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求求你放了我!求求你!”满脸泪水的女人苦苦哀求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两具未着寸缕身体在酒店房间内的地板上,男人狠狠的压着身下的女人,身体还不停的耸动着。

  这个女人是今天刚到S城,她是T城人,因为工作的缘故,被公司安排到S城谈业务,哪里知道刚准备在入住的酒店内休息,洗完澡出来就看到一个男人凭空的出现在她的房间内,她连尖叫都来不及就直接被这个男人压在了地上。

  破碎的衣服被撕扯在一边,女人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男人的力气出奇的大,而女人也奇怪的仿佛全身都失去了力气一般,软绵绵的任由他侵犯,只有嘴里发出轻声的哀求声,希望可以打动正在犯罪的男人,让他放过自己。

  但是犹如野兽般的男人根本就没有停下动作,不停的强暴着她,听着耳边不停传来男人舒服的低吼声,女人绝望的看着头顶,眼睛慢慢的失神了起来,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紫色…

  星期六,我懒懒的睡到了10点钟才起床,其实如果没有刘小敏同学打电话给我的话,我准备直接睡到中午的,但是没有办法,熊孩子让我陪着一起去逛街买衣服。

  咽下嘴里可以算是午饭的早饭,我看了看时间,离和刘小敏同学约定的时间还差半个小时,现在出门正好,你们肯定好奇我怎么不陪男朋友呢?嘿嘿,因为今天他一早就发消息告诉我说要陪他妈妈去买家具什么的,所以没有办法陪我。我当然不介意,毕竟在学校里可是天天都可以看到他,有时候情侣之间一直粘在一起也不怎么好,也需要有各自的空间。

  “我们等会吃什么?”刘小敏同学在我身旁激动的问着我,手上还拎着两袋子的衣服。

  我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她手上的衣服,无奈的转过脸“我说你不重吗?干嘛买这么多衣服?”

  她勾起笑容,愉快的回答道“今天商场这么大的折扣,不买就成傻子了。”说完,还幸兴奋的晃了晃手里的袋子,一脸满足。

  我就这样成了她口中的傻子了?叹了口气,我无语的撇了她一眼,这个熊孩子最近真的是抽风抽的厉害,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了。

  “先说等会吃什么,我肚子快饿死了。”她嘟起嘴,在一旁催促的问道。

  我考虑了一下,最近我减肥效果还是不错的,可以让自己稍微放肆一回,脑子转了一圈自己想吃的东西,最后还是决定去那家想了很久的烧烤店,那家店就在一家S城有名的大酒店旁边,每天生意都非常好。

  告诉了她我的决定后,我们就直接朝着那边赶去,远远的就看到了那就酒店的大标志,我们加快了脚步,仿佛美味烧烤正诱惑着我们。

  看《P正版{!章节#Z上uL酷,y匠☆6网

  一到那边,我还在担心会看到店里排队的景象,结果队伍到是没有,警车却停了好几辆,我跟刘小敏同学同时愣了一下,犹豫了几秒后就朝着人群涌动的众人走了过去。

  “大家都退后,警察在里面办案,请大家退后,不要都聚在这里了。”远远的就听到了酒店的保安不停的对着众人说道,一边还伸手拦着不停想往里面看去的人群,明明不热的天,但是他们现在都满身大汗,衣服都湿透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刘小敏同学疑惑的看着我,我想我跟她的表情是一样的。

  “酒店里死人了,跟之前新闻里报导被强奸杀害的那两个女的一样,这次是第三个!”一旁的一个中年妇女听到了刘小敏同学的问题,连忙八卦的对着我们说道,脸上满脸的作孽神情。

  我跟刘小敏同学惊讶的对视了一眼,心里同时咯噔了一下,竟然又发生凶杀案了,特别是我,我的心底仿佛下沉了一般,沉着脸把视线转移到酒店里,果然出现了第三个被害者,跟她当初想的一样,看来不抓到凶手,那个家伙是绝对不会停止犯罪行为的。

  樱花大道,学校,酒店,第四个案发现场会出现在哪里?犯罪的那个家伙又是以什么方式来决定犯罪地点的呢?这些都无法光靠猜测就能想到,而我也根本就没有办法来阻止这个变态。

  是不是应该也找机会去案发现场看看是不是还有那个紫色的雾气?说到那个紫色,我又想起了那天晚上的那个梦,梦里的沈蓝天有着一模一样的紫色眼睛,给人感觉那么邪魅。

  我摇摇头,告诉自己不要乱想,那个只是梦而已,就是因为看到那个紫色雾气,导致给了自己心里暗示,才会做那个梦的,心里最在意的人出现在那种梦里也是非常正常的。

  至于案发现场,我已经决定今晚来住一下这个酒店了。

  告诉刘小敏同学我已经没有心情吃饭了,她也认同的点点头,毕竟发生了命案,谁还能笑着去吃大餐,接着我们两人便一起离开了这里,彼此都沉默着,不知道是不是都在为死去的人默哀,可怜的女人们,她们何其无辜。

  我觉得自己真的是个闲不住的苦命人,离上次偷偷去学校没几天,这次又要偷偷一个人去酒店,唯一能祈祷的,也就是父母千万不要发现自己好好的女儿怎么一到晚上就失踪了,不然就真的要天翻地覆了。

  晚上9点整,我看着眼前灯红酒绿的酒店,突然发现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我丫的根本就没有身份证,怎么去入住酒店?我懊恼的敲了下自己的脑袋,顿时觉得自己蠢的像头猪一样,脑子里闪过了几百个念头,结果发现没有身份证的话,什么都是浮云。

  狠狠的咬了下自己的嘴唇,我不停的想着谁能帮助到此刻的我,并且不会觉得我是神经病的,想了整整三分钟,我最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除了他,貌似没有其他人可以帮我了。

  徐家明同学,我会感激你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