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酷T匠m*网Y)唯=一|正●j版(,其他D?都o是#,盗eI版

  我嘲笑沈思的话说完就后悔了,因为睚眦必报的她瞬间的就做出了回击,只见弯着腰漱口的她突然的转向我,然后就把口中的漱口水吐了我一脸。随后又不知看见了什么,捧着肚子犯病一样的哈哈哈的大笑起来,笑的眼泪都流了下来。

  这时被吐了一脸水的我,愤怒的抬手在脸上抹了一把,发现一根香菜叶被我从脸上给抹了下来。这使得沈思笑的更欢了,弄得周围的路人无不好奇的看着我们,甚至还有人小声的议论着我俩是不是嗑药了,还在研究是给报社打电话挣稿费,还是给警察打电话要荣誉呢。

  我见影响越来越不好,急忙的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在脸上擦了擦,对着依然笑个不停的沈思吼道:“还笑个屁啊,没听见都热心群众要报警了吗!”

  “哈哈,你,哈哈,你开吧,哈哈哈~“听见我的吼声,沈思扶着上到了后排坐好。

  见状我也不再犹豫,上去开车就走,这一刻我心中对车的恐惧也消失了,居然飞快的开了出去,然后一路开回了家里,将沈思丢在楼下就向楼上跑去。等我进了屋,还没等去洗头的呢,沈思也跟着跑了上来,然后在门外狠狠的砸门要进来。

  “开门撸男!让我进去!”沈思一边砸门一边喊道。

  听到她的叫喊,我站在卫生间的门口向门口看去,犹豫了一下随后走过去隔着门对她说道:“你不回去换衣服,跑我这来砸门是不是缺心眼!你没看见你裤子上被你吐都是呕吐物吗!”

  沈思咣咣咣的又是连续砸了几下喊道:“我就是要换衣服才砸门的,你痛快点开门撸男,我没时间和你闲扯!”

  “你换衣服跑我家里来换什么,你楼下不是还有车吗,你在车里换也......”

  “强X啊!快来人啊!”

  我的话还没说完,沈思在门外就突然的喊了起来,虽然吓了我一跳,但是我依然没有给她开门,而是被她给气得笑道:“强你大爷啊,隔着防盗门我强你妹啊!”

  “来啊,你来啊,我妹就在两腿间呢,开门!“沈思耍泼似的依然砸着门喊道。

  “来你大爷!哥这就特么是一根筋,两边有点肉而已,你以为是钻头啊,能把这防盗门给顶穿了!要是有那本事,我早就特么不上班了!滚蛋,赶紧给我滚蛋!”我不耐烦的隔着门喊道。

  “来人啊!强X啊,救......”

  “我擦,你牛逼,赶紧滚进来别喊了!”就在沈思扯着嗓子继续喊的时候,我终于挨不住了给她开了门。而这时楼道里已经站在两三个邻居了,见状我又不得不陪着笑脸解释了几句。

  “软的不吃吃硬的,贱不贱?”进了门的沈思白了我一眼嗔道。

  这时我才看见她空着的手里根本就没有什么替换的衣服,于是我好奇的问道:“你不是说上来换衣服吗?衣服呢?”

  沈思进了客厅之后就把裤子脱了,里面穿着一条灰色的秋裤,听见我的话之后,捏着鼻子将她自己的裤子丢在了卫生间里说道:“把你女朋友的先借我一套。”

  沈思的说完我一愣,而她视乎也想到了什么,抿着嘴小心的看了我两眼,随后自己走进了卧室里面。见状我什么也没说,而是默默的走进了卫生间去洗起了头发,因为如沈思猜测的一样,晓雪的衣物我一件都没有扔,依然还在卧室的衣柜里面挂着,包括二小姐身上穿的那套原来也是挂在里面的。

  等我洗完头,沈思也从卧室里面走了出来,此时的她换上了一套晓雪的白色运动服,头发扎成了马尾,咋一看还真的有几分晓雪的样子。不过我知道,她并不是晓雪,我的晓雪已经不在了。

  从卧室出来的沈思,瞧了一眼我沉默的样子,然后将她原来的那件黑色绿色搭配的棒球衫丢在了客厅的沙发上,使得外套左胸口上露出一只绣上去的喜鹊。见状我指向卫生间看着她说道:“喂,埋汰鸟,那里面还有一条你的裤子呢,你想着一起拿走。”

  “你信不信我在吐这套衣服上?”听见我灵光一闪给她起的绰号,沈思眯起眼睛威胁我说道。

  “你敢,你吐上去我就给你扒光丢在门口,不信咱就是试试。”听完我同样威胁着说道。

  可听见我的威胁,沈思根本不在乎的说道:“切!你太小瞧古人对女人的定位了,我告诉你,你把我惹急了,我什么事都能干出来!走吧,下楼,还有正经事要做呢!”

  沈思说完先一步的下了楼,脱下的衣服也没有带走,见此我也没多想,为走访完事她会来取走的。于是我进去换了一件T恤,又翻出一件黑色的运动夹克穿在了身上,这才锁好门跟了下去。

  从新上车之后,沈思给我讲了她为什么会突然恶心的原因,因为她在想到死者衣着一致的时候,忽然想到了凶手为什么会将尸体冻住的原因,那就是方便给多余的那具尸体穿上衣裤,这样在肢解的时候就会留下一样的切口。而正是想到了这个,她的脑子里才会在那么一瞬间想象出了一具光溜溜,冻得邦邦硬,并且已经被锯下了四肢的样子,所以才会忍不住的吐了出去。

  “埋汰鸟,想不到你的想象力还蛮丰富的吗。”等沈思说完,我忍住笑着说道。

  “你妹的撸男,你才是埋汰鸟!”沈思扭头骂我了一句。

  “哈哈,行,咱就这吧沈领导,以后你喊我一次撸男,我就叫你一次埋汰鸟,要不就别喊我撸男,我也不喊你埋汰鸟,怎么样你考虑一下?”我看着沈思得意的说着。

  “做梦吧,在我这你一辈子都是撸男,只能我欺负你,不许你欺负我,你可要记......“沈思的话说了一半突然停住了。

  而我也在这一瞬间愣住了,呆呆的看着她,仿佛我的晓雪又回到了我的身边一样。因为刚刚沈思说的那句话,是晓雪生前最喜欢和我说的一句话。

  “只能我欺负你,不许你欺负我,你可要记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