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后,没等来陆咏新的解释,却等来了御苑斟选。那些本来是名门显贵成年小姐鱼跃龙门的好机会。可不知为何却扯进了我。想是显王府和陆咏新的赌斗走漏了消息。还真是……晕死了!

  好多古装电视剧的文斗、武斗、暗斗、智斗让我望而却步了。准备这一世混吃混喝,装傻混日子。反正生在王族,没有什么大的变动,也饿不死我。所以殿选的时候,文场我只是应付差事;武场,根本就没有下场。我只有七岁,别人也不能说什么。

  殿选过了,凤主并没有宣布结果,而是让我们稍事歇息,晚宴后才能离去。殿门没有守卫,凤主吩咐过:无聊的话可以欣赏一下行宫的景致。好容易才来了行辕一回。好多人都走了出去,去欣赏内苑景致了。我也无聊的走了出来,陆咏新也跟了出来。

  我故意放慢了步子,等着她赶上,却没有任何要和她说话的意思。

  陆咏新先说话了:“你如果真的为灏好的话,就请你原谅我。”

  我很意外她的谈话方式,心头阵阵不爽。言辞当然也不会好:“原谅一个为了自己就可以随意践踏别人生命的人么?对不起,我还没有宽仁到那种地步。”

  陆咏新目视前方:“我做的是不够磊落,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在你说了那番话后,将置我于何地?要知道在这个世界里有多少人,为了攀龙附凤不择手段。为了抗婚,我只能让显王府出事,可是我没有想到你会是显王那唯一的女儿,更没有想到你二哥就是灏。”

  @@酷gG匠_●网唯一正版g,+其他都u,是wT盗_x版F

  “亏你还被称为帅才,心眼儿都放在算计人上了么?就不想想我那话儿是怎么说的?”我一脸不屑反问。

  陆咏新幡然醒悟:是啊!有武场,自然就有文场,这事儿模棱两可,全在这丫头的算计之内了。不觉愧然低头:“那事儿……我也是做了陪葬准备的……”

  “算了吧!如果不是忽然记起你的十指指尖发青,发现了你的下毒手法,那倒霉的该是那位豆花儿姐姐和我了吧?你之所以积极的和陆大人赶去王府,做出那副姿态,不过是为了摘清自己。显王府不管死了儿子,还是女儿,都不会再有心情联姻了吧?你会急着赶去我房里,不过是因为二哥刚巧就是你要找的人,你怕我死了,会影响你的婚约罢了。唯一不在你算计之内的是,我先得到了解药。”我心平气和的讲述着那一次的生死一线。

  陆咏新一脸震惊盯着我:“你真不像一个七岁的孩子!”

  “像与不像的,也不与你相干。虽然我失了取证的最佳时机,也阻止不了你们的婚约。可是,如果敢把你那些肮脏的心思用在二哥身上,就别怪我跟你过不去。”我冷冷地句句锋芒带快。

  陆咏新平静地看着我,就在我准备撇下她离开的时候,她低低地向我许诺:“不会了。我保证绝不在灏的身上动那些心思。”

  我斜了她一眼,不置可否,继续向前。

  ……

  不知何时,殿试的那十多名门显贵跟一些内侍们聚在了前面。我迈步走了过去。陆咏新也没有离开,只是跟在我身后。里面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扯着一个十四、五的男孩子拳打脚踢。口里骂着小贼。她穿着清淡高洁,装束也不显摆,腰带上挂着一个绣着翠竹的扇袋。脚下一双明黄色靴子……我立时明白了她这么“霸道”,却没人插手的原因。

  男孩子抱着头哭着,也不敢躲,可怜兮兮:“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只是走在您身后,看您掉了东西,拾起来,想还给您……”

  那女人秀眉一扬,打断了他:“这么说,是我冤枉你了?你是在指责我诬赖你了么?”她似乎越说越气,又狠狠地打了他几下。

  陆咏新瞄了一眼我的神情,眼中有些意外。她冲了上去,和那打人的女子争执了起来。那女人和她竟然打了个不分轩轾。那女人的兵器是铁骨泥金扇面?这就更印证了我的判断,我忍不住叹气摇头,目光扫向附近的高点……

  在一处假山亭台里,一个身影收到了我的目光,往后略躲了躲。我忍不住冷笑一声,也找了个高点躺着“睡觉”去了。

  那亭台里,一个身穿白色凤袍的中年妇女看到了我的举动,点手叫过了身边的人,指着我问:“她就是敏的女儿?”

  身边的侍者仔细看了看回云:“是。”

  白衣女人一脸严肃:“去,叫看着她们的影卫来。”那人便匆匆去了。

  ……

  她们的事情,以陆咏新取胜,“解救”少年为结局,告终了。终于到了晚宴,凤主回到了大殿,那里面已经摆上了酒席。凤主一身戎装回到了大殿。母亲和几位肱骨大臣也跟在了身边。

  酒席中凤主搬旨:文试魁元宰相穆柔之女穆雪依通过殿试,封为隶州宣政;武考榜首陆咏新通过殿试,策为正三品怀化将军。她们的实力毋庸置疑,所以并无异议。

  就在她们几家欢喜几家愁的时候,凤主一脸不悦:“显王之女东方颖,出列——”

  嗯?怎么还有我的事?我不敢慢待。一脸迷茫地走到圣前,跪下。凤主却只是幽幽道:“看来,夫德并不合适教女。”她并没有什么情感、褒贬之类的言辞,只是不咸不淡地扔了这么一句,去吃东西了。任我在殿前跪着,母亲的脸色也不怎么好。凤主似乎很确定我听懂了她的意思。

  是的。我听懂了她的弦外之音。她在怪父亲的教导,误了她的选材。我也低着头若有所指:“学会文武艺,售与帝王家。我虽不是嫡系,却也是自家人。总不好出头显摆,令凤主少一个能人吧?”

  “……?”凤主的眸中顿时神采飞扬,嘴角盈笑:“好一张利口,你是怎么发觉朕的布局的?”

  我并不抬头,不慌不忙:“行宫虽不是皇宫,却也不容放肆的。东方颐是七凰女,文采、武德是出了名的。又怎么会忽然不懂礼仪,大闹行宫?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得了凤主的特别指示。殿选举子,文、武艺都应该是有一定修为的。可是品行呢?自然也要测试一番的。凰室子女中,王子不适合出场,武艺不容小觑的便只有七凰女,颐姐姐了。她的兵器就更印证臣女的判断。至于明黄朝靴……,那应该是凤主故意留的破绽。”

  “所以,你发现了朕的布局,并找到了朕的位置?”凤主目中含笑,话却并不愉悦,我低头默认。凤主却翻了脸:“那为何藏而不漏?难道不愿效命与朕?”

  我忍不住苦笑摇头:“臣女是东方颖,身为东方氏,就决定了臣女的位置,无论迟早都是衍圣王朝的家臣。今日的判断力,不正是臣女的露白么?”

  “哈哈哈——巧舌如簧!不过,你的观察力、判断力确实惊人。封王位,赐号如。”凤主满脸愉悦搬旨了。

  我的“米虫”梦彻底破灭了。叩谢圣恩。母亲的脸上也充满了喜悦。

  东方颖七岁封王的消息,立时轰动了整个衍圣王朝。请客的、送礼的,立时扑向了显王府。如王府也开始选址、动工了。七岁的我虽不用参与议政,却也必须跟着母亲天天上朝听政学习。回到显王府,我的课程依旧一丝儿也不会少。还真是苦不堪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