看着我:“都怪我,怪我嗜赌成瘾,做错了事。您大人雅量,就别和我计较了。”

  我长长地吁了口气:“我叫东方颖。暂时还不方便接他进府。所以,你只能去那里找她了。”听到我的解释,明月黯然低头;她的母亲却是眼瞪得跟铜铃似得。看着他们五花八门儿的表情,我十分愉悦的拉着明月出了院门。

  一路上,明月隐忍着,最终还是没问。回到倚翠楼。消沉的他去睡了。那晚我也没有留在那里。他也没出来送我。聆圣和墨兮欲言又止,可是我还是没问他们为什么。雪旋就站在明月的房间外,眼神冰冷,不避不让,看起来有话要说。不过那眼神儿让我有种莫名的熟悉。

  我扯了扯嘴角,那神情几乎谈不上是笑:“雪旋公子最近闲得很呢。总能看到您傲然独立的身影。”

  这是我们第一次谈话,口气却是如此不善。雪旋倒似乎并不介意:“明月是别具一格,也许真的对了您的脾胃,可是他不适合您,尤其不适合您现在的局势。”

  我靠在栏杆上,静待下文。雪旋淡淡地继续:“听说凤主赐了三位王妃给您,不日就要成亲了。以明月的个性,他一个也接不下。”这是一个手眼通天的人,我挑了挑眉,微微一笑直起身来就走。雪旋也似乎没有什么话再对我说,同样转身回了房间。

  回到显王府,我的书房。唤了影卫出来,我懒懒的倚在椅背儿上:“今天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么?”影卫愣了一下,仔细想了想,摇了摇头。我摆手,令其退下了。

  没道理啊!明月既然说见过我,那必然是出来过的。可为什么会不知道他爹是什么时候死的,怎么死的?我闭了眼睛,回想着明月与他娘见面的场景,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看来,我是因该给明月一些私人的空间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主动地去了宣政赵俣的府上。赵宣政显然对我最近的表现十分不满,只是对凤主的赐婚也无可奈何。当天,我并没有见到我的准王妃赵寒云,面儿上失落,心底却十分顺畅。

  又过了几天,府里开始操办我的婚事了。因为有了王位府邸,我的婚房设在了如王府。下人们要两边跑,办起事来比较繁琐。我也只是淡淡的吩咐了几句,全不放在心上。当我再次来到明月房外,却看到了七凰女颐。

  身为七凰女的颐在明月那里同样受到了冷遇。她是凤女,也是乐王,轰她是不可能的了。可是待遇依旧是:要坐,你就坐着,本公子不奉陪了。茶无半盏,果无一个。

  我迈步进去,又是一阵官样儿的客套。之后命听琴给颐上了茶点、瓜果。

  颐倒是很大度,调笑云:“早听说颖的军纪严明,不想这驭人之术也这么厉害。本王这样儿的人物在妹夫这里,也照样儿坐冷板凳。”

  我尴尬一笑:“凰姐取笑了,明月涉世不深,生性柔弱胆小,怕见生人,冷待七凰姐了。”

  酷R匠网k。正版首发‘

  颐“哈哈”一笑:“玩笑了。我本来想跟凰妹道声恭喜的,苦于抓不找你的影子。听说颖喜欢来这里,只好也来试试运气了。”说着一抬手,身后的御卫递了一个锦盒在她手上。我微微一笑,命听琴接了。闲聊几句,颐起身告辞。我送了出去。回来,明月的房门竟然关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