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你们别白费力气了。如果这件事我说出来就得死!我可犯不上搭进自己的性命。”听到我的话,刘乐摇摇头。

  “哦?那你的意思,如果你不说,就会没事了?我们不会让你死,对么?”我瞪着他,冰冷的说着。

  ad酷'%匠网u唯8一dy正版0,X其\2他"I都_是uA盗版

  “哼!你敢么?林枫,你不过一个学生。你要杀我的话,不怕坐牢么?”听到我的话,刘乐不但没怕,反而笑了。

  “是呀!不过刘老师好像忘记了,我还是未成年。再说,谁能证明是我杀的你?证据呢?”我微微皱着眉,思索片刻,得意的笑了出来。

  看到我的样子,刘乐有些害怕了。我说的没错,我是未成年,我还是高中生。再说,警察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杀的人?毕竟有如花如月两姐妹在,我也没说我要动手啊!

  “如果我说出来,你们就会放过我?”刘乐的眼中出现了期盼,看的出来,他想活命,因为他怕死。

  “你没有选择的余地,如果你不说,我敢肯定,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我冷冷的摇着头,我知道,只有这样的吓唬他,才会管用。因为我知道他怕死,所以这招肯定是管用的。

  其实我这样说,并不代表会杀他,见不到明天的太阳而已,也许是瞎了呢?

  “好,我说!”刘乐皱皱眉,最终无奈的答应下来。

  这一次,能抓到张嫣以及阿冰全家的,并不是宁海市的势力,陈大他们还没有这个本事。而是林倩倩从京都派的人,也就是说,这件事张一庆已经知道了。而林倩倩为了报复我,不惜将自己的身体给了他的后爸张一庆。

  这件事要从几年前说起,那时候林倩倩还在上初一,张一庆来宁海市的时候,发现了林倩倩的母亲,一眼便相中了。但没想到她结婚并且有了女儿。

  所以派人将林倩倩的生父杀死,并且利用卑鄙的手段娶了林倩倩的母亲,从那时候起,林倩倩便来到京都生活。

  可不知道为何,就在一年前,上高中的时候,张一庆突然将林倩倩派到了宁海市,并且托关系,将她整到了我们的高中。派她监视一个叫张嫣的老师,并且有机会就要给她制造麻烦,这便是林倩倩为何会用张嫣果照的原因。

  但就在半年前,林倩倩的母亲重病,与张一庆也发生了矛盾,回到了宁海市,张一庆却不闻不问。

  但林倩倩这次吃了亏,所以回京都找她的后爸帮忙,可张一庆很好色,而且看着眼前这个不是自己亲生的女儿,他一直都想占有。

  这件事,张嫣以及慕容家的人都知道,所以她们当初会说,林倩倩要想报复我,必须付出很大的代价,这个代价,我想就是她的初次吧?一个女人,她的贞洁要比任何东西都宝贵。

  可没想到,林倩倩的怨恨太深,为了报复我,她无奈之下,失去了理智,竟然将自己的初次给了张一庆,张一庆满意后,便派几个有实力的人跟她回到了宁海市。

  而她回来后,最先联系的就是刘乐,因为刘乐一直都是张一庆的人。

  刘乐在办公室打电话,被我听见那一幕,就是林倩倩询问他事情办的如何。

  刘乐劝我,不要跟林倩倩作对,如今她身边有高手在,如花如月这样的,根本不是对手。林倩倩现在已经疯了,张嫣被抓的事情,目前张伟林还不清楚,毕竟张嫣不在那边住。

  刘乐说,林倩倩现在只是按照张一庆的命令,在执行第一步计划而已,很快,她就会找到我了。说完这些,他笑了。

  我彻底的愤怒了,林倩倩真是疯了。为了报复我,连自己的身体都可以给人?这个女人也太可怕了,已经被仇恨冲昏了头脑。

  看来这件事,也只能找张伟林帮忙了,可是张伟林在哪里,我根本不知道。

  我突然向着酒店的门口走去,转过身,刘乐依然在那里笑着,不过是背对着我。如月看了我一眼,我直接做了一个抹勃的动作,她点点头,我便离开了。

  反正不是用我身份证开的房间,我也不怕。如月跟如花她们对于杀人,应该也很正常,这些都不是我需要管的。到时候她们肯定有办法的,不然我让她们杀刘乐,她们也不可能杀。

  十分钟后,如花姐妹俩下来了,我一直在酒店楼下等她们俩。

  “你们两个知道张伟林的住处么?”我满脸凝重的看着她们,她们摇摇头。如今这件事,只能找张伟林帮忙。

  “算了,还是先回我家看看吧!”想了想,反正我现在住院期间,学校肯定也知道了。可算能不用去学校了,当然得回家里看看,万一能发现我爸跟张嫣之间的关系呢?或者有关我爸的事情呢?

  我现在才发现,我根本就不了解他,从我记事起,我就只知道他每天喝酒,回来晚,还打我。但前天他说的那番话,却让我觉得他应该有很多的秘密,起码是我不知道的东西。

  本来以为回到家里,老爸不能在,但是当我打开门的时候,他却在客厅,而且一点也没意外,让我们坐下。

  我坐下以后,他开始抽烟,沉默着。我就这样看着他,如花姐妹也没有说话,也是盯着他,好像想从他的口中得知点什么。

  “这个是张伟林的地址,你们去找他吧!张嫣与慕容博文他们被藏在哪里,只要张伟林想打听,就能清楚。”一根烟抽完,老爸竟然递给我一张纸条,很是神秘的样子,我瞪大眼睛看着他。这是我爸么?怎么我现在觉得他越来越神秘了?

  “枫儿,原本我以为你能平安的度过高中生活,以为一切都会在你步入社会,慢慢成长后才会出现。但是我想的还是太简单了。以后的路,你要自己走了。没有人能帮的了你。记住了,有时候学会隐忍,才是最大的反击。”父亲看着我,露出慈祥的笑容。

  我根本不敢相信,这是从他的口中说出来的话,学会隐忍,才是最大的反击?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平安度过高中,以后的路要我自己走?我根本不明白这些话的意思。

  “去吧!”老爸一挥手,看着他,突然感觉他好像苍老了许多。我咬着牙,拿着这张纸,带着如花二人离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