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回 卖如王

  四更天起床梳洗准备,五更天上朝,巳时散朝回府。显王府两辆撵驾前呼后拥,还真是威风八面呢!我就像一个钟摆被摆布着,连看看道路两边的繁华都不能够了。

  这天,散朝母亲有事要去吏部处理一些事情。吩咐我的侍卫先送我回去。看着母亲的撵驾走远了。我和微儿一阵耳语,微儿去弄了两身常服回来。我和微儿换了,命侍卫们先跟着撵驾回府。我和微儿还是去找那个豆花摊位。这一次却找不到那位豆花儿姐姐了。向着周围一打听才知道,经过了上次的大闹,豆花儿姐姐已经“关门儿大吉”,后来搬走了,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满肚子郁闷的我只好意趣阑珊的往回走。

  刚走没几步,便有一个中年人拦住了我。满面堆笑:“小妹妹,你找卖豆花儿的许姑娘么?”

  我点了点头。他笑得更开了:“那是我的侄女儿,住在不远的一处小院里。这几天她要成亲,所以先不做生意了。”

  “哦。”我的心情立时好了许多。嗯,不对!显王府查她刚得刚丢了营生,她会有心情成亲?就算有,这当口谁家的儿子敢给她?这样,我不觉多看了这个人一眼:她的脸上堆满了不真实的笑,有些过分,让人感觉不舒服。身上的衣着也有种过分,不合适于她的鲜亮。看来这并不是一个踏实的人。

  果然,走过了两条街在一个巷子里,她忽然回身……一种不好的感觉在我脑中闪过。她捏着帕子在我们面前一抖,一种异香扑来。我慌忙闭气。微儿似乎也觉出了不妥,第一反应是挡在了我的身前,要去拿下那女人。唔?什么人敢对我下手?出于好奇。我故意绊了微儿一下。微儿一个趔趄,微一愣神儿,已吸入了迷香。可是她并没有倒下,却只是目光呆滞,直视着什么……我忽然想到了在我们的那个社会中有一种“行当”叫做“拍花儿的”。专门儿迷惑弱势人群。中招的人会失去反抗,傻傻地跟着人家去,被卖掉。我玩心大起,忙收了目中精芒,学着微儿的样子。

  我们在跟着那女人又走了一道街。陆咏新一身平常衣衫正跟二哥买东西。我却只是用眼角余光扫了她一眼,并没有任何动作。又走了一段,我听到一串很浅的脚步声,一直不远不近的跟着。我知道是她悄悄跟上来了。心中有趣,脸上却没有表露。

  我们来带到了一户独门小院儿。那女人把我们领了进去,一个中年男人等在那里。面颊上、眉眼间多多少少带走了些刻薄。看来这也不是什么好货。

  那男人端详了一阵,一指微儿:“这个送去给穆相爷训练暗卫的仇管事。”又指着我道:“这个卖给宣政使裴大人,或许能卖个好价钱。”

  暗地里传出一声轻笑,想是陆咏新一时没忍住。我忙收拾心情,止住上扬的嘴角,继续出神儿。

  那男人闻笑,忙问:“张环儿,你笑了么?”

  被称作张环儿的女人一头雾水:“没有啊!”她们似乎想到什么。看到我和微儿依旧木讷的神情立时冲了出去。

  不一会儿,两个人疑神疑鬼的嘀咕着回来。就她们那两下子,能抓到陆咏新的影子,才怪!

  这俩人儿也不敢耽搁,一个一个带着我们分头走。那陆咏新竟然不管微儿。为保万一,我只好将她留下的戒指当暗器暗暗地射中了微儿背后。微儿吃了一痛,醒了。却没有打破我的计划,跟着那女人走了。这个男的也走过来,牵着我的手走向了不同的方向。

  到了宣政使裴一诺的府上,我们从后门进入。一个二十五、六的男人等在那里。他们把我卖了三十两纹银。我暗中不平:我堂堂一个如王,就值三十两么?那人贩子男人还在为把我买了个好价钱而沾沾自喜,笑得花儿一样走了。

  这里的男人把我安置在了一间客房里,裴府的几个丫鬟、仆役像看珍稀动物似得围观着。我心里厌烦,脸上却连翻个白眼都不能。

  不一会儿,先接手的男人带了一个二十三、四的青年进来。他一身华服,看样子该是裴一诺的什么人。他仔仔细细地打量着我。许久,微微点头:“嗯,也还拿得出手。”

