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称为飞古的老者淡然的望着图天,“我只负责对付你,倘若是识相,就快快离去,我们飞家可以当做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否则,以我们飞家几百年的底蕴,即使你们实力强横,也必定让你们付出血的代价!”

  说道最后,那双看似浑浊的眼睛猛地怒睁起来,一股极其强横的威压从飞古的体内喷薄而出,蹬!一步,仅仅凭借着威压,飞古就将撕马帮的二太首逼退了。

  ;酷;匠.b网永5Q久_u免e;费v,看S0小…说

  图天眼中的红芒此刻终于淡了一些,脸色略微震惊,恐怖,没想到凭借自己建魂源后期的实力还难以抗衡飞古的威压,此时图天急速的思考着飞古刚才说的话,凭借飞古的实力虽说自己能给拖住他一阵子。

  但是,飞古说得没错,飞家虽然顶尖高手不多,但好歹也是传承几百年的大家族,一旦飞氏家族救援一来,撕马帮完全可能全军覆没。

  但是如果真的这样就放弃,那么大哥怎么能够同意?还有,三弟的死也无法报了?

  一边是撕马帮的未来,另一边是兄弟之情,图天很难做出选择。

  飞古长老看到图天挣扎的眼神,就知道刚才自己说的话已经奏效,但还是不敢放松,带着强横的气势,一步步缓缓的向图天走去,逼着他快速做出选择。飞古清楚,虽然飞家确实能够压倒撕马帮,但和这些狂命之徒作战,自己这方也肯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图天努力的抵抗着飞古的威压和时时刻刻准备着应付周围的暗箭,精神紧绷,冷汗不断从额头上落下,由于此刻图天心里还在分神思考,所以才会如此不堪。

  五步……四步,图天的手已经在颤抖,并不是因为他抵抗不住飞古的气势,而是艰难的抉择,飞古就是要在外部给他压力。

  三步……“图天,你还没清醒吗?真的要为了一个死人牺牲可能是整个撕马帮么?这样你的几千兄弟的性命就会牺牲,为了一己私欲,真的值得吗?”

  飞古的话像一柄铁锤,狠狠地不断轰击在图天的心头上,图天脸色不断变化着。

  “啊!飞元我要杀了你。”图天和飞古同时向场中的另一边望去,图天的瞳孔猛地一缩,只见图狂吐血倒在地上,还挣扎着说要杀了飞元,而飞元也不好受,大口的喘息着,全身名贵的衣物早已破烂,但是让图天震惊的并非他的大哥,而是飞元此时手里握着的银色小笛。

  “奥古思之笛!”倒吸一口冷气,然后图天略显无力的说道,“唉,飞古,我们输了。”图天知道,这奥思古思之笛一出现,他们不再有任何机会。

  飞古点了点头,逼线传音,向飞元说了几句,飞元点了点头,“飞家所属,全部退回来。”当下立即下令,族长的果断显露无疑。

  图天打晕了还在愤怒的图狂,“大哥,对不起。”说着,就带着图狂和众多撕马帮的手下离开了。

  就在飞家子弟们集体欢呼雀跃时,逸天却是沉思着,刚才他也是没有注意到那个小小笛子,还以为是飞元的随身装饰,知道银光一闪,图狂从空中狠狠地倒射下来时,他才知道这个小小的笛子是多么的恐怖。

  逸天并没有注意到,在他旁边有一个人看到了他,随即很快就消失在人群中,若是逸天看到,一定会认出,那个人就是胡都身旁的贴身管家。

  而在那位管家消失的刹那,逸天的护额隐隐有一声哼气声响起,随即隐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