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侧之人打扮十分“另类”,年约二十,背上挂着一把大弓,身披白袍,左手执扇,长相极为俊俏,若除去那把大弓,却是十足一个花花公子,此人正满脸笑容,只是这笑容有点…有点猥琐…

  右侧之人一身夜行衣,黑布蒙面,看不清样子。

  蒋天早已从树上跳了下来,一副如临大敌的架势,倒是七剑,身子一歪,直接就靠在树上,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蒋天盯着右侧黑衣人上下打量,这打扮,这身法,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商人吧?

  “哇靠,你这是什么新套路!”蒋天也是头大,这混蛋每年都有新鲜事来坑自己。

  “少主…”白夜向前一步正欲行礼。

  “没钱!”蒋天立马向后跳出一丈。

  “我…”

  “没钱!”

  “真的有…”

  “没钱!”

  “今天晚上,无论你说什么,我只会回答你两个字,“没钱”,七剑,送客!”不等白夜再开口,蒋天手一挥,示意七剑赶紧把那黑衣人打发走。

  “心魂草!”白夜飞快地说出三个字。

  蒋天和七剑都是心中一震,两人齐声问道:“你说什么?”

  “心魂草!”白夜再次确定。

  “想必此位定是猎门少主吧?”黑衣人双手抱挙开口对蒋天说道,声音有点深沉。

  蒋天心中一寒,左脚不由向前踏出一步,七剑见蒋天左脚踏出,一个箭步跨出,手按在剑柄上,人已在蒋天右侧。

  黑衣人见两人动作,也不以为意,只是淡淡说道:“两位也不必紧张,此次我寻得白少侠引见,只是想和你们做单买卖。”

  蒋天并不接话,只是冷冷地看着黑衣人。

  刚才黑衣人抱挙,借着月色,蒋天眼中闪过光点,断定袖中有箭,加上其身法了得,恐怕来者不善。

  蒋天随意地向右踏前一步,挡住七剑半身,手下打了个暗号,示意其小心。

  白夜好像早有所觉,左手的扇始终未曾放下,蒋天他们知道,扇中藏着的,是一把匕首。

  “看来这单买卖,是谈不成了!”黑衣人正欲转身离开,声音始终平淡。

  “什么买卖?”蒋天终于开口说道,不管如何,这总是一个希望。

  “行刺一个人,报酬,三朵心魂草。”

  “谁?”蒋天几乎是脱口而出。

  心魂草,名为草,实为花,只是形态似草,长于心魂树上,心魂树又称生命之树,生于无尽之海,十年一开花,百年一结果,花开十朵,果结一颗,三朵花可练成一枚心魂丹,服下可续十年寿命。

  若然只是一朵,蒋天或者还会计较一二,但三朵,蒋天已经别无选择。

  酷v匠V-网Q-首v发ZX

  无尽之海,与万丈峰并称两大绝地,但蒋天知道,这追魂海比起夺命峰更为凶险。

  “赤城城主烈可高的长子,烈途!”

  刺杀烈途?只怕,你要的是我的命吧?”蒋天冷笑道:“赤城就是烈家的天下,烈家长子,岂是说杀就杀?你这三朵心魂草,难道能起死回生?”

  “此言差已,想必你是没有理解我的意,我说的,只是行刺,并非真的要你下毒手将其杀害,我家主人只是想让他受点伤,警告一下他而已。”

  “警告?”

  “对的,警告!”

  蒋天沉吟了一下试探道:“即使只是要烈途受点伤,就凭我们这小小的猎门,那也是痴人说梦吧?”

  黑衣人像是早知蒋天会如此回答,意味深长地说道:“若然各位能接下这单买卖,我家主人自然会尽量配合…”说到这里,黑衣人警惕了一下四周,接着才低声一字一顿地说道:“里!应!外!合!”

  说完也不等蒋天众人反应,脚下一跃,整个人已向后飘去,身法甚是诡异。

  “这朵心魂草是订金,明晚亥时,喜来客栈。”

  只见黑衣人从怀中掏出一个黑盒打开,抛到空中。

  白衣见黑衣人说走就走,正想追去,蒋天却是伸手将其拦住:“不用追了。”

  黑盒在他们上空坠下,七剑向前踏出一步将其接住,身子有意地把蒋天挡在面前。

  七剑将已经打开的黑盒拿在手中摆弄了一阵,并未发现异样,这才递到蒋天面前。

  蒋天接过黑盒,扑面而来一阵清香,盒中之物形似草状,草叶迎风而动,灵气十足,夜色之下,生机弥漫。

  “确实是心魂草!”蒋天细细打量一番后说道。

  “少主,怎么不让跟上去?”白夜疑惑地问道。

  蒋天把盒子轻轻合上说道:“那人身法不在你之下,先将黑盒打开再抛出示意并无暗藏杀着,心思缜密,这次恐怕也是有备而来,你冒然跟上去,无功而返自是不在话下,若然那人动了杀机,只怕你也不能全身而退。”

