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店中,还是那些小说,看样子最近没有哪个大神的新作诞生,我有些失望的离开了书店。

  就在我离开书店的时候,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因为我看见了一个人,就是昨晚与胡玉堂在一起被称为小五的人。

  “哎哟!这不是我们的大作家么?怎么在书店偷窥一些小说,然后用来抄袭不成?”小五的身后还站着两个男人,他不禁挖苦的看着我笑道。

  “道不同不相为谋,我还有事,先走了。”我本来与他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人,如果还与他们浪费唇舌的话,实在有损我的尊严,并不是我很怕他们,而是我一个穷小子,根本没有什么资本与他们斗,除非碰触了我的底线,那么我就会与他们同归于尽,我一个人在这座城市,还有什么可怕的?

  “我警告你,小子,不要觉得你的职业关系,就可以随便与我们老大的女人勾搭在一起,她早晚要嫁给我们老大,成为我们的大嫂,如果你要离她太近的话,我不介意让你成为一个废人。”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小五拦住了我,在我面漆警告着。

  “你这是在威胁我么?”我有些愤怒的看着他,我最烦的就是威胁。

  “难道你觉得我会求你么?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跟我们第一帮过不去,就是跟整个宁海市过不去。”他哈哈大笑起来,怜悯的看着我,好像我在他面前就是个垂死挣扎的可怜儿。

  “你们第一帮再有本事又如何?现在是法制社会,我不相信你们可以只手遮天。”作为一个良好市民,正义感,我还是有的,面对这样的黑恶势力,我不可能低头,只不过是能不招惹尽量不要去招惹,毕竟我没有任何的靠山。

  “第一帮如何?小子,你竟然敢小瞧我们第一帮?真是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我们第一帮的厉害,不是每个像你这样的软弱男人可以招惹的。”小五说完,对他身后的两个男子一甩头,我便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了,我原本想跑的,但是一想到如果没跑了的话,反而丢人,不如豁出去,大不了一条命,谁怕谁?

  于是我一个箭步冲上前,一拳打出,“啊!”我立刻感觉我的手好像被什么抓住并且使劲一拧,非常的疼,疼的我叫出了声。

  “找个地方,咱们哥几个好好的伺候他。”小五说完,大步向前走去,我被另外两个人架着身体,让他们带到了一个胡同。

  “你放心,我们不会弄死你,最多给你弄残而已,给我揍!”小五话音一落,两个男子就对着我一顿拳打脚踢,我倒在地上,立刻双手捂着头,蜷缩着身体,这是人的本能反应,身体疼总比脸上挂彩要强。

  我强忍着疼痛,没有叫出声,一直咬着牙,他们却还在对我拳打脚踢,我发誓,我一定要报仇,原本我不想跟韩玉儿发生什么,但是你们既然威胁我,还如此侮辱我的尊严,我怎么能就此罢休?我一定要将韩玉儿推到,我要让胡玉堂什么都没有,我要以后将你们赶出第一帮,赶出宁海市!

  我一边忍着疼痛,一边在心中咒骂着……

  “住手”这个时候,一道女子的声音传来,刚抬起头看见她的脸,我便眼前一黑,晕倒在地……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眼前的地方非常的陌生,我看了看自己的周围,白色的床单、白色的被褥再加上对面的一张床与房间里的药剂味儿,我可以确定,我现在应该是在医院,看了看我的身体,基本都被绷带缠住了。

  “你醒了?”就在我有些迷惑究竟是谁送我来医院的时候,那道女子的声音再次传来,是那样的甜美,听的我心里有丝温暖的感觉。

  我将目光投到门口,一名身穿警服、外表清秀甜美、一袭长发犹如瀑布一般垂在身后,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的看着我,她的眼睛好像会说话一般,我又再向下打量着她,凹凸有致的身材、饱满的峰峦通过那身警服显得格外诱人。

  “喂,你在看哪里?”感觉到我的目光后,她娇嗔的看了我一眼说道,然后向着我大步的款款走来。

  “啊?没,我没看哪里,就是感觉到好奇。”我赶紧将目光投向了其他地方,有些紧张的说道。

  “那你为什么盯着我的胸看?你这个大色狼,不会就是因为一直盯着其他女孩子的胸看,所以才惹到了第一帮的那些人吧?”她白了我一眼,然后站在我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我,我仿佛有一种被审问的感觉。

  “什么呀?你不知道就别乱说,我哪里像色狼了?”我有些不愿意的扫了她一眼,冷冷的说道。

  “我看你就像个色狼,不然为什么我一进来,你就盯着我的胸看?”她理直气壮的说道,好像我真是那样的人一般,俗话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面对这样的女人,有哪个男人会不盯着她的胸看呢?

