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警局的路上,我手臂上的疼痛再次的减轻了许多,这让我有了精神去思考那个赤目是怎么追查到我的行踪的。但是想了一阵无果之后,我便放弃了这个无聊的问题,因为想到了二小姐,想到了我还存活在这个世界上,这些其实就是已经无需去寻求解释了。

  所以我也不再去纠结那个赤目为什么会找到我的原因,总之我知道那个家伙还会再次找到我的,于是我干脆闭上眼分析起了整个案子的事情。我在想为什么那个凶手总是在人工湖的旁边去寻找下手的对象呢?这人工湖难道也与凶手有着什么不可分开的关联?

  可我想了一阵始终不得其中的关键之后,注意力再次的被手臂上隐隐传来的疼痛所吸引,最后将目光停留在了沈思的脸上。猜想着她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呢,为什么会有这种可以克制恶魔的体质,甚至我又不得不胡思乱想着,等二小姐帮我进阶之后,会不会也要受到沈思的影响呢。

  然而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沈思的车已经开回了局里。下车后我小心谨慎的前后左右查看了一番,甚至紧紧的跟在沈思的身边,以防止赤目的突然出现。不过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一直进入了电梯也没有发现什么白色的可疑身影。

  “你刚才在车里为什么一直看着我?”进入电梯之后,一直沉默的沈思突然转向我问道。

  面对沈思的逼问,我先后推了一步,靠在电梯壁扭头狡辩道:“没,没有啊,我看你干什么,又不是没穿衣服,有什么好看的。”

  可的我的话刚说完,只见眼前虚影一闪,沈思的一只手臂就杵在了电梯壁上,随后整个人身体前倾,另一只手搬回我的脑袋,仰着头凝视着我的眼睛说道:“你说谎的时候,总是喜欢移开视线,而且你在我的面前对我说谎,就是我所学领域的一种冒犯,这种冒犯让我很是不爽!”

  “额,那你不爽也别对着我壁咚啊,这要是进来个外人......”我的话还没说完,电梯门突然的就打开了。

  停在三楼之后,门口站着三女两男,看着里面沈思对我的样子,有两个女警瞬间的露出桃花眼,其余一男一女也愣愣的站在了门口,显然不知道是该进来,还是不该进来。

  这个时候心情不爽的沈思,回头瞪了一眼,见几人依然傻傻的站在门口,便开口吼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泡男人啊!不进来就把电梯关上,你们不急,我们还急呢!”

  而沈思的话喊完之后,我知道这尼玛我又要在局里出名了。而且随着沈思的喊声,电梯门也乖乖的合上了。这个时候沈思再次的看向我,刚要重复刚才的问题,她口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见状我如或大赦的将双手按在了沈思的肩上,刚要把她推开,电梯的门再次的打开了。

  而出现在门口的人又多了几个,其中还有刚刚那五个人,只是此时的他们五个喘的很厉害。见到我的双手搭在沈思的肩膀上之后,有人拿出手机迅速的拍了两下,然后皆露出一脸暧昧的笑容,并说着打扰了一类的话。

  见此我不禁在想,尼玛你们是多无聊啊,累的跟狗似的跑上楼,就为了按一下电梯看看我俩在里面干什么?想到这我松开搭在沈思肩膀上的双手,随后竖起双中指将在沈思哪里受到的气发泄出来喊道:“看你妹啊!关上!”

  随着电梯门的再次关上,沈思“噗呲”一声的笑了出来,一双漂亮的眼睛妩媚的白了我一眼,然后狠狠踩了我一脚说道:“下次你在骗我,就不会这么简单了!”

  说完沈思接通了电话,站在一旁的我听见里面传来的是张涛的声音,他先是询问了沈思在哪里,然后又问了一些没有用的废话,最后等沈思不耐烦的时候,才说张紫馨又有了新的发现。这让一旁听着的我,瞬间的来了精神。

  为此出了电梯之后,我俩加紧了步伐,推开办公室的门时,张紫馨正手捧着一个披萨盒,十分卖力的与一份鸡肉披萨搏斗着。而见打我与沈思一同进来之后,起身迎接的张涛眼中,明显的闪过一丝嫉色。不过我却没放在心里,而是直接得奔着吃的正欢的张紫馨走去。

  “美女,等会再吃呗,讲讲你又发现什么好消息了。”来到了张紫馨的身边之后,我迫不及待的问道。

  可听我的问话,张紫馨却不紧不慢的瞧了我一眼,然后嚼着嘴里的食物含糊不清的说道:“等会,没看人家正在吃东西吗。”

  见我的话不管用,站在我身后的沈思娇笑道:“紫馨,你要是告诉他的话,晚上宵夜,他请你撸串,撸够为止哦!”

  “真的?”听见沈思的话,张紫馨腾的一下从椅子上蹿了起来,引得胸前的一对大兔子一阵欢快的乱跳,随后对我笑了笑捧着披萨盒对我说道:“喏,我电脑在那边,我说给你看,你自己操作下,我腾不开手。”

  更b新B5最快`上P酷匠网7!

  这时我侧过身给张紫馨让路,顺便看向我身后的沈思小声的说道:“撸你大爷,你知道现在烧烤有多贵吗?还撸够为止!”

  我的话说完,沈思再次露出古怪的笑容,随后向我走近了一步贴着我的耳边说道:“你可以撸出来去换钱啊,听说好多地方都缺那个东西呢。”

  “喂!你快过来啊,还想不想知道了!”就在沈思贴着我耳边揶揄我的时候,张紫馨不高兴的喊了起来。

  于是我瞪了沈思一眼,向着张紫馨的方向走去,引得身后的沈思咯咯咯的笑个没完。

  随后我按照张紫馨的指点,打开了她的电脑,就听见她在我身后含含糊糊的说道:“我白天的时候听到孙局说了一嘴网上案件曝光的速度过快,于是白天的时候我就查了一下,发现曝光案件原始的微博是从这个家伙的账户里传出去的,而且最令人感到奇怪的是,他发微博的时间,基本与警察出现场的时间相差不到十分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