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鬼?!”

  我的脑袋飞速运转,考虑有鬼这两个字何意,思绪万千,终于脱口而出。

  “大叔,你的这刀来源是不是不干净啊?”

  大叔脸上依然挂着的冷笑,看得我心里一阵寒颤,盯着我说道

  “呵呵,随你怎么想好了,你只需要考虑要不要接收它…”

  我脑中不停的在做思想斗争,仿佛两个残念在争斗不休,一方说“要!要!必须要!”另一方却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此物万万要不得!!”

  “去你妈的盗!老子要了!”心中想着给自己打了一剂强心针。

  “要,当然要了!”我向大叔坚定的说道。

  话毕,大叔面无表情的走向柜台出,他抽出刚才未拔出的刀鞘,准备给我包装。

  我顿时愣住了,那把刀鞘,可以说是一件精美的工艺品,哦不,艺术品了…上面刻满了图腾似的文案,还有一些奇怪的字状物…我顿时心里又打起了退堂鼓,这玩意儿…也太壮观了,它存在时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逼近死亡,直击灵魂的寒气!刀鞘的大体颜色呈现为黑色,顶端和末端都嵌着暗红色镶边,配色十分刺激眼球…

  大叔将刀插进刀鞘,用白色绷带缠裹了一圈,然后装进一个黑色的刀袋里,然后递给了我

  “年轻人,好好对待他,爬山时带着防身吧,不满意就送给别人…”

  我心想这么好的宝贝我又不傻怎么可能送人,想买我还不卖呢!异想天开

  “是…我一定好好对待它…”

  话音刚落,大叔拿出刚才买好的靴子手电和水壶,又转身向后走去,寻找了一番,向我走来

  “小子,500块钱赶紧交了,我在送你两个睡袋”

  我擦嘞,这大叔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还送睡袋呢…我连忙交出了我的小金库,内心还在滴血…但转眼看到那把苗刀…立马释怀多了。

  交了钱,大叔转身去包装东西,我看着桌子上放着的苗刀发呆…很兴奋,很紧张,有很疑惑,害怕,五味杂陈全在心中游荡,很乱,完全没有思绪

  “包好了,我把东西都放进睡袋里了,拿着比较方便”大叔扛着大包向我走来,顺手拎着了那把短刀,一并递给了我…

  X酷N匠D网》唯$一…正c版n,其0f他都b&是盗Q)版po

  我接过睡袋,然后着手那把短苗刀,握在手中不轻不沉,刚刚好,却又感觉很有分量,无形之中使我感觉有种强大的力量包裹着我…

  我拎着这些东西向门外走去,出门时向大叔道别,大叔面无表情却在我走出门时又露出一丝冷笑,使我浑身一颤…真不知道这把刀该不该要…

  走在路上,说实话心中还是非常愉悦,毕竟收了件不错的刀,虽然对它的身世一无所知,也对大叔口中的“有鬼”耿耿于怀,但总得来说喜悦也占据心头…

  到家后我把睡袋丢在地上,拿着刀向自己的卧室走去,把小心翼翼的放在书架上,随便应付了午餐,躺床上小憩片刻,唉!又该回学校去了。

  揣着浮躁的心情极不情愿地回到了学校,我没打算现在就把刀的消息告诉桐杨,到时候再说嘛,给他一个惊喜,嘿嘿。学校周围是民宿小楼,价格很便宜,因为家离校有点远,索性我也租了一间,方便晚上睡觉,百无聊赖的渡过晚自修后,准备回到出租房休息,搞不到为啥职业学院还要晚自修,路上走着,想着今天的遭遇,奇怪,下午上学时路过那家户外店怎么关门了。。。

  突然前方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形,我加速上前走去“曲婉莹?唉~好巧,晚上好呦~”

  婉莹也笑着和我打了招呼“嗯,晚上好”

  我心中泛起了涟漪,果然遇见美女还是一件很舒心的事…哈哈…审美动物嘛…

  “这么晚了怎么没人来接你啊…一个人回家?”我向婉莹搭话婉莹依然微笑着答道“谢谢关心,父母今天有事…来不了呢,我自己坐公交车回家”

  “什么事啊…比接你都重要…”我顿时感觉自己说错话了,因为婉莹的表情明显由微笑转向僵硬…呃…我立马转话题道“你听说了吗?下周六有日全食呢!”

  见我没继续追问下去,婉莹的脸色也缓和了许多“看新闻了,没想到自己能遇上这种奇观,很期待呢…”

  “是啊…”还好劳资机智,成功转移了话题,不然以后应该没有聊天的希望了…

  “洛凡,你下周六有空吗?一起看全食呗?”

  卧…卧槽…这怎么了这是…我的耳朵最近怎么这么争气啊…上午有人要白白送我宝贝,晚上又听到妹子的邀约,老夫这辈子值了!我暗自窃喜她不会对老夫有意思吧…嘿嘿嘿,正当我脑补一千种可能的时候,突然想起和桐杨的约定顿时萎了…看来爱情诚可贵,基情价更高啊。我不禁苦笑“真对不起啊…我下周六有约了,就高中时经常跟我站门口的那个胖子,你有印象吧…”

  婉莹笑道“没关系啊,祝你们玩的愉快喽~”

  “改天吧!改天约你…”

  这话说的我都想抽我自己了,妈的,人家这次约你你给拒绝了,还想下次?我觉得友谊的小船已经沉底了!!

  婉莹喃喃的点了点头…唉,哥们第一次被约居然还自己给推了,造孽啊真是…

  想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对着婉莹说“不早了,赶紧回家吧,我送你到公交车站牌陪你等一会吧…”

  “好呀,谢谢你喽”

  “客气~”

  说完,两人一齐向站牌走去,两人现在站在一起时,谁都没有打破这片刻的宁静,我是沉浸在这异样的感觉中无法自拔…心想如果可以永远就好咯~婉莹也低着头一声不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周六那儿事的影响…

  然而这种状态并没有保持太久,片刻间车就来了,我目送她走上公车“拜拜咯~早点回去吧”

  我微笑示意,挥手道别,直到公交车驶出眼际,我终呼了口气,转身向出租屋走去…

  躺在床上,脑子很乱,既有即将到来探险的激动,又有婉莹带来的紧张,她……会和我有一样的感觉吗?

  “叮咚——”手机的短信提示音打破了我飞溅的思绪,是婉莹发来的“今天谢谢你喽,我到家啦,早点休息。”后面附带着一个晚安的符号。

  我回复完毕后,沉重的眼皮终于如释重负,洋溢着笑容睡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