  其实有句话蒋天并没有说出来,那黑衣人的身法,竟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白夜细想起来,确实如此,虽然他平时为人比较轻浮,但遇事也知道轻重,此时也不敢托大反驳。

  “少主,那人可信吗?”七剑为人素来稳重,处事极懂变通,他自是知道为何不追,他想的,却是另一件事。

  蒋天不假思索地说道:“想来要行刺烈途,又道明能里应外合的,除了那烈可高的次子烈丰之外,也是别无他人了。”

  白夜接着说道:“烈途与烈丰两人不和,争斗多年,在赤城也是众所周知,但烈可高早已明言,绝不可兄弟相残,故而多年来也从未试过动真刀真枪,这次居然要刺杀?”

  蒋天心中疑虑,摆弄了一下黑盒说道:“那人几乎已言明背后之人是烈丰,又留下一朵心魂草作为订金,实在是诚意十足,但他就这么有把握,知道我们一定会接下?我们本来就不是什么杀手,也没做过杀人掠货的勾当,要是我们不接,还把风声漏出去呢?”

  二人听了蒋天的话,也陷入沉思,猎门在赤城只是一个小门派,向来都只是猎杀魂兽,贩卖魂丹,偶尔七剑会跟着一些镖局接一些护送任务,烈丰怎么会找上他们呢?

  若说烈丰要对他们不利,也根本用不上这么多门门道道,讲到底,猎门也只是一个小门派,即使一夜之间消失了,在赤城也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蒋天思虑了一番,总觉得哪里不妥,但又道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只是转念一想,即使万劫不复,只要有一丝希望,他都是不会错过的。

  “算了,这事等过了今晚再说吧,现在,我们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蒋天一本正经地说道。

  “什么重要的事?”白夜问道。

  “庆祝本帅哥我,万丈峰历练结束!”想起这突如其来的“幸福”,蒋天的心情就会莫名地放松,那四年活着,或者真的令他痛不欲生吧。

  “什么?真的吗?”白夜听到这消息,却是比蒋天还激动,整个人跳起来大叫道。

  “当然!”蒋天摆了个自以为很帅的姿势说道。

  “走走走!叫上木头和道晴,今晚我们不醉无归!”白夜兴奋地说道。

  “对了,木头在哪里?”白夜问道。

  “应该在陪着道晴吧!”说起道晴,蒋天的心不免有点惆怅。

  “唉~”白夜叹息一声:“这几年若非木头陪着五妹,都不知道五妹能不能熬过来。”

  蒋天望了七剑一眼,七剑像是想起什么事,手下意识地摸了下脸上的剑疤,寒风之中,整个人都变得更加冰冷。

  “别想了,你这个样子,道晴等下看到你,只怕又要难过一阵。”蒋天拍了下七剑的肩膀说道。

  “走,我们去找他们俩!”蒋天说道。

  三人原本没有离开大宅太远,脚下几个起落,大宅已在眼前。

  大宅的左侧有个小庭院,三人也不走正门,居然不约而同翻墙而入,用白夜的话说:“像我这种风一样的美男子,是不会走寻常路的…”

  庭院墙边皆种满了花草,中央站着一名少女,少女一身青衣长裙,夜色之下如绿叶随风而动,甚是清丽脱俗,双眼灵动,盯着左手的书籍不断闪烁,如星璀璨,右手不时摆动,像是比划着什么。

  木头打着灯静静地站在少女身旁,也不说话,健硕的身躯总是有意无意地为少女挡着那一丝丝的寒风,其实修炼之人,这点寒意实在不算什么,只是这点小动作看在少女眼中,心里总会多了几分暖意。

  面对翻墙而入的三人,庭中二人似是习以为常,也没露意外之色。

  “少主!大师兄!”道晴和木头齐声说道。

  “咳咳咳…”白夜在一旁连连咳嗽,示意漏了自己。

  “嘿嘿~二师兄!”木头干笑了两声,也对白夜行了一礼。

  道晴却是对白夜视而不见,还伸手拉了一下行礼的木头,示意他不要理会白夜。

  木头竟也十分听道晴的话,连忙收住身形,连看都不再看白夜一眼。

  “诶诶诶~五妹你这样不太好吧!”白夜不乐意地说道。

  “想来你这个整天欺负同门师弟的二师兄,是好?”道晴眼角余光落在木头身上,冷冷地说道。

  白夜一听道晴竟将这“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在自己身上,立刻跳起来愤愤不平地说道:“五妹,你不要血…血…你不要听误信小人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