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6年四月12号,凌晨,天气未知。我叫司浩仁,今年三十岁,是一名警察,但已经被停职很久,今天开始动笔写这个日记,是因为我已经按照她的要求的杀了五个人了,虽然我杀的每一个都是钻法律漏洞的罪犯。

  可我不知道我以后还会杀多少人,因为按照她的说法,已经成为了恶魔随从的我,如果不继续杀人的话,那么我就会湮灭。但继续这样杀下去的话,我不知道我仅有的人性还能够保持多久的理智,去专杀那些总能摆脱法律约束的人渣。

  所以我决定写下这本日记,名为入魔日记,以此来记录我入魔后的经历,希望当我终有一天失去理智成为一个杀人无度的终极恶魔时,能够看到这个找到一丝清明的理智,亦或是在我终被消灭的时候,能够有人了解到我入魔后所经历的历程。

  虽然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被她选中,但对于她选中我的事情,我只抱怨过一次。甚至她让我杀第一个人,完成从人类到恶魔的蜕变时,我也丝毫的没有犹豫过。只是在选择为我祭刀的人时花了一阵心思。至于说我被选中之后不抱怨,也没有犹豫,是因为我早已不应该活在这个世上了。

  听说现在市人民医院首席外科医生,徐贤同志已经荣升为医院的副院长,因为半年前我被抬入手术室的时候,已经肝脏破裂,脾胃穿孔,好像连心脏都被断裂的肋骨给刺穿了。但神奇的是,我居然活了过来,在我仅有的记忆当中,当我看见晓雪被那个混蛋撞倒在十字路之后,我开着那辆自动挡的捷达警车狠狠的向着他的车撞了过去。

  有多狠我不知道,反正油门踩到底之后,我就没有知觉了,连伤成那副样子,都不知道疼了。哦对了,就是那个时候她出现在了我的眼前,穿着一件黑色绣有金花的旗袍,大概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身材略显纤瘦,没有书中对恶魔女人描述那样的,留着一头红色的及腰长发,配着一张典型东欧女人美丽的面孔,加上她深蓝的眼瞳,看上去很妖冶。

  只是她手中拿着一把破旧的油纸伞,在我现在回想起来显得很二笔,不过当时却已经忘了嘲笑她了,只知道迷迷糊糊又十分惊奇的答应她几个问题,然后我就奇迹般,不,应该说是神迹般的活了过来,也成就了徐贤同志北海第一刀的名声。

  当然,或许是徐贤这名字有些谐音许仙吧,沾了许仙的仙气。毕竟像许仙这样的男人都是世人所敬佩的,因为许仙他是草过蛇的男人,草过还能生儿子,生了儿子还能考上大学,很神奇不是吗?不过这世界上还有另外一种男人也是值得敬佩的,那就是看黄片从不快进的,不快进还不撸的,不撸还能从片头看到片尾的。

  额,话题有些偏,总之我是活了过来,同时也发现撞死晓雪的那人居然没有被我给撞死,他很神奇的从车上跳了下去,并成功的逃过了我们的围捕,成为了整个北海市当之无愧的第一凶杀逃犯。如果不是因为我开着警车撞他的车,而分散了舆论视线的话,那么相信那个家伙一定会成为全国有名的凶杀逃犯。而省厅为了压下整个事件对公众照成不必要的恐慌,我就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替罪羊,也因此而被停职半年有余了。

  在这半年间,我一直在追查那人的下落,可他就如同在人间消失了一样。最后她终于告诉我,那个人其实也是一个恶魔的随从,并且他的主人还是一个囚禁了她好久的恶魔。于是她许诺我只要她将现在虚弱的体质恢复过来,那么她就会帮我一同杀掉那个恶魔。

  因此在这期间我完成了从人到魔的蜕变,只是在面对杀人的时候,原本我以为我会紧张,我会害怕,甚至还会退缩。可当我穿着一件在利用翻墙软件,更改了IP地址从网上购买而来的一件老旧的黑胶帆布款雨衣,带着从医院里顺出来的一次性医用口罩,用聊天软件冒充天真过头的学生妹,成功的把第一个被我杀掉的家伙骗出来,并用刀子割断他气管的时候。

  那一刻,看着四处飞溅的鲜红,看着他瞪着一双惊恐绝望又无助的眼神,看着他双手染红紧紧的捂着脖子,最后抽搐着倒在地上的时候,我发觉我的嘴角居然不自觉的翘了起来。甚至当以往每次出现场都会觉得腥味浓烈的鲜红喷溅到我身上的时候。

  我居然也没有惊慌的躲避,反而是从心里涌出一股喜悦,那个时候伏在地上的她在吞噬了那个人渣的灵魂之后,对着我露出了迷人的笑容,她说这是步入恶魔必须经历的一种洗礼,用人类的鲜血洗去我应有的人性。

  而至于她,我一般都称呼她为二小姐,因为她胸小,还总是拿着一把看上去很二笔的破旧油纸伞。当然,最主要的是她从来不告诉她叫什么名字,所以我也只能喊她二小姐。另外让我有些小惊喜的是,今天是我复职的日子,一个小时前接到的局长电话。

  我想可能是因为我杀的第五个人渣被人发现了,而且最近一段时间里北海市一直游荡着一个变态的连环杀人犯,新闻上说他已经连续杀了三个人了,加上我的杰作,使得一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博客主不断的渲染着恐怖的气氛,也使得社会上的百姓们逐渐的感到恐慌起来。

  所以我在想,我是不是先放慢一下杀人的速度了,毕竟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句话不是白流传下来的。也正是那个时候,我想到了动笔写这本日记的事情,好了,今天就写道这吧,一会我去分局报到去,这两天在得空去殡仪馆一趟,看看最近被我杀的那人渣什么时候出殡,我好把被他杀了的两个小姑娘的照片揣着一起去看看热闹。

  放下笔之后,我看了一眼时间,发觉现在已是早上七点了,回忆中又度过了一个未眠之夜。随后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将日记藏在抽屉的夹层当中,抬手摸了一把下巴上扎人的胡子,向着卫生间走去。

  当我洗去脸上的刮胡液,看着镜子中自己那张蜡黄色,消瘦憔悴并带有严重黑眼圈的脸,看着有些瘪塌的鼻梁,瘦的隆起的颧骨,以及怎么睁都不是很大的眼睛。想不通那么漂亮的晓雪为什么会看上我这样没有钱又没有颜值家伙。如果可以选择,我真的情愿人生当中可以不要遇见她,那样就不会害死那么优秀的女人了。

  看着镜中的自己,我胡思乱想了一会,然后拿起毛巾在我短发的头上胡乱的擦了几下。出去翻出一件棕色长袖体恤穿上,以前晓雪说这款衣服我们可以换着穿,而现在是我一个人两件换着穿。有时候我真想把这些衣服扔掉,可每次拿起来又舍不得。就这样我穿着一件黑色旧款立领夹克,与一条在地上捡起满是皱褶的牛仔裤,又像半年前一样挤上了拥挤的公交,奔着市公安局而去。

  8最F新章节上U酷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