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鬼看见我的样子,有些害怕,尤其是看到我手中的短剑,估计她应该知道短剑的威力吧?

  “对不起,我真没办法帮你,通往地府的道路,只有宁海市的医院,而我被囚禁在这里了,根本就出不去啊!”女鬼欲哭无泪,非常委屈的看着我。

  “必须宁海市的医院?不是所有的医院都可以?”听到她的话,我犹豫着,如果现在我要回宁海市,起码得需要一天的时间,凤王总共就有七天的时间,而且在通往地府的道路上,还不知道会遇见什么呢,怎么办呢?

  算了,不管这些了,救凤王要紧。哪怕我独创龙潭虎穴,也得把凤王的魂魄带回来。

  我看了一眼女鬼,便匆匆的离开了。刚出医院,韩玉儿便给我打电话,问我怎么还没回来,我说这边出了点事,需要回宁海市一趟,她立刻担心起来,还要陪我一起回去,我说不用,你在N市等我,七天内我就会回来的。

  韩玉儿想跟我去,可这次的事情不能让她知道,而且我还想趁有机会,看看林可依呢!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我急忙赶到车站,坐上最后一班开往宁海市的汽车,大概要明天上午才能到,晚上我又不想睡觉,便吸收着车上的人们的情绪,再进行炼化。

  车到达宁海市以后,我便给林可依打了电话,林可依听说我回宁海市了,非常的兴奋,但也有些担忧,因为现在宁海市的地下势力彻底变天了,而且胡家与张家竟然联手了,都在找我。听说我在N市,胡家便派高手前往,结果一直没有消息,张家好像也要行动了。

  林可依问我为何趁这个时候,还敢回宁海市?难道一点都不怕么?还是在那边受到什么欺负了。

  听到她的关心,就算被欺负,我的心里也感觉到了温暖,她总是这么的温柔,善解人意。

  我说我现在有些事要忙,所以才回来,等我忙完,再给她打电话,然后好好的陪陪她,她说好。便挂断了电话。

  我来到宁海市的医院,直接走到停尸间,发现了一个男鬼,我让他带我去地府,他开始非常的强横,以为我不过有个阴阳眼而已,当我拿出了短剑,身上的阴武者气息散发出来后,他的脸色变了变,非常的难看,便答应带我去地府。

  不过他有个要求,只负责带我去地府,至于其他的,他什么都不管,我笑了笑,说行。

  经历过上次的事情后,我这次学聪明了,先向女卫生间咳嗽两声,确定没有女子的声音后,我再探探头,发现还是如此,便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女卫生间。

  在男鬼的带领下,我突然眼前一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四周一片黑暗,刚要询问男鬼该如何走的时候,他突然消失了,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如此的奸诈,刚带我过来,就跑了,难道他怕碰见鬼差,将他带到酆都城么?

  我想了想,还是先不管这些了,最要紧的还是寻找凤王的魂魄吧!她毕竟还没死,属于游魂野鬼,应该在酆都城。

  远处,一道亮光,我感觉到了许多鬼魂的气息,他们前面有两个鬼差,正在被带往土地庙,这是我脑海中的信息,因为这些都是刚死的,被叫做生魂。

  bg酷7匠Y网a:首Xx发*;

  再由土地庙的土地公公来决定他们是前往漆黑无比的黄泉路,还是前往光明万丈的西方极乐世界。之前还好那个男鬼帮我找来一套寿衣,不然我根本无法跟在他们中间。

  人有人语,鬼有鬼话,有句成语叫做鬼话连篇,就是这个意思。

  我跟着他们来到了土地庙,好像我们电视里看到的衙门一样,带有古香古色的装饰,中间有一个棕红色的案桌。上面放着《户籍册》,记载着N市的每一个人口的资料。因为这几个都是N市死亡的人。而凤王是N市出生,所以被记载在这里。

  鬼差拿出勾魂牌以及批票,递给土地公公。这些生魂,除了个别的两个,其他的都被带往了阴间。

  当到我的时候,土地公公问了姓名,发现根本就没有记载有关我的事情,我也是N市出生。他立刻面目狰狞,瞪着我。不断的闻着。

  “你根本就没死!来阴间做什么?”他的话,就好像看穿了我的心里一般,我有些害怕、紧张,但我毕竟属于阴武者,我要救凤王,所以我也没尿他,就告诉他,我要去阴间。

  “我要救一个朋友,她如今植物人,魂魄正在阴间,我要带她回去。”我淡淡的说道。

  “你可以将她的魂魄带走,但是也没多大的用处。你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土地公公摇摇头,问我。我说不知道。

