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天劫体

  “轰隆…”天空传出一声闷响。

  刹那间,皓月隐退,乌云密聚。

  “哇啊~哇啊~”清脆的哭声,孩婴落地。

  “恭喜老爷…恭喜老爷…是个公子!”婆子手抱婴儿,急忙向门外报喜。

  话音未落,门外中年男子已迫不及待破门而入。

  “玲儿…玲儿…”中年男子来不及望婴儿一眼,来到床边紧紧抓着妇人的手。

  妇人面容苍白,老态尽显,这一胎已耗尽她生机。

  “锋…锋哥…”

  “玲儿…玲儿…我在,我在这…”

  “我们…我们的孩儿…”

  “在这,在这!”婆子连忙抱着婴儿放到妇人身边。

  妇人双手发抖,慢慢地伸向婴儿,轻柔地抚摸着婴儿的小脸。

  婴儿像是很享受这种爱抚,停止了哭喊,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妇人怜惜地看着自己熟睡的孩儿,眼泪悄然落下。

  中年男子看着一夜之间生机尽耗的妻子,满心悲凉,两滴热泪也是夺眶而出。

  妇人看透男子心思,微微一笑安慰道:“锋哥,你我行逆天之事,一切因果都乃是意料之中,事已至此,何以耿耿于怀呢?”

  男子默然,望着微笑的妻子心中更是唏嘘。

  “想不到最后,还是我这个为夫为父的软弱了。”

  妇人轻轻摇头:“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我知道,夫君你只是心痛我们的孩儿罢了,何来软弱一说!”

  男子心中释然,抱起婴儿细看,开始摆弄起来。

  妇人见状甚感安慰,只是半响之后面色更显苍白,自知躲不过这生离死别,只想在最后将可做之事都理尽,方能不留遗憾。

  “夫君,孩儿的名字想好了吗?”

  男子左手抱着孩儿,右手轻轻地按着妇人身子说道:“一切听夫人的!”

  妇人望着窗外天空,此时已乌云密布,雷光闪烁,想必不用多时,因果就会降临。

  妇人收回目光,慈爱地看着婴儿说道:“我儿出生,就是夺天地造化,不如,就叫蒋天吧!夫君觉得如何?”

  “蒋天…蒋天…哈哈哈…好!好!”男子爽朗地大笑道:“我蒋家子孙,定能当得起这天!哈哈哈…夫人远见。”

  妇人望着孩儿也是甚感宽慰,面露微笑双眼慢慢闭上。

  感受到了妇人渐渐消失的气息,男子从大笑中恢复了平静,把婴儿放到妇人身边,转身快步走出门外。

  这天地已彻底失色,男子甚至没有时间为妻子的离逝感到悲伤,因为他知道,所有的一切才刚刚开始……

  “父亲,玲儿她…走了…”中年男子走出屋外,对着老者说道。

  老者背挂大剑,双目紧闭,长衣无风自动盘坐在石块上。

  “唉~”老人缓缓睁开双眼,长叹一口气:“孩子…你们…你们受苦了!”

  饶是老人已历尽沧桑,此时声音也忍不住颤抖…

  回想过去种种,想起那一张张已经逝去的笑脸,想起曾经属于他们的荣誉,想起那一切一切,蒋锋的眼神变得更坚定。

  “父亲,我们不苦!只要我们的天儿,只要他好好活着,我和玲儿付出的一切,又算得什么!”

  w酷匠m网唯一F正L版f=,其(、他/u都w是X盗f◎版*=

  “天儿…天儿…蒋天…蒋天…”老人喃喃说道:“好!好!好!”

  话音刚落,天空中又传来一声闷响,乌云中出现一点白光。

  光点吸收着天地魂气,越聚越大,渐渐变成球状。

  蒋锋知道天劫将至,大喝一声飞至空中。

  蒋锋人立于空中双手连结手印,全身散发出淡淡的白光。

  “不灭星光阵•结!”蒋锋大喝一声,手印飞出。

  阵法飘于空中不停旋转,整个法阵呈现蓝光,转动越来越快。

  蓝光耀空,一束星状光线于阵中发出冲天而去,速度已达极致,破空之声动荡大地…

  于此同时,天空中光球发一道白色光束向着蓝光冲击而去。

  “嘭…”两光冲击发出一声巨响。

  白光完全被蓝光击散,但蓝光颜色也变淡了许多。

  巨响过去蓝光未有一丝停滞继续向光球冲去。

  “嗖…嗖…”两束白光同时发出。

  两束白光比刚才更快向蓝光冲击过去。

  电光火石之间,三束光再次撞击在了一起。

  “兹~兹~”三束光线像是交融在了一起,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刹那间,白光于蓝光中聚成光球,一股毁天灭地的能量在白球中爆出。

  “轰隆…”又是一声闷响。

  “啪…”不灭星光阵应声而裂。

  “噗~”阵法被破,蒋锋一口鲜血喷洒空中。

  见阵法被破老人也狐疑地望向天空,天劫虽强但蒋家的不灭星光阵又岂是凡阵,锋儿修为也只是比自己差一线,没有通天手段又怎敢逆天改命行逆道之事。

  但这三道天劫不仅将不灭星光阵轰毁,而且,三道天劫已过,但这劫光居然还没散去?

