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七绝天劫

  “哇啊~~哇啊~~”一道清脆的婴孩哭声像是透过七彩之光,响彻云表,传入众人耳中。

  “快跑,这是七绝天劫!”众人如梦初醒,转身各展神通,逃离现场。

  “七绝天劫啊!传说中的七绝天劫啊!苍天啊,冤有头债有主,谁惹你,你就劈谁啊,别劈错了啊!”

  “呜呜呜~连七绝天劫都被我碰到了,我要是能活着回去,吹一年也不过分吧?”

  “你想活着回去你倒是跑快点啊,你在那边跑边哭,哭个屁啊!”

  众人边跑边胡乱叫喊,从一开始的惶恐,渐渐地变成有点兴奋……诚然,能在修炼一途达到顶峰的,也没有一个是正常人……

  听见婴孩的哭声,蒋帝缓缓落地…

  七绝天劫,绝天绝地,绝情绝爱绝义,绝生死…

  大剑缓缓垂下,曾经他,风靡天下,剑指日月,一代霸主,终敌不过天意难违,天劫难挡……

  老人心中哀思如潮,我不世帝族,何以到我手中,就如此断送,我蒋氏向来驱恶扬善,为何,就落得如此收场……

  七彩光云层次分明,像是吸够了天地魂气,七色光泽如花盛放,七片花瓣蕴含七股气息漂散于空中。

  “哇啊……哇啊……”

  婴儿哭声越来越响,蒋锋重新站了起来,走进屋里轻轻将婴儿抱起,刚抱在手中,婴儿就安静了下来。

  抱着孩子坐在床边,看着闭上眼睛安详地躺在床上的妻子。

  故事,总是让人感到痛心!

  他们甚至没有来得及团聚,却已经走在了生离死别的路上。

  生活更像是一个谎言,它明明曾经许诺给予你希望,最后却发现这竟然是一场欺骗……

  蒋锋将手伸进怀里,取出一块白玉,白玉呈六芒星状,玉体通透。

  这是蒋锋为自己孩儿准备的第一份礼物,或者,也是最后一份…

  这段父子之情虽然短暂,但一定要证明存在过,这块玉,就是证明…

  在灾难来临之际,蒋锋把白玉放到婴孩胸前。

  蒋锋知道,这块玉,是他们父子之间的一个开始,同时也是一个结束……

  蒋锋把熟睡的婴孩重新放到床上,就放在妻子旁边,轻轻抚摸着婴孩的小脸说道:“天儿,即使天地难容,为父也定将你护于身后,七绝天劫又如何?这世间唯一不可战胜的,是我和你母亲这颗爱你的心!”

  一张恬静的小脸,唤醒了蒋锋心中初为人父的父爱。

  父爱如山,不管暴风雨来得多猛烈,总是坚如磐石。

  蒋锋正欲转身出门,婴儿胸前的白玉突然泛起一道白光。

  白光时而柔和,时而暗淡,若隐若现,毁灭的气机当中居然夹带着生生不息的生机,很是怪异。

  数息之后,白玉缓缓地飘了起来,婴孩的胸前一个椭圆状手指般大小光球挣脱出婴孩体内。

  这个光球就是婴孩的心魂,光球晶莹剔透,白光包裹着一道紫气在心魂中游动。

  这时婴孩的心魂缓缓地向白玉靠近,竟与白玉融合了在一起。

  蒋氏每位初生婴儿,长辈都会为其准备一块白玉,此玉蒋氏之人又称之为命石。

  命石的效用只有一个,就是洗礼心魂,使洗礼者在以后的修炼中,心魂对魂气的吸收更加事半功倍。

  虽说只有这一个效用,但就凭这一点,每一块命石都是价值连城。

  要知道心魂乃与生俱来,是先天所定,一切对心魂本质的改变,都是逆天改命,也只有蒋氏帝族,才有能力为每一位族人都准备一块了。

  只是洗礼心魂,向来是心魂慢慢把命石吸收,却未听说心魂会自行挣脱本体与命石融合在一起。

  蒋锋双手紧握挙头,整个人都忍不住颤抖,并不是惊慌,更不是无助,他震惊的是,一个神话,在他面前拉开了序幕……

  “这世上,居然真的存在…毁灭与生机并存…轮回之心…传说中的轮回之心…啊哈哈哈…”

  !¤最新◎章@#节YI上XG酷l4匠.'网

  蒋锋一把将白玉抓于手中狂笑不止,笑声贯穿星河,竟像是渲染了整个夜空,人生大悲大喜,莫过于此……

  肆意的狂笑过后,蒋锋从激动的心情中醒来,手握白玉大步跨出门外。

  伟岸的身型早已立于门外,两道精光从老人双眼射出,紧紧地盯着蒋锋手中的白玉。

  双脚不动如山立于跟前,仿佛已在此等待了数万年。

  “是真的吗~~”声音铿锵有力,虽是询问,但却不容否定。

  “父亲,是真的!”蒋锋双手打开,露出白玉。

  没有谁比蒋氏之人更了解轮回之心,因为千年以前,让蒋氏成为当世帝族的家主,蒋星,就是轮回之心……

  这两股不该共存的气息,这白光中游离的一丝紫气,这可抹杀神人的七绝天劫……

  这一切,都在预示着,神话,真的要来临了吗?

