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路灯下,一个白裙女孩心不在焉地走着,手指不停的在手机键盘上移动着……忽然一声喜悦的呼喝……

  93酷:“匠DL网&唯一b正+版,|h其、2他都是盗;U版@

  “Yes!”终于谈定了,我的第一部小说。我是一个22岁的打工妹。18岁那年,由于一些的原因,我辍学了。现在在XX城市一家小饭店打工。晚上就回到表姐那里借宿。她家虽然不大,却有一台老旧的电脑。一到晚上它就成了我的专有。两个月前,我的几个同好好友告诉我:可以在一些比较稳定的网站里发表我的新小说。于是。我就开始了我的网络小说创作。我对于那些虚无缥缈的神话世界充满了各种遐想,当然我的小说就是玄幻类了。

  刚开始,由于缺乏创作经验,虽然自我感觉良好,却总是被一位不知名的神秘前辈指出问题所在,一个星期前,他告诉我可以了。我就在发完一个新的章节后点击了签约申请键。

  我们的工作两点后会有一个小小的休息时间。今天,我狠狠心开通了5元钱的手机流量。然后,肉疼地打开了手机浏览器……在我的创作品台上,有了一条我期待了很久的消息。我的作品通过审核了。但是书名还是不够吸引。整个下午我的心都飞进了那个虚无世界。终于熬到了十点下班。我也豁出去了,打开手机QQ和联系我的网编聊了起来。

  最后,我的标题定为了《穿越之暗夜主宰》,编辑也认可了,将签约文件发进了我的邮箱。

  在点击发出了“明天我填好了,就给您发过去。”这条简讯后,我兴奋地蹦了起来……

  然而,我聊得太认真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了维修区。然后……,乐极生悲,我兴奋地一声呼号,蹦进了下水道。

  ……掉了很久,都没有落尽预想中的臭水里。这幽深的下水道似乎没了底。一个银紫色的漩涡在脚下张开,我毫无悬念的掉了进去。

  穿过了这个怪异的“天窗”,我跌进了一个黑沉沉的空地上。眼前是一个样式老旧的八仙桌。周围没有灯,能支持我看到这些的是一些蓝色的跳动的小火苗。一把黑色的椅子上,没有一个身影,却发出了一个幽远的男声:“小姑娘,我招你了么?把我写成那副摸样,宣扬了出去?”

  “……?!”想象力丰富的我立时回想起了那段被我写的丑陋不堪的地狱主宰——冥君。不会吧?我忍不住一个激灵。使劲儿的想看清那张椅子上的脸。这里没有我想象中的腥臭,也没有“司空见惯”的骷髅侍者。只是无尽的黑暗。倒也是,虽会愿意把自己的家或办公点弄成那副样子呢?

  “你想看清我?”他没有被诬蔑的愤怒,也没有大多数作家笔下的冰冷。只是一种很平静的感觉,有点儿像熟人之间的谈话。

  我尴尬的笑了笑。椅子上一个人形的影像,出现了。却只是漂浮着的一团黑气。两只柔和的眼睛。“看清楚了么?”他淡淡的问。我苦笑着摇了摇头。

  “也好。再有来生,还写这里的话,就写成这样吧。”他又消失了。

  过了许久,另一个不一样的声音在身边响起:“别找了,你是不会看到我们的。冥王说了:你不能留在这里。走吧!”我依旧看不清他的模样,像着了魔似得跟着那团黑气飘了出去。很多人都跟我一样飘着。来来去去,却并不匆忙。他带着我来到了一处高台,很平和的声音:“别怕,跳下去就还阳了。只是会和以前不太一样。”

  我半信半疑,探出了身子……娘啊!这也太高了。可是身后的那团东西推了我一把。声音依旧平和:“下去吧。”

  “哇——哇——”我吓得惊叫着掉了下去。……嗯?这是什么声儿?如果在二次元,我现在因该满脸黑线了吧?

  一个穿着古装的男人抱着我,向站在院里的女人报喜:“恭喜了,是位小姐。”

  那个女人一把抢过了我,紧紧的抱在怀里,亲了又亲,吻了又吻:“我有女儿了,我有女儿了……”

  我只是一个女儿唉!用得着这么夸张么?在我前世,听娘说:我爹听到我是个女儿时,可是满脸抑郁,感叹又是一个女儿呢。……唉?不对啊?我是她女儿,她不是该刚生产完在床上修养的么?怎么会等在这里?为什么会有一个中年男人抱我出来的?还有……这古亭、古院的又是怎么回事?该不会是被那两个死鬼坑了吧?可我现在也只能狠命地哭,来发泄自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