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去教室的路上,如花与如月看到我的脸色很难看,又看到阿冰伤了,便询问昨晚的事情,我将这些事说了出来,但没告诉她们,张嫣对我说的那些。

  我担心阿冰会说出来,但是阿冰并没有。她们两个的脸色非常难看,好像对张嫣有些忌惮。

  来到教室,看着同桌空空如也,心里的滋味非常不好受。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没办法去逃避,只能面对。既来之,则安之吧!

  上课的时候,张嫣走了进来,回头看了一眼外面的如花如月,又看了看我,好像有些不开心的样子,不过她没说什么,直接上课。

  等下课的时候,张嫣直接走到我的桌前,让我跟她去办公室一趟。来到办公室以后,我站在张嫣的面前,低下头,好像犯人一般。

  “我不是说了么?别让她们两个在跟着你了,你为什么不听?”张嫣语重心长的说道。

  “老师,我……”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跟她解释了,如果如花如月不保护我的话,那么我在学校岂不是很危险?就像昨晚的那个场景,我不可能每次都那么的幸运。

  “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是不是因为那幅画改变了什么,然后又怎么会得罪了陈大那个人?”张嫣问我,本来我不想说,想一直瞒着她,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我们两个人相处的时候,有种很亲近的感觉。在她的面前,我没有任何的防备。于是,我将所有的事情都跟她说了一遍,包括在赌场的事情。她听的时候,不断的皱着眉。

  “林枫,你记住,你现在还是高二的学生。尽量不要去接触那些东西,知道么?有老师在,老师是不会让你有任何事的,而且老师这辈子都会保护在你的身边,听话,让她们离开学校,以后都别来打扰你,至于陈大那边,放学我带你过去一趟,说清楚应该没事。而另外那边,也是一样。”张嫣说完,我点点头,她挥挥手,我便准备离开。

  不过在离开之前,我突然又想看张嫣的身体了,于是开启了透视功能,张嫣可能是感觉到了,笑了笑,“老师今天穿罩罩了,有什么可看的?”一听她这样说,我顿时像霜打的茄子那样,蔫了。

  无奈之下,我离开了办公室。就在我走到门口的时候,我隐约听到她说这么一句,“林枫,只要你想看,我一辈子都只是你一个人的。”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听错了,我也没主意这些,摇摇头,离开了。

  来到教室门口,我直接告诉如月与如花,以后她们不需要再保护我了,我没事了。她们俩脸色很难看,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说没事。就是以后不用保护我了,听到我的话,如花妩媚一笑,看着我,问我是不是怕被别人误会啊?不行的话,就以我女朋友的身份呆在我的身边,也不是不可以的。

  我有些为难,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她,我总不能说,这是张嫣的主意吧?

  “还真不要脸啊!都二十多岁了,还要做人家高中生的女朋友,老牛吃嫩草么?”就在这个时候,我身后传来了一道声音,我回过头,看着张嫣,眼中有些复杂。

  6酷Y匠X网永◎久免"3费◇看}X小?7说

  “张嫣,我们姐妹的事情不用你来管!做好自己的就行。”如月冷冷的看着张嫣。

  “你们缠着其他人,我管不着,但是你们缠着林枫,就不行。”张嫣的话语中,好像充满了醋意,我总感觉事情不妙,三个女人不会因为我,要打起来吧?我顿时有些怕了,这要是让周围的同学知道,以后不还得议论纷纷啊?张嫣可是老师啊!

  “林枫,你先回去准备上课,这边的事情,老师来处理。”张嫣走到我的身边,将那玉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笑了笑。我感觉她在跟自己的男人说话一般。心瞬间飘飘然起来。

  我很乖巧的点点头,进了教室,我看到张嫣好像跟她们俩说了什么,三个女人便离开了……

  等再下课的时候,我都没看到她们三个回来,我心里有些焦躁不安起来,她们三个不会出什么事吧?阿冰可能看出来我的担忧了,便让我放心,她们都不会有事的。我点点头,心想,但愿如此吧!

  直到放学的时候,我看见张嫣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来了,好像很累的样子。阿冰跟在我的身旁,用带有敌意的目光看着张嫣。

  张嫣让我今晚去她家住,别回寝室了。听到这里,我非常的兴奋,我没想到,这么快就可以跟我的女神去她家睡,会不会在她家发生点什么爱情的火花呢?

  阿冰本来还想说什么,但张嫣瞪着他,那眼神非常的可怕,好像能杀死人似的。阿冰悻悻的离开了,我则跟着张嫣离开了学校。

  张嫣直接带我来到了第一天去的那家赌场,当赌场的人看到我以后,立刻围了过来,张嫣警惕的看着他们,告诉他们,要见陈大,其中一个人问张嫣是谁,张嫣告诉他,你只管告诉陈大,就说张家大小姐要见他,就行了。

  很快,一个穿着西装,看着斯文的中年男子身后跟着几个保镖模样的人从赌场的二楼走了下来,双眼眯着,看张嫣。

  我立刻挡在张嫣的身前,我讨厌别人用那样的眼神看张嫣,张嫣是我的,只属于我一个人,尤其他这种都四十多岁的老男人了,没事看什么看?

  “你是张嫣?”中年男子看到我的样子,突然笑了笑,然后恢复了原本的模样,直接将我无视了,看着张嫣问道。

  “是的。陈叔,您跟我爸也是多年的挚交了,能不能给侄女一个面子,放过他?”张嫣看了看我,又看着中年男子。

  “放过他不是不可以,我想知道他为何要在我的赌场捣乱,而且又是如何赢走了我那么多钱。”显然中年男子跟阿冰的姐姐一样,都想知道我是怎么赢的,不过他要知道我有透视的话,还会放过我么?不会也想利用我去整其他的赌场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紫色耳钉说:

  大家不要忘记进群哦?目前先这些,晚上9点前,最少还要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