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川哥,不行的话,你也来一发?”阿冰看着我,眼神坏坏一笑。

  我皱了皱眉,摇摇头。因为我看着她,感觉太可怜了,她现在的样子,显得是那么的无助。就好像当初我被老五他们打的时候,无能为力。

  “行了,都够了。”我立刻大喝一声,还在继续着的两个人听到后,有些惊讶的看着我,停止了动作。

  估计是看到我生气了吧?于是有些意犹未尽的看了一眼她,缓缓的穿好衣裤,换成谁,心里都不会好受。毕竟现在的情况,就好像你找了一个小姐,刚准备跟她做的时候,却身寸了似的,非常的窝火。

  “差不多行了,下一步准备怎么做?”我看这阿冰,我想知道这个女子以及扬子的家人,他还打算怎么处理。

  “老大说了,咔……”阿冰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我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给人家都这样了,还不肯放过么?难道这就是苍狼处理事情的手段?好恶毒。我在心里想着。

  “行了,你们随便吧!我是不想看到这些。”说完,我便离开了,我不想看到这么凄惨的画面。

  可能阿冰也不想这样做吧?但毕竟是苍狼交代的事情,他也没有办法。所以我离开了以后,他也跟了出来,直接命令那两个人去做了。

  至于那两个人会不会趁机继续轻薄她,已经跟我没任何的关系了,反正不要在我面前做就行。

  “阿冰,你记住。我不想做事太绝,祸及家人的事情,我徐绍川做不出来。但对于背叛我的人,我会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这是我给阿冰的一个警告,我希望他以后不要做出任何背叛我的事情,否则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

  阿冰点点头,我们两个随便的聊着。

  晚上,接到了苍狼的电话,我来到了蓝天大酒吧,没想到苍狼竟然下了血本,选择了这样的地方。

  “川子!”

  “小徐!”

  当我走进苍狼告诉我的包间后,苍狼与浪子二人看到我,纷纷打着招呼。我冲他们点了点头。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我歉意的微笑着,看着他们两个。

  “没事,能来就行啊!这次多亏了你,小徐,不然浪子是不可能这么轻易原谅我的。”我走到座位旁,坐下以后。苍狼拍着我的肩膀,笑了笑。然后端起酒杯,提了一杯酒。

  这杯酒是他敬我,然后又提了一杯是感谢浪子原谅的。

  “其实我也不想与你作对,希望你能理解我。毕竟我不能得罪胡玉堂,他有胡家这个势力给他撑腰。”浪子赶紧跟苍狼解释着,苍狼说,能理解。处于他们这种堂主位置的人,要考虑的东西太多,所以也会很谨慎。

  我们喝了差不多十分钟左右,阿冰才出现,我立刻提议让他自罚三杯,他很爽快,直接连干三杯。然后坐下。

  席间,基本都是苍狼与浪子聊着有关第一帮的事情。我一直在旁边听,偶尔插一句嘴,而阿冰则默默的听着,这里轮不上他说话。

  据他们两个聊天,我知道的,就是有关第一帮接下来的意图就在这几天行动,这件事就是占领中区,慢慢往西北两区进攻,韩东已经交给他们三个堂主去做了。

  但是浪子与苍狼又得防着胡玉堂,怕他半路对他们使坏。

  我问浪子跟胡玉堂走那么近,有没有什么胡玉堂的证据,浪子摇着头。

  我说,咱们应该买通胡玉堂身边的人,只要胡玉堂有什么举动,能第一时间知道。

  苍狼与浪子在想着合适的人选。

  想了想,我便问他们俩,能不能想什么办法,让老五背叛胡玉堂,毕竟老五是胡玉堂的心腹,只要能买通老五的话,那么一切都好办了。而我另一个目的,那就是等利用完老五,将他背叛胡玉堂的事情再宣传出去,借胡玉堂的手来除掉老五,替彩霞消除身上的怨气。

  最后,我们一致赞同,利用老五年迈的父母作为要挟。买通是肯定行不通的,因为老五对胡玉堂的忠心,就好像阿冰对苍狼那样。听他们两个人说,老五虽然跟着胡玉堂,狐假虎威,还干着见不得人的事情。但是他却是一个孝子,听到这里,我都对老五有些刮目相看了。

