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嘟咕嘟咕嘟……迷谎之森边上的大水潭里诡异地冒着一串串气泡。一头硕大的梭形水怪横卧在潭底,看起来像是鱼类,又有点像走兽,因为这水怪的身体下还有四条软软的触角,有点像是退化的四肢,看起来诡异莫名。

  潭底的枯叶已经腐败发臭,这水怪也时不时地咧咧嘴,似乎难以忍受这奇怪的味道。这水怪自然就是林彦马上就要面对的目标鲨喉了。

  在迷谎之森里,这座水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迷谎之森的整体格调是古老昏暗而微微诡异的。

  然而这座水潭周围却蕴含一股生命的气息。水潭四周有淡淡的荧光痕迹若隐若现,好像是一个圆形法阵将整个水潭包裹了起来。以水潭为中心,水潭东西南北四个点各有一条暗淡的光蔓缠绕而成的锁链向中心汇聚过去,四条锁链的交汇处赫然就是趴在水潭底百无聊赖的鲨喉。

  这时候鲨喉正摇头晃脑的躲闪着一直在水潭中飘散的腐败臭味。如果仔细观察就能看到鲨喉的身上有许多浅浅淡淡的伤痕,不禁让人觉得很是奇怪。

  林彦按照杰诺的指点,没有犹豫径直前往这座水潭,一路上用已经升级到了高级的火球术断断续续地击杀了几只巨木怪。林彦非常清晰地看到自己的经验条从刚传送进来到现在竟然提升了30%!

  W¤更新$最Bj快tU上酷◎匠网~S

  虽然他只有15级,但是在升级本来就很困难的艾亚大陆,依然让他觉得惊讶。

  “这地方好古怪啊……”林彦低头看着渐渐青绿的草地和生命力旺盛的树丛,自语道。与之前看到的景色不同,从进来的位置到杰诺所在的位置,各类植物都显得半死不活,可是越往这边走,反而愈加葱绿。

  林彦想不明白原因只好先放在一边。

  “终于到了。”林彦抬起头望了望不远处冒着热气的水潭,一缕缕蒸腾的水汽在水潭上飘荡。

  鲨喉似乎感觉到了林彦的存在,身体不安分地扭动了起来,水潭的水开始涌动,一阵阵厚重的威压降临在林彦身上,顿时感觉到一种沉重的压力,几乎压得林彦喘不过气。与奥瑞利亚的威压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林彦手一翻就从物品栏里掏出了一个虚弱射线,迈步向水潭边走去,只是他一边要忍受压迫的重量,一边又要随时准备应对鲨喉的攻击,显得很是吃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林彦才勉强靠近了水潭。

  突然一阵尖锐的声音在林彦脑海中响起,林彦不禁一阵头晕!什么鬼东西?林彦晃了晃头,强行睁开了因为头疼而闭上的双眼,刚刚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严肃的白衣人影像是一阵风猛地冲向了他,惊得林彦直接向后倒下去躲避即将来到的冲击。

  “啊!”林彦倒地之后开始翻滚起来,他以为自己受到了很严重的伤害,可是等了三四秒也没有感觉到有什么明显的痛感。林彦顶着压力站了起来发现刚才出现的白衣人影居然消失不见了。

  “见鬼,刚刚是什么鬼东西,我明明看见了啊。”林彦疑惑地自语道,“不管了,完成任务要紧。”林彦继续朝水潭边凑了过去,但是心里不禁多了几分在意,从一开始进到这个随机副本,一切就显得很不正常。

  水潭里的水涌动得更加剧烈,时不时的有拍击水的声音从谭底传出来。

  终于,哗啦一声,鲨喉从水下窜了出来,林彦看了个真,将手中盘旋了许久的寒冰箭直接发了出去。

  鲨喉在越出水面的一瞬间,原本还有些虚幻的锁链突然凝聚成了实体,顿时将鲨喉的身体牢牢捆了起来,瞬间锁紧的力量让鲨喉不禁痛苦得呻吟出来。

  林彦心想,这倒不错,除了血条厚了一些之外,这鲨喉似乎是被封印的……

  鲨喉被锁链死死地压迫在水潭下,正当林彦准备使用虚弱射线的时候,突然有一道虚弱的声音传进了林彦的脑海中:“冒险者,你,也是来杀我的吗?”

  周围空无一人,这声音……林彦眉头一皱,慢慢地挪向了水潭。

  “没错,就是我,我能感受到你心中的疑惑。冒险者,你是否也受到了卑鄙的欺骗?”这声音显得有些老态龙钟,像是受尽折磨的老人发出的声音,虚弱无力。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凶猛的水怪发出的声音。

  林彦静了静,思考了一下说道:“请问,你是谁?”

  “我是谁?呵呵呵,我只是一个垂暮的老人罢了。只是我身上有那卑鄙小人想要的东西而已。”

  “你是说杰诺?还有,你现在的姿态明明是一头水怪啊。”林彦疑惑得问道。

  “胡说!我是芬利·莫格!”鲨喉的情绪突然激动了起来,“杰诺诱惑了许多冒险者来杀死我,只是我的实力强大,才能活到现在,可是这镇魔锁链逐渐消磨了我的力量与生命力,我现在已经是苟延残喘……”这个自称芬利·莫格的人声音里微微有一些悲凉。

  林彦被这话搞得很迷惑。“那你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

  “还不是杰诺那个无耻的小人!我是被他骗来的!我原本是一个法师,六十年前,我在双龙断崖上采集草药想要炼制一种药剂。我的身体里有一颗生命之心,这是我感悟生命法则孕育出的意志核心。我没有注意到杰诺的存在,他偷窥了我使用生命之心探寻草药的过程,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创造了和我的偶遇。我们当时相谈甚欢,我从没有想过杰诺会害我!”芬利·莫格的声音停顿了一下,身体在水中调整了一下,继续说道,“他取得了我的信任,将我骗到了萨特兰,用这镇魔锁链困住了我,但是他没想到我已经把生命之心的力量用法阵封印在了身体里,他休想拿到!”

  芬利·莫格的声音高昂了几分,好像疯子一样。水怪的双眼变得赤红,仿佛能喷出火焰。

  林彦不禁感到有些无语。这芬利活该被人骗,如此简单的骗局,也就是这种常年待在法师塔里不通人情的法师才会被骗吧。

  “那你的样子怎么变成了一头水怪?”林彦再次问道。

  芬利的声音冷了下来,一字一顿的说道:“血肉诅咒。杰诺的真实身份,其实是一个诅咒术士,他根本不是人类,如果你看到的是一张人类的面孔,那一定不是他。”

  “不是人类?”

  “对,他是一个黑皮肤的兽人,狡猾的兽人!冒险者,你愿意帮助我吗?我知道你是接到了法师的转职任务来的。如果你帮我解除诅咒,我可以给你一个证明,让你获得最高级的转职证明。”

  林彦有些懵逼了。这副本剧情实在有些奇葩啊。到底谁才是关底boss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