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名保镖到底是实力较强,在被轰到的一瞬间,手中的大刀凌厉的划向逸天的腰部,若是逸天轰倒了对方,也会被大刀给划成两半,这时,就体现了实战经验,逸天没有多少经验,顿时有些惊慌失措。

  但是出手时是十分力,所以难以收手,就在逸天准备同归于尽时,心底突然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小子,知道实战磨练的重要性了吧。”

  一道银光一闪而过,那名保镖和他的大刀都倒飞出去,看那保镖喷泉似的吐血,看来是活不成了。

  逸天有些后怕的落在地上,天荒狼又嘿嘿的说道,“小子,眼前是你的武道第一堂课,去吧,将他们都杀了,不能放过一个活口。”

  逸天经过惊吓,现在已经冷静了下来,听了天荒狼的话,逸天点了点头,接下来就是一面倒的情形,若是那些保镖没有精神受伤,也许还能抵抗。

  但是现在他们的战力十不剩二三,逸天轻易一一将他们全部放倒,全部让他们失去了战斗力,但是说道狠下心去杀了他们,逸天还是有些不忍,毕竟他还是一名少年。

  天荒狼只是在旁边微笑着,并没有说什么,一切由逸天决定,逸天不知怎的想到了自己的父母亲。

  在那个月黑之夜,被敌方的高手残忍的杀害,就因为他们在战场上的怜悯,放走了敌人的一个小孩,就因来了杀身之祸。

  逸天撕下一块衣襟,绑在自己的眼上,对着天空缓缓说道,“我不后悔”,接着就是血光飞溅的单方面的一剑封喉。

  3n看j》正Mf版9☆章I*节O"上…g酷!匠z…网/

  此时此刻,站在一旁的天荒狼脸上微微露出欣慰的笑容,在武者的世界并不是一定要十分的残忍才是成功。

  而是要坚持自己的尊严,武道的尊严,武者强调的是一生浩荡,心如止水,明亮澄清,可鉴日月,若是有敌人想取自己的性命,那么对方也必须做好被取性命的准备,这是武道的微妙的平衡。

  这些道理,对于逸天初出茅庐的小家伙来说,自是难以很快明白的,天荒狼就是要一步步的去引导他,让他自己去体悟,比别人一头灌下要有用的多。

  天空阴沉沉,狂雷闪烁着,大雨滂沱,不断下着的大雨冲刷着这个世界的灰尘,同时刚刚灭杀了十几人的逸天眼睛上还绑着布条,对于第一次杀人的逸天来说,这确实是一道不深不浅的坎。

  但是,这道坎必须自己跨过去,任何人都是帮不了,只有直达本心,才能见光明。

  逸天静静地仰望着天空,任凭略带寒意的雨水淋遍全身,默默地站着,周围血流成河,在雨水的冲洗下,血水竟成小溪般的在脚边流淌。

  远远望去,竟是如此的惨烈。

  站在一旁的天荒狼还是那般的微微笑着,不发一言,仿佛就像一位旁观者,那般惨烈的场景像是平常事物,一点都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被大雨足足浇了一个时辰,在这整整一个时辰里,本来天荒狼还能察觉到不断起伏的源力波动和精神波动,但是,在后面的大半时辰里,天荒狼再也不能探测到逸天的情况,过了一会儿,逸天才默默地低下头,深深地吸了一口变得十分清新的空气,淡淡的说道,“天荒狼,走吧。”

  天荒狼本来是笑着跟上逸天的脚步,顿时,眼中银芒一闪,脸上有几分讶色,但是只是一瞬间停顿,马上又若无其事的追了上去。

  逸天回到了自己的修炼院,和平常一样的进入了修炼,天荒狼也是回去了护额之中,但是在回去之前还深深的望了一眼静静闭眼修炼的逸天。

  此时,在离蓝氏家族较远的金碧辉煌的城主府中,主位上坐着两个人,若是逸天在此,必定能够认出来,这两人就是今日在草市中想要抢他东西的少城主和那位黑衣青年。

  此时,那位少城主似乎十分焦急,从那不断的敲着桌面的手就能感觉到,马荣侧脸看向站在他身旁的一位仆人,有些不耐烦的问道,“怎么出去打听的人还没有回来,不就是让他打听我的护卫和那个小子到底去了哪里,怎么这么久。”

