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酆都城门口,我感觉到了一种庄严。它是那么的高高在上。

  进入酆都城,有两道城门,在两道城门中间,有两盏灯火高高悬空漂浮,纹丝不动。一盏光亮耀眼,一盏昏暗阴沉。

  从暗灯处往下走,便看到用玉雕成的第二道门,一进入二道门,便可以看见并排的十座城门。依次标注着一殿至十殿的阎王殿。

  每个殿门口,都有阴兵把守,有的认真核对鬼魂手中的批票,有的检查着鬼魂的高矮胖瘦尺寸。阴兵穿着古代制服。

  跟着他们,我走进了第一殿,看见了一殿阎王秦广王蒋,我将我来此目的说出来后,他又看了看我,没说什么,便让鬼差带我离开了这里,来到了鬼界堡。

  鬼界堡,便是那些过着自己鬼魂生活的鬼,而凤王,便在这里,不论是游魂野鬼,还是不下地狱的鬼魂,都要在这里过着自己的生活,等待自己的鬼寿到来,便去安心的投胎。

  鬼差帮我找到了凤王,带着我们两个来到了酆都城的二道门处,之前是昏暗阴沉的灯,而另外光明万丈的灯,便是返魂路。

  我带着凤王来到返魂路,通过后,来到了还魂崖。

  崖边有一座桥,桥上有四尊护桥神兽,坐落两边。

  界碑石上写着“金银桥”。这里便是转世投胎的地方。

  而我带着凤王直接奔向了还魂崖,纵身一跳,我便带着凤王的魂魄出现在了宁海市的女卫生间中。

  “啊!”一声尖叫,将我吓了一跳。

  “鬼呀!”女子突然大声叫喊起来,原本她正在蹲着撒尿,可看到我突然的凭空出现,自然害怕。我看见她的双腿在颤抖。

  没有理她,带着凤王离开了。

  看了看时间,已经五天了,没想到这一路走来,竟然在地府呆了五天,感觉这黄泉路还真是不好走,时间过的好快啊!

  我离开医院,赶往车站,我得先将凤王的魂魄带回N市,等她苏醒以后,我再回来看看林可依,毕竟我已经答应过她,等我这边处理完事情后,便去好好陪她的。

  凤王的魂魄就好像没有了意识一般,只跟着我走,面无表情。

  回到了N市以后,来到了医院,我让凤王的魂魄躺回她的身体上,她照做了。

  很快,她缓缓睁开眼睛,看起来非常的虚弱。我立刻去喊医生,为她检查一下。

  “真是奇迹,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就能苏醒!”医生为她检查完,口中感叹道。

  “不过可惜啊......”医生无奈的摇摇头,我赶紧询问他怎么了。

  医生告诉我,虽然她醒了过来,但是她却失去了一部分的记忆,属于间接性失忆。

  我问他,什么叫间接性失忆,他告诉我,就是她现在的脑海中,有一部分的记忆已经忘记了。这一部分,也许是她最快乐的日子,也许是她最难过伤心的日子,又或者是其他。

  我突然想起当初土地公公对我说的话了,他说我可以将凤王的魂魄带走,但是没有多大的用处,难道就是在告诉我,即使凤王苏醒了,也会忘记我么?

  我看着凤王,凤王疑惑的看着我,询问我是谁,看来这段时间的事情,她的确是忘记了。我的心里有些疼痛,不知道是为什么,难道是因为她忘记我的原因?

  算了,一切都不重要了。只要她能醒来就行了。至于其他的以后再说吧!

  我给冷无情打电话,让她派来一个曾经凤帮最主要的人物过来,让她陪伴在凤王的身边。冷无情还不知道此事呢!我将此事告诉了冷无情,并且嘱咐他,凤王现在失忆,不记得咱们紫色军团的事情,必须要找她最信任的人,通过她的话来传达到凤王的心里,才可以。

  很快,冷无情便派来了一个女子,女子看见我后,立刻问着好,我点点头,便离开了,有她照顾,应该没什么问题。

  我如今已经离开N市六天了,不知道白虎堂那边的情况如何,于是我赶紧联系冷无情与修罗,准备找他们问问。

  还好,这几天白虎堂那边没什么动作,不过修罗告诉我,听说宁海市有个叫张家的大家族,好像在三天后到达N市,好像是与胡家成为了联盟,至于张家过来是不是帮白虎堂的,修罗就不清楚了。

  我说,既然还有三天,那我就先离开N市两天,如果有什么情况的话,一定要及时联系我,我好火速的赶回来。他们两个点点头,我便离开了。

  心里已经想好了,如果他们这边真的有什么事的话,我就不坐客车了,直接踏着神鬼步法赶来,比客车可快多了。

  只是我不想自己的身份随意的暴露而已,所以每次都选择坐客车。不然我才不管那些呢!

