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上台的是丝倩,抱着一把琴慢慢走了上去,来到台前,温柔的说道,“皇上,小女子带来了一首曲子,还望皇上皇子们喜欢,”说完摆好了琴架,坐下就开始弹了起来,悠扬的音乐倒是还可以,只是有点像催眠曲,这不,某人现在就开始打瞌睡了,小手托着下巴不停的点头,最后就听见咕咚一声,她忍不住重重的趴在桌子上了,不过,并没有在睡着,而是哎呦一声清醒过来,不远处,轩辕君夜好笑的看着她,这个丫头胆子太大了!这样的场合居然也睡得着,真不知是不是该说她没心没肺了,呵呵!蓝心月抚摸着自己的额头抱怨道,“讨厌,这个桌子真是硬,好痛哦,也不知弄得软点,”声音不大!却被有心人听到了,这个小家伙,居然嫌弃桌子太硬了,是不是该给她弄张床来啊?这下没了睡意了,看着桌子上的那些吃的,她瞬间眼睛一亮,哇,她正好饿了,哈哈,这下可以享受一下了,拿起一块糕点就往嘴里送去,嗯……好好吃哦,没想到皇宫里的糕点这么好吃,她今天有口福了哦!呵呵……

  轩辕君夜有点傻眼的看着她,这个小家伙太牛了,没想到那张小脸蛋儿居然还真的挺厚,这要是换成别的女人,早就羞死了,可他觉得她真的很可爱,他就喜欢这样的,不娇气,不扭捏,真实可爱,率真,还不失淘气,看她眼中那一抹坏坏的感觉,他就觉得这个丫头不简单,最起码,她可不是个吃亏的主,不过!以前她的评论可不好,不知为什么,病了一次就转了性格了,这样的她,他喜欢。喜欢?他有点愣住了,他喜欢那个见了不到一面的丫头吗?他她们甚至还没有正式的认识呢!可他就是有这个感觉,呵呵!某女没有注意他的目光,她现在一心只在吃上,直到她抚摸着小肚子不在伸手,这才心满意足的放下筷子,一脸的笑眯眯的,轩辕君夜好笑的看着慵懒的她,怎么有点像猫咪呢?懒懒的,看着就想让人摸摸头,呵呵!眯着眼睛看着面前毫无意义的表演,唉!没想到这些千金们这么无聊,都是这么柔柔的曲子,真的很像催眠曲,你看,画的那些画,唉!她无聊啊!不过,她还没有叹完气,皇帝就开口了,“丫头,你都会什么啊?不如表演一下,”闻言,蓝心月笑眯眯的站起身道,“皇上啊,我是会点东西,那,我现在准备一下,您先看别的哦!呵呵!”皇帝冲她点点头,他倒要看看这个小家伙要给他看什么。又是一段没有情趣的舞蹈,别说她睡觉了!就是他这个皇帝都想睡觉,真是没趣!很快,她拿着一些古怪的东西走了出来,好奇的走了过去,围着她拿的东西问道,“小丫头,你这是要做什么?这个又是什么?”她笑琳琳的解释了一下,“喏,这个是画画用的,一会儿您就知道了,”摆好一切,她开始调整角度,她现在要画人物,而且,她想画那个人,每一个人都好奇的看着她,她拿着做好的炭笔,走到轩辕君夜面前,对着他转了一圈,又仔细的看了看他的整个人,笑眯眯冲他一笑,然后走了,人们莫名其妙的看着她,她这是要干嘛?不是要画人物吧?要知道这个人物那可是相当难画的,她没在理会这些人!拿着笔开始画了起来,他的样子已经深深的印在她心上,所以!她没必要在去看了,一笔一划,她画的相当用心,她做事从来都是不做则已,要做就做最好的,所以,当她画成半成品事,所有人都震惊了,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个只有十多岁的小人儿,就连她的家人都吃惊了,她这是什么时候学会的?他她们居然一点也不知道,很快,她画上了最后一笔,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在一边又写下了一首诗,“朦胧绝世似嫡仙,发丝如雪醉红颜。

  望看君颜心不该,愿留情思在心间。”

  酷k匠}@网&g永久1免{(费看P/小p说-

  手上有力字写的更是大气,非常的漂亮!恐怕整个龙跃国都找不出一个可以比的过她了,看着这样的字,这样的画,人们都傻了,轩辕君夜深深的看着她,这想到这个小家伙居然这么有才!这样的画,他从来没有见过,和他简直就是一模一样,皇帝更是惊奇不语的欣赏着,边看边说,“嗯,丫头,恐怕,整个世界上的人都话不出来吧,你真是可以堪称世界第一了!嗯!现在,朕宣布,那个神秘大礼,就是蓝心月的了,哈哈哈!”他心里一动,呵呵,是啊,那份大礼只能适合她,要是换成别人他就不愿意了,呵呵,丫头,他很喜欢,皇帝看着自己的儿子有了点动作,就知道他也喜欢了,呵呵,他的眼光可是很好的!“好了,丫头,你可以接旨了,这个可是一份大礼哦!呵呵!小李子,宣旨吧,”话落,一个小太监那些一道圣旨打开来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封蓝心月为,夜王妃,等其成年及笄过后立刻成亲,钦此……”她傻傻的看着那个太监手里的圣旨,不,不是神秘大礼吗?怎么变成赐婚了?呜……她还没成年呢!居然就这样被定下来了,她可不可以反抗啊?好像不可以耶!呜……她,她可以说她还没玩够还太小不可以有未婚夫的吗?好像也不可以耶,忍不住看着轩辕君夜,倒是挺迷人的,可她还没见过他呢!还不知他什么样子呢?这样就成她未婚夫了吗?哼,既然改不了了,那她就先看看他到底什么样子。走到他身边他没有动,只是认真的看着她,世间上他有个名号,叫无言公子,意思是他很丑,根本就不可以见人,对这一点,他没有意义,他是脸上有点痕迹,可他依然希望她不要怕他!所以,当着这些人,他没有动,只是静静的看着她,伸出手,一点一点的靠近,直到她的小手摸到他的面具,他依然没有动一下,静静的看着她,而这是人们都开始提心吊胆,这个可是阎王般的人物了!谁人都知道,夜王有洁癖,很严重的洁癖,他不会让任何人离他进到三步之内,所以,在她踏进他的三步区内,所以人都心跳加速了,轻轻的摸着他脸上的面具,一点一点的摘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千年小狐狸说:

亲们!在此声明哦!这首小诗是我自己写的哦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