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什么,没看过啊!”就在我呆呆的看着沈思时候,沈思微微的红着脸嗔道。

  听到沈思的问话,我尴尬的移开眼神,随后看向车外说道:“没什么,看到一个熟人居然搞外遇,感觉挺意外的。”

  我的话说完,沈思沉默了一段,许久之后才说了一句:“你们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你别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好不好,再说了,我刚才看见的是女的,女的出轨了,所以我才意外,ok?”我反驳的时候,沈思突然一脚刹车,没有准备的我猛地向前撞去,胳膊还有腿都不同程度的撞在了车前面的仪表台上,而然当我愤怒的看向沈思打算理论的时候,却发现她正挑衅的斜视着我,而且手上已经从新挂挡,于是我什么都没说,默默坐稳之后把安全带系上了。

  “哼!”见到我闭嘴老实的样子,沈思得意的哼一声,随后我不在与她交流,因为与精神病实在是无法沟通。

  随后的时间,我俩基本零交流,一直到下午一点半走访完最后一户人家之后,我们俩才不得不开始说话。因为当初抱有的一点希望,在走访完最后一家之后破灭了,另外三位失踪人员的体貌特征,与先前的四起碎尸案的死者没有丝毫的相同之处。

  这样就使得案子从单一的杀人案,演变成了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合伙杀人案。因为多出的那个死者的家属隐瞒了死者失踪的事情,这对我们案件的破解无形中又正加了许多的麻烦。为此我和沈思在快餐店吃饭的时候,不得不从新的开始交流。

  “撸男,你说这会不会与《消失的富豪》那起案件一样呢?”沈思坐在我的面前,单手托着香腮,嘴里含着吸管,眼中满是猜忌的向我问道。

  “你是说多出来那具尸体是一位被侵吞了财产的富豪?”摆弄着手中薯条的我抬头看向沈思反问道。

  “笨,谁说一定就是富豪了,你早上不是看见一个女人出轨了吗,没准是荡妇与奸夫合伙做掉了老公呢。”沈思说完叼着吸管,把自己吸空的饮料推到一边,随后把我的那份拿了过去,将吸管插入吸了一口,随后拔出我的吸管丢到桌上接着说道:“算了,不去胡乱猜了,等DNA的结果出来再说吧,一会我们接着去走访一下死者的家属,我记得资料上写着这里距离卖凉皮的那个死者的家里很近。”

  “一点都不近,我看你就是想去瞧瞧那个新寡妇是不是已经有相好的了。”说完,我把用薯条蘸着番茄酱写在纸巾上的饭钱两个字推到了沈思的面前。

  "最、新Y章节j上"酷匠8●网U#

  沈思低头看了一眼之后,将纸巾团成了一团,随后翻了翻白眼说道:“我说撸男,你这也太不懂礼貌了吧,怎么可以公然的向同桌的女人要饭钱呢,再说了,上午的煎饼果子还是我请的呢,可我和你要一毛钱了吗?”

  沈思的话说完,我从兜里掏出十块递给她说道:“我把早上的饭钱给你行吗,再说了我也没吃啊,另外一张还在你车里呢,而现在你自己吃了两份套餐,还吃了我的这份当中的汉堡和饮料,所以我要求的不多,你就给我一半六十块就行。”

  “行,”沈思接过我的十块,然后揣入口袋里说道:“结案的时候一起给你,你一会去要一份发票留着,等以后一起找孙局报销去。”说完端着饮料杯起身就走。

  看着她的背影,我心中无比的凌乱,心想又特么的陪了十块钱。不过最后我还是要了三张五十面额的发票,然后经历了半个小时的车程之后,我们来到了第二位死者的家中,刚好赶上死者的妻子出去回来,随后她把我们让了进去,便哭哭啼啼了起来。

  “警察同志啊,我家孙有根死得冤啊!呜呜呜......”

  看着死者妻子痛哭的样子,沈思递了一个眼神给我,随后开始试探诱导的问道:“大姐您先别哭,我们这次来就是要给您丈夫报仇的,您可一定要稳定一下自己的情绪,帮我们回忆一下您丈夫生前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尤其是经常来你们家的熟客。”

  而我在看见沈思的眼神之后,便起身开始在房间里游荡观察起来。死者租住的房子不大,是一个一室一厅的房子,并且为了做生意方便租的是一楼。此时的屋内因为见不到阳光,显得有些昏暗,而我先是从门口观察了起来。

  从门口凌乱摆放的鞋子与杂物可以看出死者去世之后,整个家里已经乱了,但是厨房里摆设却很整齐,说明已经很久没有动火了,客厅里到处堆放着已经打包好的纸盒箱,估计里面装的是平时的衣物。这让我已经无发从中发现什么异常了,于是我又回到了卧室,这时刚好听到死者的妻子说道。

  “警察同志,该说的我都说了,我家孙有根虽说有些胆小怕事,但是人品绝对没得说,来北海这么久,无论是周围的邻居,还是一起摆摊的小贩,那个不是说我家孙有根好的。而且半年前,我们出摊的地方淹死了一个孩子,那个时候我家孙有根因为胆小,没敢去救人,这半年里都一直在内疚,你说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去得罪别人啊!”

  死者妻子的话说完,我一下子想到了上午买煎饼果子时那个大嫂说的话,于是我插嘴问道:“大姐,这么说您也在人工湖那边出过摊?”

  “是啊,那边游玩的年轻男女比较多,所以我们家一直在那边出摊的,后来淹死了个孩子,那边就不让我们出摊了,所以我家孙有根就跟人家学,用手机上个啥网站,这样就有人在网上订凉皮了,买卖也挺好的。”

  死者妻子的话说完,我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于是我看向沈思说道:“把你车钥匙给我,我有东西忘在车里了。”

  沈思疑惑的看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而我在接过钥匙之后,快步的向着门外走去。等过了一段沈思问完出来,回到车上的时候,我合上了手中的案宗看着她说道:“去第一个死者上班的夜店,我有些事情需要认证一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