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天荒狼背对着逸天,但是,从逸天的沉默中,他仿佛知道了逸天的疑问,语气低沉的道,“我先和你说一下大陆至古存在的八大境界吧,写完先从锻神师的起源说起。”

  天荒狼此时看上去,身影仿佛变得更加虚幻了,语气渐渐的有一种飘渺之感,仿佛是来着远古的声音。

  “在远古洪荒时期,由于当时的寂灵兽十分猖獗,而人类的文明确是刚刚成型不久,就受到了寂灵兽的威胁。”

  天荒狼顿了顿,仿佛在那缓缓升起的圆月中看到了当年的人类惨剧,莫名多了一点悲伤,“据我们天狼皇族的史册记载,当时,至从人类从温度适宜的南方逐渐发展到北方,逐渐威胁到寂灵兽的发展。从此人类史上的第一笔惨剧就开始了。”

  此时,天荒狼的语气中隐隐有着一股血腥之气,“当年,人类还没有学会武艺,而且凶兽嗜杀,所以,到处都是人类的碎骸,满地的献血,染红了整整一个大湖泊,至今,那个血色湖泊依旧存在,故那次事件被称为血湖之始。”

  逸天脸色依旧沉静,但是,心中早已十分震惊,这样的人类历史还是头一次听说,其实,在以前逸天在史书上也是有看过这个名字。

  但是由于史书太过破旧,所以字迹也不是很清楚,所以逸天也没有去深究,今天听到天荒狼所说,的确很是震惊。

  但是,没等逸天消化完,天荒狼又接着道,“就在几千,几万乃至几千万的人类被寂灵兽消灭后,终于有一个人走了出来,凭借一人之力挡住了几乎整个兽潮的攻击,保住了人类的最后血脉。”

  天荒狼眼中的那抹悲伤之情又是暗暗的涌动,“那人实力十分强悍,不,甚至已经不能用任何形容词来形容了,那已经是神的级别了。

  举手之间,毁天灭地,当时,据古书记载,‘天色晦涩,天阳蒙灰,一夫破空,双日同天。’当时,那个人灭杀了许多凶兽和寂灵兽,狠狠的震慑了猖獗的凶兽。逼退了成千上万的寂灵兽,力挽狂澜,保住了人类最后的一丝希望。”

  天荒狼带着一种深深的敬仰,喃喃的道,“那人,被誉为煅神祖师。”

  逸天突然打断道,“既然他灭杀了如此之多的寂灵兽,难道你不会记恨于他吗?”

  天荒狼轻轻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其实,不仅是我,就连我们兽之大陆上,也是极少人会去记恨他,因为当年的祖师虽说灭杀了许多的寂灵兽,但是,怨不得他,因为那些贱民该死!”

  “他们杀得起性,居然不听从当年的兽将指挥,严重的藐视了兽族的尊严,而对于那些叛徒,就算始祖不动手,我们也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

  说着,天荒狼眼中闪过一丝狠戾,“而且,到了后来,始祖将自身的能力传授给人类后,就来到了我们兽族这边,帮助我们一部分有潜力的兽族开启了灵窍,从此我们的寂灵兽才会变得越来越强大。”

  逸天突然问道,“等一下,现在不是几个大陆吗,为什么当年人类会威胁到兽类的生存?而且,始祖为什么要开启你们寂灵兽的灵窍,难道他想要帮助兽类的强大吗?”

  “不,不对,他应该想要利用这些寂灵兽来帮助人类的成长,这样说来,你们应该有什么修为限制,而那种限制对于人类却是不会产生的。”逸天极快的反应过来。

  听着逸天十分准确的说中要害,天荒狼原本淡然的眼神不禁抖了抖,深深的望着逸天,发现那个纯洁而且有点颓废的少年在渐渐的成长,略带银色的黑瞳慢慢的涌出一点点的深邃。

  天荒狼嘴巴刚启,想要说什么的时候,突然,脸色微变,随即微笑着道,“小天,蚊子来了,共有十三位,三位是建魄源期的,是金庚属性的源力,还有五位是建源初期的,也是金庚源力,而剩下的五位是筑体五层三阶到顶峰不等的高手。”

  天荒狼笑嘻嘻的接着道,“这几位却是铜天源力。”逸天听到后,瞳孔猛的一缩,源力属性分为三种,分别为金庚源力,银幻源力,铜天源力,还有灰虚源力。“”这并不是按照强弱来安排的,三种属性源力都是极强的,只是各有侧重罢了,金庚源力,攻击力极强,银幻源力,是至今最为神秘的属性,能够拥有的人极少,所以能力还不是很清楚。“”而铜天源力,却是辅助能力最强的属性,能够帮助同伴暂时提升一部分的实力,虽然提升的不多,但是,若是在战场上,那么很可能会起到意外的效果。“”而灰虚源力,却是最为普通的属性,没有任何的优势,所以绝大部分平凡的修炼者都是拥有灰虚源力。

  逸天心中一震,这么强悍的组合,恐怕横扫半个渡羽城都不成问题吧。同时,逸天也是不明白,为何胡家要派出如此阵势来对付自己?