  旁边的仆人也是知道这是个难伺候的主人,只得诚惶诚恐的说道,“大人,小的确实不知晓,想来他们可能是要顺便将那小子给你捉回来,才这般的久吧。”

  马荣不耐的说道,“这些笨蛋,捉一个小孩有必要这么久吗,真是废物,平时还信誓旦旦的跟我说是如何的厉害。”

  说着又愤怒的哼了哼,那位跪着的仆人吓得战战兢兢,大气都不敢出,生怕眼前这位少爷一怒之下将自己给杀了,那可就冤死了。

  终于,旁边一直在慢悠悠喝着茶的黑衣青年缓缓说道,“老弟,不必动怒,不就是一名家族子弟么,虽说是有一点本事,但还是难以敌过你的那些护卫的。”

  听着这位出声,马荣焦躁的情绪也是安定了许多,笑着回应道,“师兄说的是,以师兄的眼力,当然是八九不离十的,小弟自然会明白。”

  对于这个师兄,虽说没有深入了解,但是他在城主府借宿的这几天,马荣可是被父亲警告了多次,在这位青年的面前一定要保持尊重的态度,切切不能嚣张跋扈,否则,就算是身为城主的父亲,也是救不了的。

  但是,一问到这个青年的来历,父亲要不决口不提,要不就转移话题,神情中对这名青年的来历甚是忌惮。

  由于这位青年非同小可,所以马荣也就相信他所说的话,也借机啪了一下马屁。

  听到马荣的恭维,黑衣青年也是笑了笑,显然十分受用,毕竟在那里面,自己只不过是一名巡查使,是没有如此受人看重的。

  再过了半天,还是没有那些护卫的消息,这次不仅仅马荣着急,那位黑衣青年也是感到不对劲,这么久都没有消息,就在两个人都是有些按耐不住时,突然,门外两道人影连滚带爬的走进了大厅之中,“马……马少,我们在……在外面打听到了蓝氏子弟的消息,他好像安全回到了家族之中。”

  马荣眉头一皱,也不顾他们两个还气喘吁吁,“接下去说。”

  两人微微顿了顿,喘了一口气,其中一人才继续说道,“小人知道那名蓝氏子弟行踪之后,就再去打听少爷的护卫下落,但是却是没有任何的消息,于是,小的二位就向少爷事先告诉我们的方位追踪而去,结果,在城郊的一处树林里……”说着两个人都不住打了个冷颤,仿佛是遇到什么恐怖的事。

  主位上的马荣语气毫无波动的说道,“说下去。”下面两人听到马荣的声音,更加是恐惧,因为只要是熟悉他的人就会知道,这位少城主只有在极怒的时候,才会这般反应。

  两人战战兢兢的说道,“在那片树林中,我们发现了几十具尸体,而且距我们自己分析,这些人都是属于被一剑封喉,仿佛在现场看不到什么打斗的痕迹。”

  马荣听到这里,猛地将最后两个人狠狠的踹飞,愤怒的说道,“你们这两个饭桶,要编理由也要编一个合情合理的,怎么让本少爷相信一个十一,二岁的蓝氏子弟能够干掉我的十几名贴身护卫,哼,看来你们是不想活了,来人……”就在此时,黑衣青年突然出声,“慢着,马老弟,不要冲动。”

  听着黑衣青年开口了,马荣虽然气愤,但是还是不敢对他无礼,当下侧身向黑衣青年微微一躬,“师兄说的是。”

  黑衣青年微微点点头,随即凌厉的目光看向倒在地上的两人,“看着我。”两人不敢违抗,如实的盯着黑衣青年的眼镜,突然发现自己很困,很想睡觉,眼皮很重,过了一会,两人终于都睡着了。

  黑衣青年满意的笑了笑,马荣也没有插话,他知道这位师兄的本事了得,肯定会有什么好的计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