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前方拥挤的人群,逸天源力略动,在体表形成了一层薄薄的源力衣,接着源力的巧妙运用,逸天几乎没有花多少力气,就极快的挤进了人群之中。

  站定之后,逸天这才定睛望去,原来是撕马帮的一大群人马和另一家对峙,在渡羽城中,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凡是势力之间有恩怨要解决,都要去城中的青岩广场解决,这也是为了免得波及他家。

  对方领头的是一位穿着雍容,气质儒雅的中年人,突然,逸天略微吃惊,因为他看到了中年人胸前的家族徽章,一个古朴的飞字,将这中年人的身份马上表现出来。是飞氏家族的人,逸天不禁又想到了那位礼貌有至的飞段,虽说希望玩些手段,但是飞段的品行,逸天还是听赞赏的。

  “图狂,我已经代表犬子和飞氏家族向你们解释了,你们还想如何?”显然,这种当着大庭广众之下被人公然挑战可是耻辱。中年人语气略带愤怒,就连那份儒雅无名中也是减少些许。

  “飞元,不是说我们撕马帮不给你飞氏家族面子,但是,我弟弟的死是几句解释就可以解决的的吗!”说着,被称为图狂的灰衣大汉说着猛地向前迈了一步,凌厉的杀气顿时急速涌起,两米开来的大刀在那种狂霸的杀气下显得杀伤力极强。

  就在图狂有些愤怒的失控时,一只大手猛地大力暗在他的肩上,“大哥,冷静!我们还没了解清楚,不要冲动!”图狂听到这个声音,周身本来涌动不已的金色源力才平静了一些。

  此时,逸天看向图狂身后的一个人,乍的一看,十分的普通,想不到竟然会是撕马帮的二太首,极其平凡的面孔,难怪刚才逸天会忽略他,现在仔细一看,在那人的平静眼神中却是有着难以察觉的戾气。逸天顿时心中对此人产生了一丝危险之感,纵然这个二太首看起来并不强大,但是他给逸天的危险感比图狂还要强烈的多。

  看到冷静下来的图狂,飞元本来略微紧绷的神情才松弛下来,“图天,我已经说过了,家族的长老的确没有对贵帮的三太首出手,至于犬子,那就更加不可能了。”

  图天略微阴翳的眼神闪烁,“飞元,飞段作为你的独生子,更是作为飞氏家族的唯一继承人,难道不会有什么保命之物么?我弟弟可能就是惨死于你儿子的偷袭。”在事情发生后,撕马帮也是做了一番调查,确定了飞氏家族是最大的嫌疑。

  飞元摇了摇头,不再解释,若是别人硬要是嫁祸于你,那无论你说多少,他都会凭借凭空的意测和毫无证据的推断证明他是正确的。既然如此,还不如直接靠实力解决,不用浪费口舌。

  飞元一沉默下来,让人更加感觉就是飞氏家族干的,图狂那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气又涌了上来,转过头向图天说道,“二弟,你不要再拦我,这些飞氏家族的混蛋,他们终于承认了。”

  说着,图狂向天一声大吼,“三弟,你死得好冤,大哥这就来为你报仇。”说着,建魄源初期的雄混源力猛然爆发,轰!极具威压的气势竟然荡起了一阵大风,逼迫得周围的人纷纷后退,实力弱的,竟然一时半会昏了过去,由此可见,图狂的实力的确强悍。

  逸天不想作出头鸟,虽然他还是可以挡住这种威压,但是还是跟着别人蹬蹬蹬的接连退了十几步,随着众人的退后,顿时让出了一片较大的空地。

  看着在广场中央发飙似的图狂,大家都是捏了一把冷汗,无不庆幸着图狂冲向的目标不是自己,但是,逸天却是除外,现在在逸天平静的眼神中,隐藏的却是浓厚的战意,若是跟别人说,一个还不到建源期的武者想去挑战建魄源期的强者,那么大家恐怕都会以为这位武者疯了。但是,这个疯狂的念头此时的确在逸天的脑里绕,但是还是理智占了上风。

  (;更B新U=最快_上,酷匠m#网.

  飞元似乎早有准备,凝聚着同样强横的源力右拳迎了上去,就在飞元和图狂疯狂对轰时,图天无奈的摇了摇头,举起右手,蕴含着源力的声音大声吼道,“撕马帮的兄弟们,为了报三太首的冤死,我们上!”

  这不仅仅是撕马帮的人马听到了,就连飞氏家族的人马和外围的逸天他们也是听的清清楚楚,顿时,几百飞氏护卫和子弟对着撕马帮的亮闪闪砍马刀迎了上去,顿时一场势力混杀瞬间展开。

  飞元站在原地,紧紧的盯着图狂,显然,建魄源初期的强悍实力让他不容小视。飞氏弟子也知道图狂绝对不好惹,所以在图狂和飞元之间给让出了一片不小的空地。

  此时,图天正要展开身形,遁入混战的子弟当中,伺机暗杀飞元,突然,一道身影从飞元身边一晃而没,很快就来到了图天身边。

  叮!

  图天望着眼前挡住自己尖刃的灰衣老者,眼神更显阴冷,沙哑的说道,“哼!飞古,飞氏还真看得起我,竟然派大长老亲自来迎接。”话虽说得轻松,但是手上却丝毫不敢放松,漆黑的匕首紧紧握着,随时都可能爆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