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终还是没有看到她。

  我看着还在原地的徐大风,他的身后已经没有了那道只有我能看到的鬼影,我的心里升起了浓浓的罪恶感。

  难道真的被我发出的那道光打的魂飞魄散了吗?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紧紧的咬着自己的下唇,我抬起沉重的脚步,踌躇着想往他走去。

  要去搞清楚那个女鬼跟这个男人真正的关系,如果…如果她还有未完成的心愿,我想替她完成,这是我唯一能弥补的方式。

  刚才抬起脚,旁边就有人一把抓住了我,让我吓了一跳。原来是已经培养好艺术细胞的刘小敏同学,只见她好奇的看着我,一脸的疑问“你刚去哪里了?一转眼人就不见了。”

  我复杂的看着她,我刚去哪里了?呵呵,我刚去杀了一个鬼,这算不算犯法?

  垂下眼,我心情复杂的说道“没有,我去上厕所了。”

  她点点头,突然奇怪的看了看我身后,然后悄悄的对我说道“你认识那个男生?他怎么老看着你?”

  我朝着她看着的方向看去,只见刚刚被我撞到的男生正一脸郁闷的看着我,我瞬间就不好意思了起来,刚刚急着女鬼的事情,都没有真心的跟他道歉过,直接就冲了出来,真的非常的尴尬!

  我有点愧疚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对着好奇的刘小敏同学说道“刚刚我不小心撞了那个人一下。”

  她挑起眉,突然露出阴阴的笑容“不错呀,随便一撞都是个帅哥,长的不比你家那位差哦!”

  是吗?我仔细看了下那个男生的脸,虽然刚刚有觉得是个帅哥,但是还真没有仔细看过他的长相,是还不错,但是还是我家大笨蛋更帅一点,我暗暗的想着。

  说到那个大笨蛋,我连忙四处看了一下,还没有回来?为什么在这种时候,我最想见的人却不在我身边呢?有点落寞的想着,愧疚加上刚刚发生的一切,让我真的身心俱疲了。

  就在这时候,那边也一直观赏着画作的轮椅男徐大风突然看了看我们这个方向,然后对着身后的保镖说了几句,就见保镖推着他朝我们这里走来。

  我跟刘小敏连忙让开了身子,看着他们从我们身边走过,走到了那个被我撞的男生面前,我吃惊的看着那个男生脸色难看的看着徐大风,感觉心情不怎么愉快的的开口叫了声“爷爷。”

  徐大风是他的爷爷?听到他的叫唤,我就更吃惊了,敢情我一下子就跟这爷孙两都算扯上点关系了?

  真是不解之缘啊!

  想着想着,我又想到了那只女鬼,心情又沉闷了起来,我不知道该怎么样来纾解自己心里的愧疚和不安,唯一能做的是只能先了解她一直跟在徐大风后面的原因,想了想,要咬咬牙,大步的朝着他们走去。

  刘小敏同学吃惊的看着我一脸赴死的表情,还没来得及问清楚,就看到我已经站在了他们爷孙俩的面前,我沉默的看着同样疑惑的看着我的他们,缓缓的开口“徐先生,请问您是否认识一个穿着红棉袄,头发很长的女人?”

  我想我的问题任何正常人听到都会觉得我有病,现在这个年头,随便到路上去找,真的恐怕找不到任何一个穿着红棉袄的人,特别是在这个B城内,果然,那个被我撞到的男生一脸的怪异加疑惑,分分钟就觉得我脑袋有病了。

  但是,还是有人听的懂的,徐大风听到了我的问题,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是恐怖呢?还是疑惑?还是害怕?还是伤心?抱歉,表情太复杂,她无法识别。

  他的表情只维持了几秒,然后就镇定了下来,果然是久混商场的老油条,控制情绪起来也是眨眼间的事情,他冷冷的看着我,开口问道“你是谁?”

  我是谁?我丫的真想直接告诉他,姐就是把你身后的女鬼给打的魂飞魄散的人,所以你丫的最好老实交代,不然姐也直接分分钟就解决了你!

  平稳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告诉自己有钱人都有一个臭毛病,那就是重度的被害妄想症,我都能想象到现在他心里早就把我刻画成一个调查他底细,想敲诈勒索的女骗子。

  姐也算是个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了,无视他冰冷的表情,我开口道“如果我说,我见过那个女的,你是不是不信?”

  果然,他脸上露出鄙夷的神情,像是已经确定了他自己心中的想法一样,让我差点就忍不住心里的怒火,直接开骂了,你以为姐想参和你们这一人一鬼的事情?如果不是你,那个女鬼就不会在你后面,姐今天就不会杀了一只鬼,现在还要跑来跟你废话。

  我的表情也冷漠了起来,冷冷的看着他“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的确就是看到她了,她一直都跟在你的身后,穿着红色的棉袄,头发很长,25岁左右的样子,如果不信,你可以去查我,反正你们有钱人调查一个人,也不需要多少时间。”说完,我便直接转身离开,连一眼都没有再多看他们,拉着刘小敏就走了。

  此时的我,心里还在庆幸,还好还好,班级的同学们貌似都去了隔壁房间的展厅,除了刘小敏外,其他人都没有注意到他们。

  d/酷Rk匠Y网首F)发

  徐大风皱着眉头,想着我刚才认真又冷漠的表情,看多了太多的人,太多的事,他已经在犹豫是否真的该调查一下,毕竟我的表情不像在开玩笑,而且是有关于她的,他真的想知道。

  转头对着保镖吩咐了几句,然后看了看突然变得一脸趣味盎然的看着我离开方向的孙子,对着他交代了一句,便直接让另一个保镖推着轮椅离开了画展。

  红色棉袄,长发,如果真的是她,难道这么多年以来,她都一直在他身边?为什么?为什么从来都没有出现在他面前过?是人也好,是鬼也罢,真的就不想在见他了吗?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到底发生了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