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一路的拥挤,等我来到市局的时候,遇到了无数双充满诧异与猜忌的眼神,原来的同事们十分不解的看着突然出现的我,脸上带着僵硬的表情,露出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或者干脆冷漠的盯着我。没有一个跟我打招呼的,就像我下一秒就能把他们克死一样。不过这样也好,我不在乎,因为有一位作者说的好,“众人眼中我呆痴,焉知我眼皆白痴。”

  躲过他们猜忌的眼神之后,我向着局长的办公室走去,虽然局长的办公室在五楼,但我还是走步梯上去的,因为坐电梯总能看见许多白痴。等我来到局长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我看见一个身穿警服却很面生的女人站在局长办公室的门口,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手上的一份资料,听到我的脚步声她抬起头看我一眼,然后一愣,随后合上文件优雅的冲着我笑了笑,用手指指了指门内传来的争吵声,示意她正在偷听。

  $酷、匠C网正W版.{首^A发.i

  见状我对着她点点头,又瞄了一眼她肩上两杠三的肩章,心想比我警衔还高呢,这女人干嘛的。当然心中的念头只是那么一过,然后我走到了门前,刚要伸手去敲门,忽然听见李壮那破锣嗓在里面喊道:“凭什么!凭什么就这么轻易的让他那个傻笔复职,当初要不是他带着没有出勤任务的罗晓雪出去,那么罗晓雪就不会死!”

  站在门前的我听到这话,心头一痛,抬起的手缓缓的放了下来,随即偏过头看了眼一旁偷听的那个女人的神情,在夹克兜里拿出烟点上了一颗。刚点上,不想站在门那边的她居然来到了我的身边,并在我手上拿走烟盒自己也点上了一颗。

  在我错愕的眼神中,很优雅的吸了一口,然后将烟盒还给我之后小声的问道:“哎,里面两人争吵的那个主角是谁啊,为什么这个嗓音粗糙的男人总是骂那个主角是傻笔呢?”

  听到女人的话,我的一口烟差点吸到肝里,扭头看着她皱眉琢磨了一会,见她并不像有意而问的,并且在我看她的时候,她也同样露出一种十分期待的表情。于是我把烟盒揣了起来,抬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同样小声的说道:“我就是内个傻笔。”

  听到我的话,女人的脸瞬间的就红了,然后有些歉意的看着我,向着我伸出手说道:“无意冒犯,只是听见了就难免好奇的想问问,你好,我叫沈思,省厅心理侧写科的。”

  “没事,司浩仁,或者叫我傻笔也行。”我浅握了一下那女人的手,自嘲的说道。

  听到我的话沈思笑了,然后用手捂着嘴,害怕屋内的人听见门外有我俩在偷听。这时候,我听见局长的声音响了起来,带着以往那种火爆脾气的质问道:“凭什么?你还有脸问我凭什么,你特么的是猪脑子吗!”

  “他司浩仁是不是傻笔我不管,但是我知道自从他司浩仁停职之后,你们这帮脑袋瓜子上顶着重案组头衔的家伙,都特么的跟吃了猪饲料似的,整天的除了吃就是睡,一点屁事也干不了,现在这小逼仔子都撂倒几个人了?你知道我的压力有多大吗?可你们呢?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你上周是怎么舔个脸和我保证的?线索呢?骂了隔壁的!我现在连根毛都没见到!”

  听到局长的话,我翘起了嘴角,身边的沈思也笑了,随后她抽了一口烟,把烟丢在地上踩了一脚,在警服兜里拿出纸巾将烟头包了起来揣入兜里小声的说道:“不行,不能抽了,再抽容易笑呛到。”

  听了她的话,我心想怎么说局长也是再给我撑脸面,于是我就解释道:“我们孙局以前是也刑警,老刑侦了,身上老毛病改不了,不然早就进省厅了。”

  “嗯嗯,理解,刑警吗,要是没点痞气也镇不住那些犯人,我刚入警校那阵,教官教我们给犯人带手铐的时候,要求一定要用手铐去狠狠的砸罪犯的手腕,开始我还不理解,后来才知道要是不把罪犯的手腕砸废了,他指不定还有力气干点什么反抗的事呢。”沈思将烟头揣好之后微笑着对我说道。

  这时我才仔细的打量了她一番,发现这女人脚上只是穿了一双矮跟的黑色瓢鞋,但身高居然突破了一米七的高度,一头染成棕栗色的半长发,刚好盖住她的玉颈,一张纤瘦精致的面孔上点缀着淡淡的妆容,一双长睫毛的大眼睛很是灵动就像是会说话一样,鼻子不知道是不是整过,又尖又挺,两片饱满的红唇带着诱人的光泽,再配上她身上这套警服,还真有着一种别样的诱惑。

  然后就在我打量她的时候,同样观察着我的她突然地说了一句让我心惊的话,只听见她开口说道:“你很厌世,却又有着不得不活下去的借口,是因为那个叫罗晓雪的女孩子吗?”

  沈思的话把我吓的一激灵,随即我谨慎的移开眼神,不去看她的眼睛。都说眼神是心灵的窗口,这妖女指不定从我这没有窗帘的窗户里看见了什么。可我又无言反驳,因为她说的很对,在我醒了过来得知晓雪死了那一刻,我真的后悔答应二小姐变成恶魔了,那一刻我恨不得立刻的死去。只是当我又听说那个凶手也活着,甚至还跑了的时候,我才放弃了死去的想法,因为我要亲手把他杀了才行。

  这时见我不再说话,也不去看她,沈思笑了笑自顾的说道:“看来我说对了,不过我觉得你应该放弃死亡的打算,如果那样你的恋人在天上也会伤心的。”

  这次沈思的话说完,我可真的沉不住气了,心想我只是看了她几眼,她就知道了这么多?还是这女人研究过我,若是在她身边待久了,是不是连我杀人的事情她也会知道呢?此时的我心里有些乱,甚至动起了把她也弄死的念头,因为在没亲手杀了那个混蛋之前,我还不能失去警察这个方便的职务,哪怕是停职也好。

  于是有些沉不住气的我胡乱的想了大概十几秒,然后试探的看向她问道:“你看过我的资料?”

  “没有啊,今天第一次见面。”沈思无辜的看着我微笑着回答道。

  “那你怎么知道我和晓雪是恋人?”听见沈思的话,我眯起眼,有些不信又不甘心的又继续问道。

  “呵呵,这很简单啊,别忘了我是研究心里学的,首先我看你的眼圈很黑,脸色也很憔悴,这说明你很疲惫,其次你的眼神中散发着一种看淡一切的淡漠,更贴切点说,是一种死气沉沉生无可恋的绝望感,然后我刚刚听见了里面的对话,也知道了你是间接使得那名女警死亡的人,所以我猜你有厌世的倾向。至于说你们是恋人,那就更简单了,知道了我上述所说的那些,在看你这件夹克衫里面的T恤上绣着的是一只带有粉色发卡的小熊,这显然是女款的情侣装,怎么样?还用我在继续说下去吗?”

  沈思一口气说了很多,也把我想弄死她的念头也给说没了,于是我钦佩的点点头,对她竖起了大拇指,见状沈思捋了一下她的鬓角,一双大眼闪着好奇的目光看着我又继续的问道:“听你们局长的口气,你没停职之前似乎对案件的侦破很有一套,要不我这里正好有一份这起连环案的备份卷宗你先看看,不然里面还要吵一会咱俩在门口也怪无聊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