  其实,逸天并不了解,在家族之争中,任何在摇篮中的天才都会被其他其他家族觊觎的,因为说不定那位天才明天就成了家族的顶梁柱!

  所以这次胡家可谓是出了血本,族中强者倾巢而出,而导致这个结果,当然就是在胡家族长,也就是自己父亲面前不断鼓吹的胡都了。

  逸天当然没有时间去想这些,逸天感受着天荒狼所指方向的隐隐威压,身上的每个角落都有一种蠢蠢欲动的战意,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上前与之一战了。

  但是现实是残酷的,等到那些强者来到眼前时,逸天才发觉,这将是自己出道到现在可能是最为艰难的一战!

  逸天眼睛中银芒略闪,扫过这眼前的十几位几位强者,站在最前面的是两位老者和一位中年人,其次是五位身穿黑色劲装的蒙面人。

  最后竟然是五位身材窈窕的女子,虽然她们也是蒙着脸,穿着和之前五位一样的黑色劲装,但是从那凹凸有致的身材上还是比较容易认出来的。

  逸天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居于队伍最前方的中年人,奇怪的是,这位中年人也是淡漠的注视着逸天,对于一旁背手而立,笑呵呵的天荒狼却是像没看到一般。

  “小天,去吧,我为你压阵。”天荒狼声音透出一丝无趣,因为来人还不被他放在眼里。

  “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个家族的子弟?”一旁的老者淡淡的问道,那种语气仿佛根本没有将逸天放在眼里,就像问一个过路人甲,而且可能此时的逸天在老者眼里,连人都不能算,蝼蚁或许更加准确。

  逸天却是好像没有听到那老者的话,直接看向居于中间的中年人,“敢问是否是您做主?”

  说着,逸天认真的和中年人对视,长相本来就强横的中年人虎目一睁,强悍的金庚源力猛然爆发,强横的精神和源力威压直接砸在逸天身上。

  一瞬间逸天感到自己的肩膀上压了几万斤的石头,精神之海也被强大的威压笼罩。

  逸天却没有任何的慌张,只见瞳孔中的银环渐渐的浮现,逸天的皮肤上笼上了一层微不可查的微弱荧光,抵御了源力威压。

  而至于精神之海的威压,那就更可笑了,几乎一进去就被尽数消融了,原因很简单,你有见过一只小熊压死一只成年大象吗?

  逸天本来的精神力就很强悍,经过这次莫名的境界,直接飙升到了人阶七环!而对应的就是建魄源期的实力,和中年人的实力相当,在实力相当的情况下就想用威压压倒逸天,简直是痴人说梦。

  中年人看着逸天只是身子微微的抖动了一下,就恢复了正常,淡漠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惊讶。

  “请回答我的问题!”逸天眼中虽然没有中年人的强悍锋芒,但是那种银色和黑色稍微融合后点点深邃,也让众位强者莫名忌惮。

  中年人淡漠的点点头,算是回答了逸天的问题,只见逸天诡异一笑,让中年人和众位长老一愣,这时,噗嗤!

  突然身边传来一声,中年人和众位长老不约而同的向身旁望去,只见最开始说话的红衣长老身上套着红色的大钟。

  刚才还在眼前的逸天已经在那红衣长老的身旁,而且看到那极似某种寂灵兽的角的右腿正扫在红衣长老的身上,而红衣长老在逸天的狠击下,猛的吐出血来。

  逸天一击即退,极速回到自己的位置,中年人脸色一沉,逸天这样做等于在他的脸上狠狠的扇了一耳光。

  啊!

  红衣长老怒吼一声,双手青筋极快浮现,脸色迅速涨红,金黄色的源力猛的一鼓动。

  蹦!

  红钟出现了无数的裂痕,逸天却没有什么惊讶,而是眼神闪烁,“看来,建魂源期的实力的确强悍啊。”

  红钟终于破裂,就在红衣长老暴怒的想要冲过来时,中年人突然伸手将长老拦下,不为什么,就因为逸天嘴角的微笑。

  $酷O匠网=唯$p一正版E,J其(他'都hS是XH盗Rt版H…

  本来刚到的时候,中年人就有察觉到这里好像有强者的气息,但是无奈太过模糊,让人不敢肯定,而此时的逸天面对即将暴怒的长老还笑得出来,显然不是傻子,就是有所依仗,而且很可能就是那位隐藏的强者,中年人暗暗的揣测。

  其实,在暗处的天荒狼早已忍俊不禁了,以他的经验,扫一眼就知道逸天想干嘛,而更可笑的是那位应该是胡家的族长竟然会中了逸天的计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