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哥,你和思思以前就认识吗?”出了办公室,张涛走在我身边好奇的问道。

  闻言我偏过头看了他一眼,瞧着他眼中的那种掩饰不住的紧张劲儿,让我想起了当初追晓雪时候的自己。于是摇摇头,并没有去有意的给他添堵,但是一瞬间我脑子里又想到了昨天上午的事情,那时候那个吃货看着我的时候,明显的是认出了我的表情,甚至是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却被沈思给阻止。

  想到这,我正好借此机会反问了一句:“怎么了,为什么会这么问呢?”

  见我反问他,张涛摇摇笑了下说道:“呵呵,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她好像很在意你似的,昨晚吃饭的时候......算了,不说了,那什么我去买早点了,你去抽烟吧。”

  更新@4最P快lr上a酷vl匠=网

  望着张涛的背影,我微微的皱起了眉头,心中反倒是更加的在意起沈思的事情。但是几秒之后,我的注意力又被周水前那个老火车站所吸引过去。于是我快步的走向消防梯,出了局里大院,我拦了一辆出租车,一路上脑子里回想着张紫馨整理出来的那份资料上的描述。

  上面写着有多名报案的群众都说在夜晚看见了一个身穿白衣,留着长发,并且双眼满是红色的女人。而所有看过那个女人的人,都会疯疯癫癫一段时间,嘴里不听的喊着女鬼女鬼的,也正是这样才会令家属们报警。有的说是女鬼,有的说是有人装鬼吓人,但是对于那个女人的描述却十分的相似,并且都是老火车站附近看见的。

  这让我越想越是兴奋,恨不得下一秒就能到周水前。但是老天不作美,路上一路压车,过了香炉礁铁路那个破桥洞之后,压车的情况才算是缓解了一些。而等我到地方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八点半了,火辣的阳光照在我的身上,让我感到一种莫名的心烦,或许这便是入魔的后遗症吧。

  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向着老火车站的方向走去,因为资料上写着那个诡异的女人经常在那边出现。但是当我的眼前满是破旧的蓝色围板,以及荒乱的杂草时,心中难得的一阵感慨。我记得这边不远处还有一座中学,当年我中考的时候就是在这边考的试,后来因为拉着化学物品的列出在站里爆炸,弄得周边全是污染源,所以包括火车站连同那个中学就一起都荒废了。

  此时再次来到这边的我,看着眼前荒无人烟满是半人高的荒草,以及被人破坏的七七八八的围挡,还有被堆积一堆一堆的垃圾,怎么也想不通这样的地方怎么还会人来呢。于是我顺着一条被人踩出来小路,向着车站里面走去。一阵风吹来,身边半人高的野草发出沙沙声,在这空旷的地方,使人听了有些渗人。

  即便是此时烈日当空,也使得我突然变得紧张起来。因为与那些报案的人不同,他们虽然说是看见了鬼魂,但放下电话那一刻或许就忘了。可我却不一样,因为我的体内活生生的住着一个恶魔,所以这一刻的我还是深信这里同样有一只恶魔的。

  带着满腹的疑惑,我缓缓的穿过了杂草从,等我走进之后才发现,原来这里已经成了非主流的地带。原本三层楼高白色的车站楼体,如今被人画满了各种奇怪的涂鸦,红的黑的蓝色,满墙都是一些奇形怪状的图画,以及一些某某某我爱你,某某某我要杀了你之类的宣言。

  见到这些我停下脚步,回身望去一片茫茫杂草。于是我站在原地观望了一会,我的面前两米的地方就是原来破旧的火车站主楼,此时的主楼已经没有一块完好的玻璃,满目疮痍破败不堪。而我左手边是售票处,右手边才是我想要去的候车室与出站口。

  然而就我此时四处观望的时候,头顶上突然传来坠物的破空声,我下意识地抬头向上看了一眼,随即惊慌的向一旁跑去。

  “啪!”

  随后只听一声巨响,带着阵阵的回音,在我原来站立的地方一块墙体上镶嵌的巨大瓷砖已经摔得粉碎了。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将我惊出一身冷汗的同时,也让我更加警惕的四处查看起来。但是周围除了野草乱石还有脏乱的杂物之外,再也看不到其它任何的东西。

  于是我抬头向头顶看去,发觉楼体上镶嵌的瓷砖已经有多处脱落,露出了里面用于挂瓷砖的角铁骨架,但即便如此我还是皱眉头的看向了刚刚砸在我站立地方的那块瓷砖。心中怀疑着这块瓷砖掉落的原因,并且犹豫着还要不要在继续的向里面走走。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不用看我也知道一定是沈思打来的。接通后里面传来沈思惯有的嘲讽,“撸男,你不会又是跑厕所了去‘减压’去了吧,这么久一条烟都能抽完了,你到底去哪了?给你十分钟时间,赶紧给我回来!”

  “十分钟哪够啊,你们都有早点吃,还有人给买上楼,咱哥们没那待遇还不行自己去吃点豆浆油条啊,再说我刚才回家去取点东西,所以抱歉沈领导,我得一会才能回去呢。”听了沈思的话,我胡编着借口,心中也有些不死心的再次向前走去。

  不过等我来到这栋破旧的楼体跟前时,才发觉整个楼的进站大门已经在里面被人用木板给封住了。或许是因为被铁链锁住的玻璃门已经被人砸碎的原因,于是我探过头贴着木板之间的缝隙向里面看了一眼,但是入眼只是一片暗红色,并没有看见里面的景物。

  这时耳边的电话里再次的传来了沈思的催促声,我也只好放弃继续窥视的打算。转身一边向回走,一边应付着她的催促。心中琢磨着晚些时候,带着二小姐我再来一次,毕竟我还没有见到那个白衣长发红眼睛的恶魔呢。

  “红眼睛,红眼睛!”

  就我挂断电话,双手插兜往回走的时候,我的脑子里忽然的想到了一件事,对,那就是那个恶魔是红眼睛,而我刚刚顺着木板的缝隙向里面窥视的时候,看见的也是一片暗红色。想到这我汗毛刷的一下就立起来了,再也没有先前来时的那种兴奋,心中更是大骂道,尼玛!她刚才也正在我窥视着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