  他这样的人竟然都会孝顺父母?还真让我有些意外。不过一提起这些,我有些想起了S市的父母,不知道父亲的身体怎么样了,还那么虚弱么?母亲此时在干什么呢?已经好久没给家里打电话了。

  酷匠S4网l唯TR一,B正y版,其C他i都Wj是s盗版k%

  一切商定以后,阿冰跟着我离开了,浪子与苍狼二人还在喝着,可能他们也是想趁今天多叙叙旧吧?毕竟平时都忙着管理自己的地盘。而且浪子又迫不得已的与胡玉堂合作,今天好不容易有机会在胡玉堂不知道的情况下,与苍狼在一起喝酒了。

  就在我与阿冰刚离开酒店的时候,我手机响了,是韩玉儿,她说她想我了,问我有没有想她,我嗯了一声。那边传来了失落的叹息声,随后问我没有什么要跟她说的么?我告诉她,我现在还有些事要忙,她听后,关心了我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我向家走去,阿冰知道我要回家,便离开了。

  我跟韩玉儿之所以撒这个谎,是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该对她说些什么,面对她的时候,我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总是害怕,害怕我会对不起她。但面对林可依的时候,我的脑子里总是想着她温柔的一面,以及那些事情。

  可能在我的心中,韩玉儿才是最主要的吧?但林可依在我住院那段时间,又天天照顾着我,而且她脾气的倔强,可能只认定我了吧?

  回到家后,我便快速的脱掉了衣服,走进了洗手间,准备好好的冲个澡,这段时间,累的我有些喘不过气。

  就在我洗澡的时候,感觉好像有人进来了,但是我探出门外,根本就没发现任何人,难道进小偷了?我有些疑惑着,可小偷也不敢这么猖狂吧?明知道有人在洗澡,还敢偷东西?

  我立刻关掉淋浴,穿着睡衣,四处查看着,当我走进卧室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床上竟然有个人,不过不知道是什么人,因为他正猫在我的被里。

  “什么人?”我大喝一声,可惜对方根本没有回答。

  我小心翼翼的向着床前走去,当我将被子掀开的那一刻,顿时松了一口气,林可依像个孩子一样,直接扑向了我的怀抱。

  “你怎么进来的?”我好奇的看着她,难道她有我家钥匙不成?

  “哼!你这个家伙,回来后,连门竟然都不关,还支了一条缝,这多亏是我,要是小偷或者坏人,看你怎么办?”她冲我皱了皱小琼鼻,然后像一个撒娇的小姑娘一样说着,并且用她的手在我的额头上点了一下。

  看到这里,我有些欲罢不能,我在心里呐喊完,便直接将她按倒在床上,她一点都没有反抗,看来她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勾引我的。

  “可你不也是小偷么?你是一个偷心贼,你此刻已经成功的将我的心偷走了。但我不会让你这么轻易成功的,你必须要付出一些代价。”我看着她,将脸凑了过去,与她的脸基本都贴着了,此刻,我可以感觉到她的呼吸,她身上的香味,让我有些受不了了。

  她没说话,而是含情脉脉的看着我。就这样的眼神,彻底将我击败了,我直接吻上了她的红唇。

  很快,我们两个将衣服全部褪去,坦诚相见。

  就在我将她压在身下的时候,她的手机这个时候响了,我微微一怔。

  “我手机响了。”当我还要继续的时候,她突然看着我说道。

  “我知道,不要管它,我们继续,我不想因为电话破坏了我们此刻的心情。”我尽量克制着自己的内心。

  “不行,万一是警察局有什么事呢?乖,不要像个孩子似的。”见我听到她的话,有些不悦时,她在我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起身翻着手机。

  “喂,局长。刚才…我在洗澡,没听见。”林可依对电话那边说道,还回头看了我一眼。看样子是他们局长打来的电话,并且责怪她接电话为什么那么慢吧?

  “什么?我知道了,好,我这就过去。”林可依的脸色突然难看起来。好像有什么大事发生了一样。

  “怎么了?”就在林可依挂断电话以后,我看到她神色匆匆的样子穿着衣服,我赶紧问道。

  “有命案发生了,而且死者是你们第一帮的成员。”林可依回过头,一边穿着衣服,一边看着我说道。

  第一帮?听到林可依的话,我感觉事情好像不是普通杀人那么简单,看样子我也得去看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