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新搭档

  “你特么说谁呢!有种你再说一遍!”听到我的话,李壮又要冲过来揍我。

  而已经无处躲避的我也飞快的抓起一把椅子护在胸前,但是局长一摔茶杯,我俩就都老实了。随后我向后退了几步,一边盯着李壮的一举一动,一边略带挑衅的说道:“看来这重案组,在刘队调走,我被停职之后,剩下的都是睁眼瞎了啊,一屋子人那么明显的破绽都看不出来,还特么的有脸自称是重案组的人呢。”

  “行了你也给我老实点,现在不是让你回来看笑话的,有话痛快说,不然就给我滚犊子!”局长见我依然在挑衅,有些不耐烦的骂了我一句。

  而此时已经退到了门边的我,把手摸向了门把手,因为我感觉我的血温还在逐渐的升高,所以我要做好失去理智的准备,待我的手摸到门把手之后我才说道:“这根本不是什么变态杀人,凶手把肢体砍下来只是故弄玄虚,为了掩盖真实的目的,只不过现在的重案组都是些睁眼瞎,根本就看不出这里的玄机而已。”

  听到我这话,局长一下皱起了眉头,然后瞪了眼刚要发作的李壮,才看向我说道:“有屁就放!别跟我俩卖关子!”

  见李壮的举动被局长的眼神给制止了,我得意的对着李壮笑了笑,然后才说道:“照片上看着是三个被人害,如果我没说错的话,其实是四个人的肢体,而且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样的案件至少还会发生两起。”

  这时听到我的话之后,局长身边一直笑眯眯的沈思突然地翻开了她手上的资料,看了几眼之后她突然的对着局长说道:“孙局,我决定让他做我的搭档了。”说完一只纤细的柔荑,指向了我。

  而我的话并非无的放矢,因我几年前还在警校的时候,曾无意中接触过一个国外这样的案件,当时资料上将这起案件命名为《消失的富豪》。讲的是当时在八十年代初期,英伦一位农场主无故消失的事情。

  案件发生后一时成为当时的悬案,因为人们历时九年也没有寻到那位消失的农场主任何痕迹,直到有一天当地的警方抓到了一名酒后闹事的马车夫,而他在醒酒之后看见警察时的表情,而引起了警方的怀疑,并在严加审问的情况下,终于破获了九年前的那起悬案。

  原来车夫就是当初参与了谋害农场主的罪犯之一,因农场主撞破自己妻子与花匠之间的奸情,加上他那天所乘坐的正是那名车夫的车,所以当农场主与花匠扭打在一起的时候,车夫亲眼目睹了花匠是如何的打死农场主。然而在农场主妻子用重金的诱惑,与花匠凶狠的威胁下,车夫终于加入了他们继续掩盖罪情的计划当中。

  于是他们又花钱买通了一家医院的医生,赶上那年一辆蒸汽火车出现了事故,于是便将农场主的尸体肢解之后,分别的拼凑到了其他的尸体之中,甚至还将农场主的头颅毁去了面容,安放在了一个流浪汉的尸体之上。之后就这样的被其他死者的家属认领并安葬起来,于是乎倒霉的农场主就这样连一具全尸都没有,便凭空的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所以当我看见卷宗里被害人照片的时候,我的脑子里第一次时间想到的也是变态杀人,或者是一种报复杀人,只是当我仔细的看了验尸报告之后,发现上面居然没有提供死者的血型认证,这样明显的疏忽完全是因为可以清晰的辨认死者的身份,而使得法医一时忽略了这个步骤。

  当然,我能发现也是偶然之间,因为沈思那时候突然的问话,使得我以为她是在有意的试探我,于是出于脸面的问题,我便又仔细的看了一下被害者的照片,直到那个时候我才发现,其中一张被害人照片上的两只手指长短与粗细略有不同。

  而一个正常人不管怎样,他的两只手是绝对不会有很大差异的。正是这手指的长短与粗细的不同,瞬间的让我联想到了曾经接触过的那份案例资料,在加上凶手有意肢解并反着摆放的肢体,这才使得我联想到了凶手的真正意图。只是如果真的如我猜测那样,那么这个与我一样同为恶魔效力的随从,为什么又要多此一举?

  我的话说完之后,李壮看上去不是那么的想揍我了,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似乎在品味我话中的真假,于是我一直摸着门把手的手也放了下来。这个时候局长拿起了电话,声音阴冷的打给了法医科,将我的猜测转达了之后,便将电话给挂断了。随后上下的打量了我两眼,没有好气的说道:“行了,你可以滚犊子了!”

  见局长这么说,我一瞬间的有些懵逼,看着他的眼睛瞬间的凸起,心想不是说好让我来复职的吗?怎么这尼玛突然就变成了卸磨杀驴的剧本了呢?于是我十分不解的看向局长问道:“孙局,您这是变着花样玩我呢?还是我在家呆久了,脑子不好用了,我怎么有点不理解您这话的意思呢?”

  “这有什么不理解的,我不是说的很明白了吗,我让你滚犊子!现在你小崽子不归我管了,刚才沈科长说选你做她的搭档你耳朵聋啊?”局长看着我,有些不耐烦的接着说道:“现在这件案子由省厅牵头,沈科长带队,成立了专门的破案小组,所以你现在起直到案子结束,都归沈科长管了。”

  局长的话说完之后,我当场就傻眼了,怎么个意思?让我和这个观察力贼强的女精神病在一起?这特么的不是比让我继续停职还惨吗,本来她就尼玛精神病,喜欢疑神疑鬼的瞎猜,而且还特么有着很流弊的身手,一抬腿就能把我鼻子踢出血,这以后让我跟在她身边,那我身上这点小秘密,岂不是早晚要被她发现吗。

  不行,我可不能和她在一起,我心里不断的嘶吼着,随后偷瞄了一眼沈思笑眯眯的样子,觉得后背凉飕飕的,于是我赶紧移开眼神,急忙努力的堆起笑脸看着局长说道:“孙,孙局,这事咱在商量一下呗,我这人太腼腆,总不好意和女人说话,您看要不您在........”

  “没得商量,这事我说的不算,要么你就老老实实的跟着沈科长,干好了人家沈科长给你求个情,没准你身上的处分还能消了,要么你干脆给我滚犊子,以后都不用来警局了。”局长毫无商量的把我的话给打断了。

  这个时候,局长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只见局长听俩秒之后就张口骂道:“都特么的是猪!行了!别跟我解释了,这事我不管了,你们都给我老实的呆着,一会有人去找你们!”

  骂完,局长狠狠的将电话摔在桌上,随后又看向李壮接着骂道:“咋样?你还骂他是傻笔吗?我看你这小兔崽子还不如一个傻笔呢!滚!给我滚犊子!这几天别让我看见你!不然见一次我骂一次,别怪我没提前告诉你!还有这起案子不用你们管了,你们准备下着手调查那起割喉案子吧,这尼玛社会是怎么了,动不动就杀人,这和谐的小船说翻就翻啊!”

  &酷S4匠$o网e:唯i#一:z正:6版z,D,其5他!。都n是{/盗版{M

  本来看着局长骂李壮,我应该高兴才对,但是最后局长提到割喉的案子,使得有些心虚的我怎么也笑不出来了。更何况一想到以后要跟在一个会武功的女精神病身边,我这脑袋就跟吐了白浆的小头似的,一下子就耷拉了下去。随后当李壮灰溜溜的离开局长办公室之后,沈思也来到了我身边,拍了拍我肩膀,昂着头一副趾高气昂的架势,还对着我一摆手,示意让我跟着她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