  父子二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轮回之心会脱离本体,与白玉融合,但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们知道,这改变的,不止是他们蒋氏命运,这将会改变一个时代……

  只要渡过眼前的七绝天劫,蒋氏,又将成为天下至尊。

  从极尽辉煌,到忍辱偷生,前一刻在深渊中感受到了绝望,这一刻见证着神话的诞生。

  七绝天劫,真的不可破吗?过去或者是,但现在呢?

  轮回之心,被称为主宰之魂,一旦成长起来,足可移星换月。

  别人或许没有办法利用这初生的轮回之心,但蒋氏父子却是可以。

  “父亲…孩儿去了…”说完,蒋锋跪在地上,叩了三个响头正欲转身而去。

  “锋儿…”老人伸手想要阻拦,望着儿子越加坚定的眼神,老人始终欲言又止。

  这一转身,或许就是父子缘尽了,只是到了如今,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去吧…”老人声音也是充满了沧桑,一代王者,想不到今天也只能目送至亲走上险途……

  蒋锋大步踏去,心如坚石,大喝一声飞跃而起再次立于空中。

  手中飞速结出手印,身上泛出淡淡的柔光,此次手印更为繁复,随着柔光越盛蒋锋脸色更加苍白。

  骤然,蒋锋双手交错,手心向下:“心魂血祭阵•结。”

  蒋锋双手一翻再次错开,一个法阵浮现胸前。

  蒋锋身形一晃,几乎就要从半空中摔下,他脚下再次虚踏一步稳住身形。

  阵法已成他却没有半刻放松,再次飞速打出手印。

  “噗…”这次并没有阵法形成,而是在手印结束之际,蒋峰一口鲜血喷出洒于阵法上空。

  “合!”蒋峰大喝一声双手合十。

  洒于阵法上空的鲜血竟像拥有生命一样飘动起来,心魂血祭阵射出一道柔和白光照在飘动的鲜血上,片刻之间阵法与鲜血融合在了一起。

  法阵结合一刻,轮回心魂像是受到召唤一样自行飞到法阵上空,此时法阵发出一道淡红色柔光将轮回之心包裹在内。

  蒋君见时机已到,大喝一声大剑抛向空中,人随大剑而至。

  蒋锋又是一套手印打出:“剑•魂•合!”

  轮回心魂被淡淡的红光包裹渐渐飘向大剑,随着轮回心魂的接近,大剑“嗡…嗡…”作响,像是在抵抗。

  轮回之心越飘越近,终于,在离大剑一寸之时,轮回之心表层紫光一闪,竟有冲破红光之势,于此同时大剑剑身竟也自行泛起一层紫光,显然大剑和轮回之心都在相互抵触。

  见此情形蒋君心中一沉,面对此情此景他也是无计可施,一来,只有血脉相融的至亲,通过精血融合法阵才能暂时导引至亲心魂,二来阵法已成,如若外力强施于上,绝对会阵毁人亡,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蒋君自己并不是印术师,对于结印法阵他只是认识,要说释放那是无从谈起…

  蒋峰见状毫不犹豫又是一套手印飞速打出,只是双手不断晃动,双眼瞳孔竟不断放大,面部通红双耳流出两道鲜血。

  蒋君此时只觉胸口遭千锤百挫,几番想出言劝阻也是咽于喉中,顷刻之间只觉天旋地转,身体不自觉地颤抖起来,两行血泪在蒋君眼中流出,一股悲凉冻彻了老人的心,世间之痛,还有什么比得过目送自己孩儿一步一步踏向死亡…

  蒋峰手印将要大成,却在这成功之际,身上生机骤然如流星飞逝,一头白发披散于肩,七孔流血,说不出的狰狞…

  “哇啊~哇啊~”像是感受到父亲即将离世,恬睡的婴孩被惊醒过来。

  不知是否错觉,哭声之中仿佛夹带着让人刺痛的凄凉。

  轮回之心犹如感应到了主人的召唤,挣脱的紫光突然平静了下来,渐渐地淡了下去。

  哭声传入蒋锋耳中,原本已无光的双眼突然闪过一道通明,整个人恍如隔世。

  “噗~”又是一道鲜血从蒋锋口中喷出,手印终于大成:“封!”

  洒于半空中的鲜血再次融入法阵之中,法阵红光更盛瞬间躁动起来。

  “锋儿!!!”一声低沉的呼唤,却让人感到撕心裂肺,千言万语,原来竟是如此苍白…

  若然只是祭出精血融入法阵内,虽然法阵威力未能尽显,但蒋锋最多也只是功力尽散,并不会有性命之忧。

  奈何轮回心魂绝非凡魂,最后蒋锋不得已只能将自身精血封于阵内,方能激发阵中潜能。

  可惜了这一代传奇,这个当年凭一己之力将印术师推上万世之颠的一代传奇,就此陨落……

  或者这天,也是有情的吧!

  夜空中,飘落阵阵血雨伴随着蒋锋遗体轻轻坠落,晚风拂山林,像是柔声哭泣,血雨滴落拍打着大地,响声奏起一段乐典,凄美得让人揪心……

  轮回之心在血雨中融入大剑剑身,倘若…还有以后…此剑应名为“轮回”吧…

  这一夜,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这一夜,注定被载入史册,深深刻印在世人心中…

  千百年后,世人依然无法忘怀…

  那一剑斩出,天地之间像是经历了千百世的轮回…

  那一剑斩出,世界万物竟像是回到了过去…

  那一剑斩出,万千时空也为之一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