  “拜托,你能不能讲讲理?你进来的时候,我是从上到下开始打量你的好不?好像整的在我眼里就有你们女人的胸一般,我这么有道德的良好公民,怎么可能是色狼?”我撇了撇嘴,此时非常的郁闷,这个女人为何这么不讲理?一棒子全部打死。

  “喂,现在不讨论这个了,那你先说说,你既然没看人家女人的胸,为什么他们要打你?”此时的她好像对现在的事情特别感兴趣,用那种邪恶的笑容看着我,问道。

  “他们就是我昨天认识的,其实也不算认识,我是一个网络作家,一切都是因为我的美女编辑,我昨天与她喝完酒,送她回家……”我将故事的经过全部讲了出来。

  “哦,原来是这样,看样子他们在报复警告你呢!”她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听我讲完后,说道。

  “对了,后来我记得我晕倒了,是你把我送医院来的?那他们人呢?”我突然想起来刚才晕倒的画面,赶紧问道。

  “对呀,我给你送来的,至于他们,已经滚了。”她大大咧咧的说道。

  “什么?你就这么放了他们?他们可是先动手打的我,而且也不是一个人打我,你怎么能说放就放呢?”我听到她的话,再看到她那无所谓的态度,就有些气愤,如果就这么轻易放他们走,那还哪来的天理?

  “怎么?你还想除暴安良不成?你都被打成那样了,如果我不管你,而是先抓他们的话,你觉得你现在还会这么幸运的住在医院么?”听到她的话,我仔细想了想,也确实是这么个道理,如果她一味的抓那些混蛋,我的小命没准就搭上了,于是点了点头,有些感激的目光看着她。

  “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千万不要,你现在突然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可有些受不了。”她察觉到我的眼神,突然摆摆手,赶紧说道。

  “吱吱吱!”突然有一只大老鼠出现在她的脚下,没想到医院竟然还会有老鼠,还真有些稀奇,难道医院的卫生不干净么?

  “啊!”她大叫一声,一下跳上我的床,由于惯性原因,她直接压在了我的身上,我的身体感觉到了疼痛。

  “喂,你压疼……”就在我还要说话的时候,却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软软的、滑滑的,还有些水润,那种感觉非常的美妙。

  “啪!”就在我还在沉寂在美妙当中时,脸上感觉到了一阵阵的火辣,就这样被打了一个巴掌,我真是太亏了。

  “流氓!”她恶狠狠的盯着我,吼道。

  “喂,你讲讲理好不好?是你先跳上我的病床,然后压在我的身上,我刚要告诉你压疼我了,没想到你就趁机吻了我,现在倒反过来打我一巴掌,还说我流氓?”我此时已经被她气的直咬牙,恨恨的瞪着她,如果目光可以杀死人,我想已经将她杀死上百回了,如果说上万次,那不太可能,面对这么漂亮的美女,你好意思不懂得怜香惜玉杀死她上万次么?上百次也无非就是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不爽而已。

  “你这个流氓,你还有理了?明明是你吃了老娘的豆腐。”她的情绪有些激动,她的手刚要伸出,准备再给我一巴掌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我这才避免了一场灾难的降临,如果她打我,我只能任她欺凌,毕竟我没有还手的余地。

  “喂,局长,什么事?我知道了,这就回去。”她接起电话,神情有些焦急,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般,电话很匆忙的挂断,下了床,整理了下警服。

  “今天算你小子的运气好,老娘先放过你,不过下次你再敢吃老娘的豆腐,绝对不会轻饶你。”她说完,便要匆匆的离去。

  “喂,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着急离开?”突然我有些好奇起来,从她的语气中,可以听出,打电话的是警察局的局长,难道有什么案子发生了么?不然她为何会这么急匆匆的离去呢?

  9Y更O新2w最F快3上@g酷';匠u:网

  “当然是有重要的事情了,我们警方潜伏在第一帮的卧底死了,刚才被发现在碧海区的一条僻静的小巷。”她有些焦急的说道。

  “哎呀,你又不是警察,我怎么对你说这些?不说了,你好好养病,我先走了,忙完我再过来看你。”她说完,身影便消失在了病房中。

  “希望刚才的话,你不会乱说出去,不然我也没别的办法,只能对不起你了。”她在门口的时候,自语了一句后,便离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