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两个听到我的话,点点头,赞同我的意见。如今第一帮的帮主死去,第一帮不能群龙无首,否则随时会被逍遥帮与紫龙帮吞并。

  但帮主的位置,他们两个爱谁当就谁当,反正与我无关。到时候我可以借助他们两个人的势力对抗胡玉堂或者张云浩就行,不过现在却没那实力,只能等到他们强大以后。

  这些商量完,我便回家收拾着东西,我给韩玉儿打电话,可她却一直没有接,我想她也觉得这件事是我做的吧?或许还是因为林可依的事情生我的气?

  最后我只能放弃了,给林可依打电话,将今天的事情跟她说了,她有些担心,我说现在就要离开,以免被这两个家族的人发现。

  她说她现在就回来,并且开车送我,我同意了。一切都收拾好以后,我就静静的等待着林可依回来。

  突然这个时候有人敲门,而且敲门声越来越急促。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劲,我的脑海中提示一条信息,有坏人前来,防备!

  我顿时明白了,应该是那两个家族的人查到我住的地方了吧?没想到他们的速度竟然如此的快,才几个小时啊?就找到我家了。

  我在门口的墙边站着,我知道他们一定会破门而入,到时候我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很快,门被砸开,一个身影出现,我立刻从旁边窜过来,一拳打在他的脸上,没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脚踹在他倒下的身上,后面的人见状,立刻向着我冲来,他们的手中拿着家伙,我闪躲开后,一脚踹去,动作非常快,所以他们根本就没时间反应,便已倒了下去。

  将这几个人全部解决掉以后,林可依也回来了,看到地上的尸体,知道发生了什么,立刻带我下楼。

  她开车飞快,十多分钟后,我便到达了车站,上车后,她眼中满是不舍,我冲她挥挥手。

  几分钟后,车便开了,我一直看着她,她也看着我,直到她的背影越来越渺小,我才安静的坐着。

  正好回到N市,我可以见父母了,一年多没看见他们了,不知道他们现在如何。

  两个小时后,车到达了N市,我并没着急回家,而是给浪子打了电话,询问N市第一帮的据点后,朝那里走去。

  通过浪子,我了解到,目前第一帮在N市只有一个堂的人,人数不算多,百八十人还是有的,不过在N市,最多算一个中等的帮派,N市毕竟有他们本地的大帮派在坐镇,想拿下,还不是那么容易的。

  来到一个叫天上人间的酒吧,我敲了敲门,一个红发小子给我打开门后,询问我找谁,我说我找李浩,是宁海市第一帮浪子的朋友。一听到浪子的名字后,红发小子立刻前去禀报。

  几分钟后,一个身体结实、满脸胡须的大汉走了出来,上下打量着我。

  “你叫徐绍川?浪子的朋友?”他终于开口问道,我点点头。

  “好,跟我进来吧!”走进去以后,来到一个包间坐下,我们两个随便聊着。

  我并且向他打听有关第一帮在N市发展的情况以及这边的势力局面,他看着我,有些防备着,没有开口。

  “你放心!我家是这边的,只是一年多没有回来,不知道现在这边的势力都有哪几个,而且我会帮你的。”我笑了笑,看着他。他对我如此的防备,我并不生气,这样做才对,万一我是来这边进行破坏的呢?那么他无法向帮主交代,但他离的比较远,所以现在第一帮的情况,他根本不了解。

  后来,我让他将自己手下觉得实力比较强大的人找来,我跟他切磋一下,让他知道下我的实力,直到我轻松将他的手下打倒以后,他才相信我。并且脸上露出了羡慕之色。

  他应该很清楚,如果我要是真想对他们不利的话,就凭我一个人的实力,最少能轻松的解决他们一大半的人,所以我也没必要去隐瞒。

  他将N市的局面大致的讲解了一下。

  如今的N市,像第一帮这样的中等帮派,大概有四个,而大帮派,只有两个,都是最近起来的,之前N市没什么大帮派,都是靠互相吞并,才把帮派扩大的。而目前的两个大帮派分别叫青龙帮与白虎堂。这两个帮派的帮主也非常的厉害,算N市数一数二的高手了。

  而与第一帮实力相当的便是洪堂,然后稍微弱一点的凤帮,这个帮派的帮主是女的,而且帮派的成员,也全是女的,别小看这个帮派,帮主的实力不见得比李浩差多少,而且凤帮的帮主心狠手辣。

  其他的帮派,实力都差很多。

  第一帮之所以没敢轻举妄动,是因为有凤帮与洪堂在盯着,只要第一帮有任何的动作,他们都会出手,总之就不允许第一帮这种外来的帮派扩大,以免第一帮强大起来以后,将他们其他帮派吞并。

  听李浩讲完,我心里大概有个数,想让李浩的势力在N市强大起来,就要先吞并洪堂或者凤帮,然后再开始将周围的小势力吞并。不然直接瞄准小势力,一定会有洪堂或者凤帮来阻止,弄不好青龙帮与白虎堂都会监视着第一帮的举动呢!

  我与李浩讲述着我的看法,然后准备明天晚上让他带我去见见洪堂的实力,不行就先从这个旗鼓相当的帮派入手,只要将他们吞并,那么就成功了百分三十。

  %酷^匠r网$首E发{\

  李浩说他也想过这个,但是洪堂的堂主也不是吃素的,打起架来都属于不要命的主儿,而且非常的凶狠,做事也比较绝。能整死你,就尽量不打残。还会殃及你身边的人,所以得罪他们的人,不是废了,就是死了,包括他们身边的亲戚朋友家人,也跟着遭殃。

  没想到洪堂的堂主竟然这么狠,既然这样,我更要见见他了。我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又随便聊了几句以后,我便打算回家看看父母。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我爸的病如何了?我妈的身体还吃得消么?一想到这些,我的心里便不是滋味。

  回到家敲门,屋里传来了苍老的声音,问着是谁?

  等开门后,看到布满了皱眉、头发有些发白的女子,我的内心瞬间崩溃了,“妈,我回来了!”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