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家族长伸手阻拦,红衣长老有点忍不住了,眼睛通红的望向族长,“族长!”

  中年人眼神微微一凝,精芒射向长老的通红双眼,呢喃了几句,顿时,红衣长老好像平静了几分。

  此时,中年人方才低沉的向逸天问到,“给我个理由!”

  逸天还是咧嘴一笑,但是这个笑容却是充满杀机,“有些人没有资格开口。”平淡的语气让人感觉像是在说一件普通的事。

  但看到又重新暴怒的长老,就会感叹逸天的勇气,毕竟能在这种场合还保持这种心态的,已是极少数。

  逸天其实自己也是有苦难言,刚才的一下攻击,看似没有什么,就是一次普通的偷袭。

  却暗含着逸天的几次超负荷,瞬间的极速,还有那能在众位强者面前成功接连施展出两种荒级上等的战诀,而且创伤一名建魄源期的强者,这种战绩,也足以在蓝式家族中立威了。

  但是代价就是逸天现在的右脚几乎麻痹了,体内的源力也是减少了几层,不过对于精神力超强的他来说源力还可以弥补,但是就得争取时间来恢复麻痹的双腿了。

  红衣长老终于忍不住怒气,雄浑的金庚源力猛地爆发,犹如一个小太阳的急速轰向逸天,而这次那位族长也是没有阻拦,而是默默的看着逸天。

  眼神也时不时的扫向周围,比红衣长老更加强悍的源力也在隐隐的涌动着,正在面临长老攻击的逸天都是眼睛微闭,族长的静默让他感觉到了更加不妙的危险。

  看向那眼中急速放大的红色拳头,逸天全身微微一抖,从那具有强悍攻击力的拳头旁闪过,这时红衣长老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要知道他的金庚源力不仅仅是攻击强悍,而且在刚才他的攻击中,其实还附加了源力束缚,没有接近他本人的源力水准是不可能挣脱开的。

  逸天右手在躲过长老的攻击时同时也瞬间变成黝黝的黑色,手臂上面隐然有一只有角的魔牛在冲天咆哮着,魔牛决最后一层,破天拳!

  在长老诧异的那一瞬间,逸天右腿狠狠的扫向长老的下腹,长老匆忙的侧过身子,但是由于刚才是在怒气之中,所以一时间攻击落空使他不能很好的控制好身形。

  狼狈的躲过了逸天的扫击,红衣长老怒气更胜,刚想发动武决,却是听见身后传来族长的大吼声,“胡红长老,小心身后。”

  长老这才定睛一看发现刚刚还在眼前的逸天消失了,突然觉得背后有一股极强的劲风袭来,那种强度,足以威胁到自己的生命了。

  长老看都不看,将自己刚凝聚好源力的右臂向身后急速的轰过去,在场的长老和正在赶过去救援的族长同时震惊。

  看正}版◇X章g◎节上R酷p匠网

  那充满金庚源力原本是很强悍的右臂在那逸天黑黝黝的右拳下仿佛没有什么阻挡作用蹦!彭!

  直接蛮横的打断长老的手臂,再狠狠的轰击在长老的胸膛上,喀!肋骨断裂声音响起,长老向一颗炮弹般的射向一旁的巨石中轰!

  瞬时,其他准备援救的长老突然眼睛微微闭合,或者转开头。

  以他们的战斗,十分清楚,在这种速度下没有任何源力保护的射进岩石中会是怎样的结果,况且加上逸天那强悍的攻击,不知道这位长老以后还能不能站起来。而同样作为长老的他们,实在不想看到自己的同伴的悲惨结局。

  逸天笔挺的站在原地,只有嘴角的一丝血痕和手臂的扭曲形态告诉众人,就是他重伤身为建魄源期的长老的,而且还是拥有金庚源力的长老。

  当然,代价就是右手此时因为骨折而传来的剧痛,和身体内部的微微震伤,要跨两阶轰杀对手谈何容易,而且在筑体期和建源期还有一道巨大的鸿沟,即便是逸天能够轰杀长老,但还是付出了一些代价。

  看着红衣长老被狠狠的轰击出去,而且看样子就算不死也重伤,族长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每一个家族的长老都是家族的顶梁柱,都是家族的依靠,这样重伤一位长老等于间接的拆了家族的顶梁柱,这对家族的族长而言,可不是一句心痛就能解释的。

  中年族长沉声喝道,”胡意长老和胡语长老前去救援,其他跟我一起宰了这个小子。”话边说着,源力同时也在急速的鼓动起来。

  逸天脸色微微凝重,同时面对几位建魄源期和一位建魂源期的强者,对他来说还不能说是根本是难以跨越的差距。

  但是如果真的拼起来,自己肯定可以干掉几个长老,但同时也得重伤而逃,所以,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

  决定后,逸天不再犹豫,源力狠狠的灌进双腿之中,猛地踏向前方的半空,轰!借着巨大的反冲力,和那些灰尘遮掩了众位强者的视线,逸天转身激射而去。

  刚要冲过去的众位强者突然停了下来,听到逸天的突然爆发,还以为他是要拼命,但是却看着漫起来的灰尘,众位强者不禁失笑一声,其中一位站在族长身旁的青衣长老轻蔑的嗤笑一声,“哼哼,这小子还真能挣扎,难道会这么容易就让他逃掉吗?”

  “族长,让我来吧。”青衣长老似乎很有自信,而这自信在大家看来当然是理所应当的。

  毕竟,青衣长老的实力可是最为接近族长和大长老的了,而那逸天也只不过是筑体五层二阶的实力,怎么看都是压倒势的场面。

  族长看着那依旧灰尘弥漫的半空,袖袍一挥,一阵大风扫过,立即就将灰尘驱散干净,这才缓缓的道,“现在我们这样兴师动众的出来,肯定会引起别的家族的怀疑,拖得太晚怕会产生更多的麻烦,我们赶紧将这小子解决了再说。”

  说着,眼睛微微眯着,看向逸天消失的方向,眼中精芒一闪,随即身体已经在几十米之外了,众位长老本来还因为族长的话在思考。

  但是,看到族长的速度,瞬时没有意见了,赶紧展开身形追了上去,这可是难得的为家族贡献的机会,况且,对象也只不过是一个只有筑体期的少年,是一个容易捏的柿子,大家都是老谋深算之人,哪里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赶紧冲了上去。

  一同追了几百米后,身后的长老们突然看到在前方的族长突然气势汹汹的赶了回来,而且脸色阴沉的可怕,“快!我们上当了。”

  诸位长老还没来得及想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就跟随着族长一同以比之前更快的速度急速的向原来的地方掠去。

  远远的,就有闻到一股血腥味,众位长老心里都是有些许不详的预感,只有族长和青衣长老眼中若有所思,好像也是在思考逸天的行踪,这时,血腥味更加的浓烈了,加上刚才族长的脸色,大家都有所猜想了,但是那个猜想却是让他们全部脸色大变!

  几人的源力同时涌动起来,金色的源力在漆黑的夜色中竟是如此的耀眼,中年族长在最前面急速的飞掠着,飘起来的衣角,竟然在空气中割出一阵阵爆破声,长老们见此情形,也是知道可能大事不好了,纷纷不敢再藏拙,一时间金光闪烁,驰掠而过,留给后方几个小小的黑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