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开始真的不知道上天让我重生的目的是什么,但是现在却不得不明白,“它”纯粹就是让我来见鬼的。

  看着眼前这张惨白的鬼脸,我认命的想到,不管躲到哪里,结果这样都能遇上,足以证明我跟鬼之间的不解之缘,太坑爹了!

  早知道就不来看什么鬼画展了。

  吃好饭了以后,我们大部队就按照行程直接来到B城正在举办的一个画展,照老师的想法是要培养我们的艺术细胞,结果画倒是没看几幅,艺术也没来得及培养,直接就来了个重口味的,这是要培养我的胆子吧?

  深吸了口气,我最近已经被吓的都快适应了恐惧的感觉,到现在最起码表面可以心平气和了,默默的看了眼也看着我的女鬼,我镇定的把视线转移到了她身前的轮椅男人身上,大风集团的董事长,徐大风。

  这名字真他娘的有性格!

  说真的,我现在有一丝好奇,为什么这个女鬼要一直跟着他,从表面来看,这个女鬼并没有伤害他的意思,并且看她身上的衣服,如果没有猜错,她应该已经死了有几十年了,没有意外的话,他们之间肯定是认识的。

  这一人一鬼的岁数应该是差不多的。

  正当我在细想他们的时候,那个女鬼突然慢慢的向我飘来,然后便直接停在了我的面前,面无表情的看着我,让我的小心肝忍不住颤了颤,强行让自己挺直了腰杆,也面无表情的回看着她,当然,我的面无表情是装的,身上的鸡皮疙瘩早就出卖了我。

  “你果然能看到我。”女鬼突然冷冷的开口,冰凉的气息扑面而来,仿佛把自己关进了冻库一般。

  我忍不住握紧了拳头,转头看了下身边正在认真培养艺术细胞的刘小敏同学,发现她并没有发现我的异样后,才看了女鬼一样,不发一言的直接朝着卫生间走去。

  你们问本书的男主人公去哪里了?额,他被老师安排去替同学们拿饮料了,好死不死的就在我遇到女鬼之前。

  话扯远了,只见女鬼跟着我到了卫生间,还是一副面瘫一万年的样子,我强压下心中的恐惧,平静的开口“你不是我第一个看到的鬼。”这算不算是一种变相的警告?告诉她姐也是经历过风浪的人。

  她勾起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又冰冷又缓慢,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仿佛没有兴趣了一般的转过了头,看着自己的脚。

  什么情况?难道这个女鬼还有自闭症?这动作也忒像自闭症儿童了。

  “你想怎么样?”突然,冷冷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她的问题让我一下楞了一下。

  我想怎么样?我丫的还没有问你,你想怎么样呢?

  她突然又抬头看向我,眼神凶狠了起来“别以为你是异能者就可以多管闲事,把我逼急了最多大家鱼死网破。”

  为什么这个女鬼说的话我都听不明白,难道是我变蠢了?

  女鬼的话和她的表情都让我一下子屏住了呼吸,什么是异能者?是在说我吗?额…不好意思,我文化太低,真心没听懂。

  我连忙摇了摇头,看着脸色越来越难看的女鬼“抱歉,我不是什么异能者,并且我更加没有要多管闲事的意思,你可以直接当做没有看到我,呵呵。”

  说真的,我其实很想呵女鬼一脸!

  终于,我看到她脸上出现了至今为止的第三个表情,疑惑,我不知道她在疑惑什么?疑惑我说的话?还是疑惑其他事情?

  “你不是异能者?怎么可能,你身上明明有很强大的异能和灵魂力量。”

  异能和灵魂力量?异能我不知道,但是说到灵魂力量,是因为重生的缘故吗?我皱起眉,默默的想着。

  对了,上次在东方塔的那次难道就是异能?

  我有点不确定,然后抬眼看了看正警惕的看着我的女鬼,也许,我可以尝试一下,想着,我举起双手,用着吃奶的力气想重演一下当初在东方塔上的感觉,接着就觉得脑袋越来越热,感觉有种不知道的东西正不受自己控制的往自己手上移动着,这时,熟悉的100瓦灯泡又亮了起来,一股银色的亮光直接冲向了女鬼,我看到女鬼惊慌的瞪大了眼,脸上出现了第四种表情,恐惧。

  我是不是应该很崇拜自己,现在连鬼都怕我了。

  女鬼连忙闪躲着想躲避这道由我发出的亮光,这个光仿佛有灵性一般,跟着她的动作移动着,直接一股脑的就打在了她的身上,我只听到女鬼“啊”的一声惨叫,然后便消失在了我的面前,无影无踪。

  不会是把女鬼给打死了吧?我突然不安了起来,其实我根本就不想打死她的,只是一开始有想把她吓跑的意思,在说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有这么一股神奇的力量,结果,真的让女鬼又死了一次?

  不,我不要做杀鬼凶手,就算是鬼也有生存的权利!

  我害怕的连忙冲了出去,刚跑到外面就一头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我连忙稳住差点摔倒的身体,低声的道歉道“对不起。”

  被我撞到的人大概真的被撞疼了,只见他一只手捂住胸口,嘴里发出了一声闷哼声,我愧疚的咬着唇,脑袋里又急着女鬼的事情,更加不安了起来。

  我红了眼眶,感觉自己又想哭了,心里突然好希望沈蓝天他能立刻来到她身边。

  “我说小姐,是你撞了我,痛的也是我,你哭什么?”头顶传来了一道好听的男声,我抬起了头,看向被我撞到的人,额,还是个帅哥呢!

  手还捂住胸口,徐家明觉得自己今天倒霉透顶了,被爷爷找来看什么他一点兴趣都没有的画展已经让他很不高兴了,然后又被突然冲出来的人撞了个正着,痛的差点连血都吐出来了,这个女孩子的头是铁做的吗?

  我用手背擦掉了眼睛里泪水,低头又跟他道了个歉,然后便二话不说的转身离开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去证实一下自己是不是真成了杀鬼犯,至于这个被我撞了的男人,我只能说对不起了。

  酷匠Wt网永gw久-免…~费Z看小Bs说

  希望那个女鬼还活着,希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