  噗——!什么眼神儿啊?那男人又吩咐了:“从今儿起,她就叫裴蓉了,是咱们府上的小姐。谁要是敢来闹事,先打烂了再说。武嬷嬷,这丫头先交给你管教了。要是有什么差错,你知道本公子的手段。”

  那个被称为武嬷嬷的就是带我进来的男人。他把我领到了一个单独的屋子。不知道在鬼转悠什么,就是不离开。我实在忍不住了,将摸在手里的一片叶子打向了他背后的穴道。

  这时,陆咏新和微儿跳了出来。陆咏新笑道:“就知道你又谋上谁了,不过,装的还真像!”

  我狠狠的白了她一眼,吩咐微儿:“去。布政使大堂报案,就说如王丢了。”

  陆咏新笑云:“您这是成心要裴一诺好看啊!”

  我忍笑斜了她一眼:“你去盯着点那两个人贩子,别叫她们跑了。”她二人遵喻走了。我便坐在屋里喝茶。不一会儿,就听那位公子喜滋滋的声音:“一诺,你总嫌我不能生育,今天我给你买了个女儿回来,长得可水灵呢!”来到这里,我烦透了这种没有血性的男人。为了好玩,又装回了傻傻的样子,还不忘解了那武嬷嬷的穴道。

  那武嬷嬷揉着被击中的部位,一头雾水。这时裴一诺夫妻已经走了进来。一见是我,那裴大人不由得脚软了。脸色“好”看地都没法儿形容了。软在地上六神无主,那位买我回来的公子惊慌地看着这位裴大人:“一诺,你怎么了?”说着忙往起搀她。

  那裴大人有些回神儿了,暴喝一声:“滚——”武嬷嬷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儿错了,一溜烟儿跑了。

  这公子不觉明历,有些动怒了:“裴一诺——你吃错药了,敢在我面前发威?”

  那裴一诺都快哭了,跪在我脚前一个劲儿的磕头。弄得她丈夫更糊涂了。我呢,依旧装我的糊涂。忍着笑,双眼发直地盯着前方。

  裴一诺磕了半天不见我有反应,忙回身问她丈夫:“她怎么了?怎么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她丈夫愣了愣:“人贩子说,还有一个时辰才能醒,有什么问题吗?”

  l酷j,匠◇@网+唯◎一。正/版vN,其2他都√是¤、盗;(版

  “有什么问题?”裴一诺火气大了,怒极:“问题大了!我说你闲的没事儿干,买什么不好,买尊大佛回来,现在怎么送?”

  那公子不甘示弱:“这可是我花了三十两买回来的。送,你准备给我送哪儿去?”

  我实在忍不住了,笑道:“是啊!三十两纹银呢,送走了多可惜啊?”

  裴一诺闻言直接吓瘫了。那公子一脸困惑:“你怎么醒了?”

  我笑了笑,自去端茶喝:“我啊!……不好意思,一直醒着呢。”

  这时外面乱哄哄,我知道是接我的人来了。笑着打趣:“裴大人,尊夫很会做生意。三十两买个王爷回来,很值当呢!”

  裴一诺这才醒悟,一把扯倒她丈夫,顾不得解释,令其给我叩头赔不是。

  微儿引着卫队进来,陆咏新押着那两个人贩子。这一次轮到她们好惨了。想是拘捕,被打的鼻青脸肿,我命人将她们扭送了府尹正堂。裴一诺罚银三千,官降两级、休夫。

  处理完这件事,我带着卫队回府了。却不知道就此招来了我的第一个大“冤家”。

  府尹逢迎我,当天就判了那两个人贩子绞刑。自那以后,我上朝下朝总能感觉到有两只冰冷的眼睛在盯着我。有几次命微儿去查看却总是一无所获。急眼儿了,我也亲自去查看过,可结果却与微儿不尽相同。

  两年后,二哥还是嫁给了陆咏新。是的,我没能阻止。刚开始是没有证据阻止。后来,是懒得阻止。毕竟她做到了自己的允诺。而且这家伙并没有我初见她显露出来的那么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