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利卡眼看着林彦逃离狂狮堡垒之后,那四个巡城护卫军立刻联系了军营还有城主府,对冒险者林彦在狂狮堡垒和断刃城进行了通缉。大量的公文通过各种途径散播到了暴风平原上几乎所有有人居住的地方。

  萨利卡回到了工匠大厅并未继续在草药学训练台那里待着,而是叫她的助手守在那里传授草药学,而她则是转身走进了工匠大厅的深处,在那里有她的一间专门的休息室。平时这里是被魔法封锁的,除了萨利卡没有任何人能进来,当然也不会有人强行进来,萨利卡是狂狮堡垒首席的草药学大师,也许在平民之中并不出名,但是在学者与管理层中却是一个德高望重的人。

  走进休息室,萨利卡点亮了炽石,屋里顿时灯火通明。在休息室的正中央有一面铜镜,但是并不能照出人影,整个镜面都是漆黑一片。

  “黑寡妇,怎么样了?”萨利卡对着那面漆黑的镜子试探着问道。

  原本漆黑的镜面居然渐渐光亮了起来,几秒钟的时间,漆黑的镜面就变成了一片光幕,只是光幕那边很昏暗,看不清具体有什么东西。

  “我和席丽斯已经抵达蝙蝠洞穴了。我正在融合那些生命之力,很奇怪,我吸纳这种力量异常缓慢。”

  “也许这是冒险者和我们的体质不同吧。”萨利卡猜测道。

  “我也不太清楚,我们很快就能和第三使者碰面了,目前正在待命,如果可以一定要抓到那个小子。”

  “他跑掉了。”

  黑寡妇的声音陡然提高:“什么?!跑掉了!那你会不会暴露?”

  “那倒不会,我现在在狂狮堡垒还是有一定地位的,不必担心我。倒是你和席丽斯,席丽斯在狂狮堡垒不怎么引人注意,但是你太扎眼了。”

  “我知道,不用在意。先这样吧。”黑寡妇切断了和萨利卡的通话,铜镜再次变成了一片漆黑。

  “希望一切顺利吧,计划不能有半点差错。”萨利卡对着空荡荡的墙壁喃喃自语。

  刚刚救了林彦的芬利·莫格,此时正跟老朋友安东尼躲在狂狮堡垒最高的法师塔上俯瞰着整座狂狮堡垒,狮鹫的雕像上盘旋着几只笼罩着不详气息的黑鸦。芬利手中握着那柄湛蓝的法杖,默然地看着安东尼,似乎在等待着安东尼说什么。

  安东尼与老友对视一眼,叹了口气:“老朋友,似乎他们已经按捺不住了。冒险者的数量已经定格,自由之翼的人也开始活跃了啊。老朋友,你说自由是什么?”

  芬利听了这话,苦笑着摇了摇头:“谁知道呢?我们到底有没有自由,有没有机会获得自由,我都不知道,反正我们的年龄已经不再渴望这些了,但是自由之翼的做法终将遭到惩罚,这是毋庸置疑的。创世神的神迹已经消失太久了,我们都不敢断定创世神是否依旧存在。”

  “是啊,不敢断定啊。”

  “不想太多了,只能希望那个小家伙能带来什么奇迹吧。”芬利说完,收起了法杖,“安东尼,我先走了,狂狮堡垒这里交给你了,我觉得我应该跟着那小家伙,省的出什么差错,自由之翼不会放过他的。”

  狮心护卫军的会长狮心此时也在狂狮堡垒的工匠大厅,他对面的人赫然是血刃至尊。

  “至尊,你怎么看?”

  酷》A匠网…唯●#一.?正版,其他h-都…#是}*盗l版`y

  “我怎么看跟你有什么关系,别忘了咱们的关系。”血刃至尊沉着脸,似乎对狮心不屑一顾。

  “你也看到了,现在暗影圣殿的实力不比我们弱,虽然我们很强,但是我们根本不知道暗影圣殿的背景,如果不合作,说不准就要阴沟里翻船!”狮心面阔口方,看起来沉稳老实,只是眼中锐利的光芒显示出他是一会之长的样子。狮心苦口婆心地说着:“至尊,虽然我们现实里确实在生意上有竞争的关系,当然在这里也是,但是我们现在的主阵地还是艾亚大陆,不是吗?自由之翼已经浮出水面了,这片大陆的篇章很可能要揭开新的一页,你不觉得兴奋么?听说有个叫林彦的小子给你们造成了不少麻烦,我们可以合作把一切不安定的因素都扼杀掉,这样不好吗?”

  “呵呵呵,具体的咱们以后再说,想合作还是先商量商量碎骨荒原的boss分配如何?”

  “你还在乎那些?你也知道的,到了后期装备就是个摆设,我不相信你没有内部消息。我知道你们的科技部参与研发了!”狮心一听要跟他瓜分boss,顿时不太乐意了。

  现在的主流等级还是处于30级左右,林彦的20多级其实根本不够看,少部分公会精英能达到35级,这个时候装备对他们的支撑还是很重要的。艾亚大陆的很多特殊的地方还是需要很强大的实力才能触发的,也许以后装备不再重要,但是目前来看,装等、等级还是很能代表具体实力的一部分内容的。

  “没错,我们家的科技部确实参与研发了,我也知道这个游戏的大体进程,但是这不代表我们现在不需要装备啊。”血刃至尊直视着狮心,双手撑在桌上身体前倾,试图给予狮心压力。

  狮心似乎也懒得跟血刃至尊计较:“随便你吧,那就平分,碎骨督军和岩石翼手龙归你们。别忘了你们的成员现在占据了大部分地图练级。”

  “成交!”血刃至尊快人快语,爽快地答应了。

  狮心起身转头就离开了工匠大厅。血刃至尊拖着巨剑也从侧面离开了。一场交易平淡无奇地达成了。

  萨利卡碰巧从她的休息室出来之后听到了一部分狮心和血刃至尊的对话,原本只是抱着听听看的态度的萨利卡在听到“自由之翼”这个词的时候瞬间感觉一阵刺骨的寒冷从脊梁骨里往外冒,额头上也不住地渗出了冷汗。

  “他们怎么会知道!自由之翼,他们怎么会知道自由之翼!他们只是冒险者啊!冒险者怎么可能知道这片大陆上的事情!为什么!”萨利卡心里的疯狂的呐喊,这种愤怒只持续了不过一瞬间。毕竟萨利卡见多识广,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识过,即使是这种事也只是让她微微感觉到惊讶罢了。

  现在她只是感觉到好奇,似乎冒险者之中也不是那么简单。整片艾亚大陆就像是一片混乱的大漩涡,无数的阴谋诡计,爱恨情仇都在这大漩涡里起起伏伏。

  “似乎,越来越有趣了呢。”萨利卡妩媚地摸摸嘴唇,突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表情再次变得温柔起来,端庄大方,让人根本看不出,这个人居然和穷凶极恶的黑寡妇有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