  老人心中不禁生起一股寒意,这种感觉,跟当年蒋氏被灭族时,一模一样。

  “锋儿退下!”想到这里老人大喊一声冲天而起。

  老人背挂大剑,右手虚空一抓,大剑飞出划过一道弧线后握于手中。

  老人手持大剑,脚踏虚空,立于天地之间,成顶天立地之势。

  阵法被破,蒋锋也是惊魂未定,这绝对不是寻常天劫,而当父亲抽出大剑那一刻,蒋锋心中更是一沉。

  自懂事以来,他只看过两次父亲出剑,一次是当年蒋氏被灭族的那个夜晚。

  那一晚,蒋氏六千一百一十人,那一晚,天空是红色的,那一晚,人间变成了地狱,那一晚,世间埋葬了蒋氏帝族的心……

  也是那晚,父亲大剑握手,此剑名为“不可杀”,杀尽世间不可杀之人,何等霸道,却无人质疑。

  也是在那晚,父亲再次向世人证明了,他手中的剑,当得起这个绝世霸名…

  而第二次看父亲出剑,就是现在,望着父亲身影,蒋锋的心也渐渐平静下来,天劫再强,也强不过他的父亲。

  他父亲是谁?蒋君!

  蒋君是谁?蒋氏帝族家主,当年公认十八族内再无敌手,人称帝君!

  当年若非种种算计,十八族处心积虑数十年,蒋氏又怎会落得如此收场…

  光球还在扩大,天地之间一片枯寂,无数强者冲向天边。

  天劫不是第一次出现,能挡下三道天劫的也大有人在。但这是什么?大家看到了什么?劫光!!!劫光居然轰下来了~疯了,是哪个疯子,居然连劫光都引下来了。

  整个荒芜大陆的强者都疯了,因为他们看到疯狂的事,一件令世界都为之疯狂的事,有人在对抗劫光!!!

  劫光轰下,速度不快,相反对比起强者来说,这个速度很慢。

  但随着劫光轰下,整个空间都充斥着毁灭的气息,山河震动,日月失辉,白光贯穿大地。

  此情此景,让各方赶来的强者望而却步,不少人已经默默往后退。

  唯独那立于天地间的老人,单手持剑,气势急促攀升。

  “不可杀”横于空中,轻轻划出一道半弧,空间像是被扭曲,一层空间折叠。

  “嗖…”一道半弧白光向劫光冲击而去。

  “嗖嗖嗖…”半息之间,又是三道弧光急速飞出。

  老人大剑时而行云流水,时而石破天惊,十息之间竞数千道弧光飞出。

  各路强者,纷纷停下脚步。

  “变态…这世间怎会有如此变态…”

  “十息间发出数千道剑气,这天下…这天下是疯了吗?”

  “这不是人…人怎能做到…这一定是天神下凡!”

  “兹~兹~兹~”数千道弧光与光劫碰撞在一起,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声音。

  轰下的光球受到阻击徒然一滞,像是吸收了数千道能量,体积迅速膨胀。

  帝君知道机会就在眼前,稍纵即逝,大剑护于胸前,双目紧闭,感应天地,剑身泛起紫光,剑尖再次立起,划过虚空,剑随影动,影随心动,尖剑居然牵引着空间。

  “喝…”帝君怒吼一声身形再次拔起。

  剑光照耀大地,紫光冲天。

  “破空光翼•斩”

  一道半月紫光席卷而起,紫光一出,万物皆空,天地之间,仿佛被抽空一般,方圆十里紫光肆虐。

  “轰~轰~轰~”天空之中不断传来闷响。

  “嘭~~”两团光终于冲击在一起。

  骤然之间空间一滞,预想中的爆炸并未出现,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半空中泛起一个漩涡,漩涡急促转动渐渐形成一个黑洞,黑洞中像是有股无尽的吸力,将两团光吸入黑洞中,紧接着就消失得无影无中。

  一切都来得太突然,本是一场轰轰烈烈的碰撞,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远远观看的强者,也是面面相觑,一时无话。

  这就完了?太扯了吧?说好的毁天灭地呢?说好的鬼哭神嚎呢?

  就这样静悄悄地走了,不带走一个金币?

  众人觉得整个世界都充满了恶意,没有一丝丝防备,他们就这样被耍了一道。

  唯独一人,飘在半空中,并没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喜悦,反而心中的寒意更胜几分。

  帝君缓缓抬起头,深邃的双眼紧紧盯着上空,如临大敌。

  蒋锋察觉父亲神情,心中不由一紧,后背一阵凉风吹过,饶是他修为已达出尘之境,此时竟觉手脚冰冷。

  乌云散去,像是在回应各方强者心中所想,又仿佛在印证帝君心中预感。

  一道七彩之光隐隐透出,原本已恢复平静的天空瞬间又燥动起来,无数星光汇聚形成一朵七彩光云。

  七彩光云出现的那一刻,不管是蒋氏父子,还是远远围观的强者,又或者还在赶来的强者,纷纷抬头仰望星空。

  蒋锋缓缓跪在地上,双眼通红,呐喊问苍天:“天道不仁,我蒋氏何以为生,何以为生啊?”

  喊声响彻云霄,是不甘,是哀嚎,是怨天不公,还是恨天意弄人。

  奈何铮铮铁汉,此刻竟跪在地上像个孩子一样哭诉:“天降横祸,夺我族人六千余命,我蒋氏举一族之力保一线血脉,很过分吗?难道这都有错吗?何以逼我到如厮田地,赶尽杀绝,赶尽杀绝啊?”

  空气之中流淌着一股寂灭的气息,漆黑夜空犹如白昼,只是这光,不是孕育生命的阳光,而是那夺魂追命的绝劫之光。

  围观强者已心神恍惚,感觉灵魂也随着七彩之光在飘动,被抽离出体内。

  他们想跑,却无力为继,他们的脚都在颤抖,他们看不到恐怖,却感受到了无边无际的绝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