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图桓就要从另外的一边离开时,突然,身后一阵极其凌厉的劲风响起,图桓重重的哼了一声,反手一个同样迅猛的狠劈,铛!

  由于是临时反应,图桓不免被震退了几十步,锵!图桓毕竟是战斗经验丰富的老手,左手随即抽出平时藏在自己左腿上的匕首,凌厉的眼神不断扫视着周围,顺便暗中运用源力恢复自己略微发麻的右手虎口。

  刚才的暗器绝对不简单,图桓知道,虽然自己是匆忙的反应,但是能够将自己震退几十步,而且强悍的劲力还使自己的虎口发麻,在他所知道的几个强者中,只有几个家族的老不死和他大哥才能够做到这样的地步。

  难道?想到这里,联想刚才的暗器源力属性和胡都的身份,图桓的瞳孔陡然一缩,是他!

  刚刚似乎想到什么,图桓还来不及回过神来,又有两股十分强劲的劲风射向图桓的背后两个要害的部位,这次的攻击比刚才强大了几倍,图桓堪堪的躲过一枚暗器的攻击,但是还是不可避免的被另一枚暗器狠狠的射入了腰间。

  顿时,图桓闷哼一声,显然,让那般强劲的源力射进自己的脆弱的体内并不好受。

  图桓更本没理会自己的伤口,望着飞段的方向,准确而言是飞段人马中的某个人,大声说道,“图某知错,还请大人原谅。”

  图桓恭恭敬敬的向飞段的方向弓着腰,在场的大多数的大多数都以为图桓是在和飞段说话,顿时一片寂静,谁都知道,飞段绝对没有那个实力的.唯一的可能,就是飞氏家族的那位老不死暗中出手了,几乎想到一块的众人都是不敢随便出声,他们知道,这位老者,可是在渡羽城中排的上号的有名强者,威名之下不存虚士。

  大家都想瞻仰一下在渡羽城中出名已早的强者,就连飞段也是以为是老祖宗出现了,但是由于没有老祖宗的指示,不敢轻举乱动。

  图桓忍着腰间的剧痛,却是不敢乱动,他的凶名,可是十分的威赫,在一次撕马帮的拦路抢劫中,被这位给狠狠地教训了一顿,而撕马帮付出的就是接近五层的人马,还有重伤的两位太首和轻伤的大太首.经过这样血的代价后,撕马帮上上下下一致决定,再也不去触碰有着胡字旗的胡氏商队,以免再次遇上那个煞神,不但如此,经过撕马帮的一致决定,凡是正面遇上这位,就让他三分,必要时可以送他一个人情。

  从撕马帮的决议中不难看出他们对这位的重视,也反应出了,这位煞神是如何的恐怖,能够让无恶不作的撕马帮做出如此之大的妥协。

  很幸运的是,图桓并没有等太久,他就回应了,不过,是用三枚更加急速的暗器作为回应,而图桓也没有想到这位会这般的回应.当他发觉不对时,已经饮恨在暗器之下。图桓到下去时,眼神中是满满的不解与疑惑,显然,他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那位要这样一话不说的杀了他。

  飞段看到图桓突然倒了下去,虽然震惊,但是还是不免佩服老祖宗的手段,就连他快踏入建源期的实力也是没有看出什么,只是似乎看到几缕黑烟飘过,图桓就倒下了。

  难道这就是家族代代族长必学的烟杀诀,洪级暗杀战诀,在飞氏家族中乃是绝不二传的绝对秘诀,同时也是飞家的镇族诀谱。作为下一代族长的飞段,偶尔有听作为族长的父亲谈及过.但是,却是很含糊,即使他是下代族长,也是知道不多,今天却是在这里看到了这一神奇的武诀,而且还是作为飞氏家族的灵魂人物,“老祖宗”亲自出的手,虽然还是想不懂老祖宗为何这般大动干戈,但是,还是很兴奋的看到了真正的家族至高战诀。

  图桓倒下后,那些撕马帮的人马由于自己的老大被人杀了,他们再也没有胆子和飞氏家族斗,只得乖乖的退去,飞段并没有接到老祖宗的命令,所以也不去追杀,带着自己的人马回去飞氏家族。

  两个阴险的家伙,看着飞段远去的背影,不禁嘿嘿的得意暗笑,突然,一丝声音在某人的耳畔响起,“弟弟,你嘱咐我做的已经做完,唉,你也不要玩太大,否则到时就很难收场了。”

  听到这个声音,本来还是玩世不恭的某人,马上脸色变得十分严肃,不敢打马虎眼,显而易见,这位在他心中的地位是非常的高的。

  “胡少爷,你还真行啊,竟然能够干掉图桓。”“马少,这点事怎么拿的上场面,小打小闹罢了。”

  飞段十分高兴的回到家中,却不知道,一场更大的风暴在酝酿之中。

  三天过后,逸天终于将自身的状态稳固下来,缓缓的将眼睛睁开,一道精芒在漆黑的眼底一扫而过。一口浊灰色的气体被逸天慢慢的吐出。感受着体内奔腾不息的源力,逸天满意的握了握略显僵硬的拳头。

  突然,逸天意念一动,源力陡然轻涌,在右拳上泛出微微的荧光,逸天猛地一拳轰向天花板,顿时彭!的一声,由硬木所制的天花板出现了一个大洞,直径足足有一米大小。

  _(看lN正$版章,:节上酷匠6网“

  没等逸天反应过来,就听到了周围渐渐响起的吵杂声,逸天微微一蹙眉,显然他也没有料到会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只好留下三枚银晶币,纵身从窗户离开,也正因为是在晚上,否则,有些麻烦就难以躲开了。

  走在大街上,逸天还在想着刚才自己的一拳,在大陆上的酒店几乎都是用硬木来建造房间.而且这种硬木经过木匠的特殊药水浸泡,加上刚才的近乎十厘米的厚度,逸天知道自己的攻击力和筑体五层三阶的准属性强者相差无异,但是在体内的源力雄混程度却是只有接近一阶的水平。

  就在逸天陷入沉思中,前方突然传来了一阵吵杂声,将逸天从思考之中拉醒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