  客车上,我闭着眼睛,吸收着他们的情绪,如今我一直都是在鬼圣八重巅峰的状态,不知道何时才能够冲破到第七重。

  原本以为能够顺利的到达宁海市,没想到客车在半路上,却突然停下了,有五六个人正在截车,其中一个男人的腿好像受伤了。

  司机征求了大家的意见,都答应让他们上车,没想到这个世界,好心人还是很多的。

  都说好心有好报,但我却没发现。

  因为就在十分钟以后,客车继续行驶的时候,我隐隐看到受伤的男子竟然神奇般的站了起来,跟正常人一样走路,根本感觉不到他的腿有任何的不便。

  乘客们都用好奇的目光看向他,很快,他目露凶光,然后掏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其他几个人跟在他的身后,也拿着匕首,开始对我们进行了打劫。

  这种人,在我面前,不过是蝼蚁而已,我自然不会在乎。但其他的乘客们都有些害怕。

  其中一个女子,吓的哭了出来,并且说自己没钱,可是他们哪里会放过她?于是对她进行着全身的搜索,并且还在她的身上趁机揩油,可能是她身前的那对山峰太大的原因吧?

  其中一个看着她的时候,都流出了口水,我心里不屑的暗骂着,真特么没有劫匪的职业道德,竟然不光劫财,看样子还想劫色一般。

  他们对这个女子的行动,其他人全部都是冷漠的目光,我不禁叹口气,刚才还夸他们的心好呢!没想到,在危险的时候,没有任何人上前帮忙,哪怕是大叫一声住手,都没有。对他们,我不禁有些失望。

  其中一个大汉开始撕扯着女子的衣服,我实在受不了了,因为我害怕一会看到这个女子的玉体后,我也会欲火焚身,所以我立刻大喝一声:“住手!”。

  !r酷匠@!网oU唯8o一x/正版2y,其e他都☆%是盗。☆版N

  听到我的喊声,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我,包括这几名劫匪也是一样。

  “哟!没想到,还有一个想英雄救美的傻蛋?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几分几两?竟然也想学着别人英雄救美!”装腿受伤的男子离我比较近,他不屑的看着我,说道。

  “哼!”我冷哼一声,没有搭理他。

  可能是被我直接无视了,让他非常没有面子吧?于是非常生气的向着我冲来,手中的匕首直接向前一刺,我轻松的躲了过去。

  随手握住他的胳膊,一个刀掌砍在他的胳膊上,他的匕首瞬间掉落在地上,我又将他一脚踢了出去,他倒在了其他劫匪的面前。

  可能是感觉到我是练家子吧?于是他们几个看向我的眼神都变了,我看到他们的眼中充满了杀意。

  看来他们想整死我呀!如果我不死的话,对他们太不利了。于是纷纷向着我冲来,他们手中依旧拿着匕首,但我的速度飞快,犹如一阵风一般,还未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将他们几个全部打倒在地。

  司机一边开着车,一边回头看向我,我能从透视镜中看到他眼中感激的目光。

  至于其他人,见到我一个人将这些劫匪全部制服,全部鼓掌,为我喝彩。

  我并没被他们的夸赞冲昏头脑,直接走到女子的身边,将我的衣服脱下,披在她的身上,因为她的外衣已经被撕扯烂了,她白皙的皮肤露了出来。

  她的身上传来了阵阵的芳香,我不敢再靠近她了,我怕自己把持不住。

  我看了她一眼,就那一眼,让我魂牵梦绕,我突然响起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林可依,可我知道,她根本就不是林可依。

  因为林可依是警察,林可依就算打不过这些劫匪,她也不可能任凭这些劫匪欺负自己。林可依就算温柔,那也只对我,林可依就算善解人意,那也是对我一个人而已。

  她道了一句谢谢后,我便赶紧摆手,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继续闭着眼睛,吸收着情绪。

  突然,我感觉有一股淡淡的杀气,我立刻睁开眼睛,直接一脚踹出,想偷袭我的劫匪,瞬间被踢出去,撞在了椅子上,磕到头部,昏了过去。

  我也没有心情再继续吸收情绪了,直接瞪着他们几个,感觉到我的目光,他们的身体颤抖一下,没有了任何的举动。

  很快,车便到达了宁海市,我建议司机直接先到警察局,听到我的话,大家都没反对,毕竟是我救了他们。

  到达警察局后,我直接将这几个人带下车,然后送进警察局,至于司机跟乘客们,都离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