  他说,不知道也好,不过就算将她带回去,她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我问他为什么,他没有回答,让鬼差带我走,只好跟着鬼差来到了下一站。

  下一站便是黄泉路,都说黄泉路上无老少。黄泉路上,确实不好走,向上看,看不到日月星辰;向下看,看不到土地尘埃;向前看,又看不到阳光大路;向后看,看不到亲戚四邻。

  黄泉路上,无数生魂在哀嚎,之所以叫他们生魂,因为他们只有到达酆都城以后,才会被称为鬼。他们趁鬼差不注意,有的想趁机逃跑,却始终被鬼差发现,皮鞭抽打。有的不想向前走,可依然被抽打。

  不管有多累,鬼差都不会让生魂休息,只能不停的向前走着。只有这样,才可以早点回去交差,黄泉路上,没有任何休息的客店,即使身上有再多的钱财,想收买鬼差,都难。

  不知不觉,又到了下一站,那便是望乡台。俗话说,一到望乡台,远望家乡回不来。

  高高的一座石台上,发出阵阵阴光,坐卧路转之势。上可抬头观望,写着“望乡台”三个字。只要到达望乡台,便没有还魂的可能了。

  但是不管如何,只要凤王没死,我便要从地府将她救出来。

  每个生魂都在望乡台上,看着最后一眼自己的家乡,当我站在望乡台的时候,却什么都看不到,只有一片光明,可能是因为我没死的原因吧?还是因为一些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我是最后一个离开望乡台的,跟着鬼差到达了恶狗岭。一阵阵狗叫的声音响起,叫声越来越大,越听越毛骨悚然。

  一群恶狗,目光凶露,满嘴的钢牙,皮毛好像钢丝一样的坚硬,向这些生魂咬去,看到它们这样,我只能散发着自己身上的气息,原本有几只恶狗要咬我,但感受到我的气息后,便害怕了,将目标转向了其他的生魂。

  只要它们没将这些生魂的腿脚撕咬掉,它们便不松口。

  恶狗岭满是残肢破体,鲜血淋漓,能安然无恙的,寥寥无几,而我就是其中之一。

  经过了恶狗岭,我们又来到了金鸡山,金鸡山峰,有两道岭,笔直的山峰,只能一点一点的爬过去。

  一入金鸡山,一群金鸡扑面而来,它们的铁嘴,就好像秃鹫一样。一下便能啄瞎生魂的眼睛。

  生魂们不断的哀嚎,可鬼差根本不会理会,这都是生前的罪有应得。我在想,只有强大起来后,才可以不惧怕这些东西吧?只有成长起来了,才能对抗一切的势力。所以我要强大的信心,更加的深了。

  我跟着他们来到了野鬼村,突然人山人海,彩旗飘飘。好像在举行什么聚会一般。有的在扭秧歌,有的舞龙舞狮,热闹非凡。

  不过我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些完全都是幻象,这些野鬼都不过是通过了恶狗岭以及金鸡山的生魂,他们有的因肢体不全无法前进,被鬼差扔在了此地,让他们自生自灭。

  可他们却不会就此放弃,所以他们要等待那些身体健全的生魂路过,然后等待时机,对他们下手。

  有的生魂,就这么被他们抢了身体,换在自己的身上,那些凄惨的生魂,只能代替他们在这里。

  一阵痛苦的哀嚎,血肉模糊,撕心裂肺的场面,让我不忍直视。

  不过却有个傻X鬼,竟然看中了我,我阴冷一笑,趁他冲过来的时候,短剑一出,将他立刻斩杀。

  看到这种情况,鬼差想说什么,却也不敢吱声,只能当做没看见。

  下一站,叫迷魂殿,面前一口凉亭,能到达这里的生魂,他们的怨气基本快消除了,凉亭旁边有一口井。

  井内冒着滚滚泉水,看见了泉水,生魂们都已疲惫不堪,他们非常的渴,便有秩序的排着队饮水。我看着他们饮水,看着他们变了另外一副模样。

  等他们饮水后,便不像之前那样了,而是目光呆滞,继续跟着鬼差前行,好像非常听话一般。

  其实迷魂殿的泉水,也被我们称为孟婆汤。只要喝了它,便忘记了前世今生。

  鬼差知道我是不会饮水的,所以继续赶路。

  下一站,就是酆都城,也就是阴间最重要的地方,也可以叫它地府。

  酆都城的城门,有一副对联,上联:人与鬼,鬼与人,人鬼殊途。下联:阴与阳,阳与阴,阴阳永隔。取代横批的是三个字:“酆都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