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张嫣的办公室,我看到张嫣正在认真的看着什么,看到她那硕大白皙的山峰,我控制不住内心的火热,顿时感觉鼻子里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有些热热的。

  张嫣听到我跟数学老师的脚步声,便抬头望去,看见鼻青脸肿的我以及数学老师,赶紧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又问我为何流鼻血,是谁欺负我了,让我赶紧说。

  数学老师将我没上课的事情以及我刚才出现在教室门口的事情说了出来,然后交代张嫣带着我去医护室包扎下伤口,再消消肿,于是数学老师离开了。

  “你前两节课干什么去了?为什么鼻青脸肿的?谁欺负你了?告诉我。”张嫣有些心疼的看着我。

  我编了谎话,说出去有点事,至于是什么,没告诉她,然后突然有几个人将我揍了,我说怀疑是林倩倩做的。因为我没得罪其他人。将林倩倩对我吼以及哭的事情告诉了张嫣。

  张嫣皱了皱眉,说林倩倩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还说,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于是带着我向医护室走去。

  我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走路时扭动的样子,真的好想上去摸两下,可惜我不敢。只能幻想一下而已。

  跟着张嫣来到医护室,一个年轻漂亮的姐姐为我包扎着伤口,她竟然也没穿罩罩,尼玛,现在的女人怎么都这样?难道她们不喜欢被罩罩束缚的感觉么?

  如果让她们知道,有人可以透视看到她们的那对山峰后,她们会什么感觉呢?

  “呀!你怎么又流鼻血了?”刚将我的鼻血止住,没想到我又流了鼻血,漂亮的姐姐立刻惊叫一声。张嫣也担心的看着我。

  此时的两个漂亮女子,撅着看着我,脸上满是关心,如果我能出现在她们的身后该有多好,然后用手抚摸着她们的小屁屁,嘿嘿,我不禁邪恶起来。

  “你傻笑什么呢?”张嫣看到我傻笑后,皱着眉,问道。

  “没,没什么。”我赶紧摇摇头。

  “人小鬼大,没事就知道想着那些事。”护士姐姐突然说出这么句话,给我吓了一跳,难道她发现了什么?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冲我笑了笑。

  “他流鼻血没事,男孩子嘛!属于正常的发育期,看到一些不该看的东西,或者想看一些不该想的东西以后,就会这样了。”护士姐姐说完,递给我手纸,让我将鼻孔堵上。

  听到护士姐姐的话,张嫣依旧皱着眉,好像想到了什么,立刻捂着自己的胸口,低头看了看,可能是在想,我是不是看到了她的身体吧?

  “行了,他基本没啥事了,休息几天就好了。”护士姐姐说完,张嫣便带着我离开了。

  “看来你今晚想请老师吃饭是没戏了。”张嫣一边走,一边回头看着我笑了笑。

  “不,老师,我答应你的,绝对不能食言。”我赶紧说道,我可不想对她食言。既然答应请她吃饭,那就必须要请。

  “呵呵,老师根本不需要你请。等你好了以后,老师请你,还不行吗?”张嫣一只手指在我的头上点了点,莞尔一笑,便带我回到寝室,让我好好休息,这几天帮我请假,先不用上课。然后她回办公室去了。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我带着失望的神色。今晚这顿饭,看样子是要泡汤了。

  虽然有些失望,但我也很开心,因为我的女神答应请我吃饭了,而且我在寝室,不怕唐龙他们了。毕竟唐龙家是本地的,他当初就没选择住校,所以不可以随便乱闯寝室。

  U最W新S章!h节上`酷"匠%网K

  这是当初学校定下的规矩,可能就是怕出什么乱子吧?所以不让没住校的学生随意进出寝室。再加上这几天,我都不用去上课,所以可以好好的在寝室休息了。

  躺在床上,感觉到了困意,我闭上眼睛睡着了。

  梦中,我梦见了之前给我画的那个老头,他冲我笑了笑。

  我问他,究竟是谁,为什么那幅画会动,我为什么又拥有了透视?

  他没告诉我,他的身份。只说,这些都是上天注定的缘分,还说我以后的路会很长,早晚有一天我们还会再见面。

  我问他,既然见面,那梦里算不算?他却摇摇头,告诉我,十年后,我便会再次与他相遇,而那个时候的我,也许会强大到一定的程度,并且让我好好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东西。只要我肯努力的话,醉卧美人膝、掌管天下权,都不是问题。

  当我还想问他什么的时候,他却消失了,感觉他好神秘的样子。

  这个时候,寝室出现了脚步声,我睁开眼睛,发现室友他们回来了。

  我立刻坐了起来,却发现身体一点也不疼了,我再看看身上的伤,竟然神奇般的不见了。我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赶紧拿着镜子,看见自己的脸也好了。

  真是奇怪了,怎么回事?难道是那个神秘老头?我在心里嘀咕着。

  “诶?林枫,你之前在教室门口出现的时候不还是鼻青脸肿的么?怎么现在竟然全部好了?”室友们也看到了我的变化,赶紧问道。

  “我也不知道,刚才睡了一觉,你们回来,我睁开眼睛后,就这样了。”我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不过心里已经猜测出来了,应该是与梦中的老头有关吧?

  “对了,阿冰,你跟我出来一下。”我将阿冰叫了出去,我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人,才小声的将他姐让我转告他的话说了出来。

  “你见过我姐?难道你今天去我家的赌场了?”阿冰听完以后,皱着眉,看着我。我点点头。

  他赶紧问我,我的伤是不是他姐他们弄的?我摇摇头,我可不想因为这件事,让他与他姐之间有什么争吵。因为我知道,阿冰对我真的很好。

  上次我被唐龙他们揍,阿冰要在的话,一定会帮我的。可惜那天放学的时候,他说他有事先走了。

  “你别骗我了,如果你还当我是兄弟,就将你受伤的事情告诉我吧!”阿冰看着我,我也看着他,我不知道该不该将自己拥有透视跟那个神秘老头以及会动的画,这几件事告诉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