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天将自己的所有积蓄全部取出,也就是总共五枚金晶币,忍着肉痛,将全部家当都放入芥子袋中,准备去大出血一次,毕竟这是为了自己的性命安全,钱财不值一提。

  逸天顿了顿,但是,这还是不够,只好硬着头皮跑去找作为长老的爷爷。

  “小天,怎么,要买什么东西吗,你不必自己筹钱,你跟我说一声,我帮你买了。”宇天长老笑呵呵的说道,神情中丝毫不掩饰浓浓的宠爱之情,不管修为是如何的强横,终究是一名老人,疼爱孙子的情怀是难以免俗的。

  逸天隐瞒了自己的目的,只是说要用这些钱去买一些食物来解解馋。

  毕竟逸天看起来还是一名少年,宇天长老也不去细问,只当是孙子的好奇,要去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来满足自己的还有的孩童好玩之心。

  拿了爷爷给的金晶币,终于是将钱筹够了,逸天慢悠悠的逛到了城中草市,这些摊子平时是没有人在管理的,因为这些东西都是那些个人散修的拿来和人交换之物,而且很少有好东西。

  就算是有,也有实力强横的散修躲在这里面,所以各大实力就没有去啃这块肥水小的硬骨头,这也让很多人在这里侥幸淘到珍宝。

  逸天缓缓的踱着步,在许多摊子之间慢慢的逛,慢悠悠的逛了一天,还是买差一件东西,就是那颗秋黄色的苦印花。

  而且还必须是五百年的,虽说苦印花十分常见,但是符合这种要求的真是极少。

  就在大家准备收摊离开时,逸天也是无奈即将走开时,眼角一瞥,看到一个小小的木盒中有一抹淡淡的黄色,心中一动。

  逸天装成无意的走到那位也是准备收摊回家的中年人面前,眼睛在摊子上胡乱的扫动,随手拿了木盒旁边的两颗郁乾果,似乎随意的问道,“这东西怎么卖?”

  中年人看着逸天随意散漫的模样,心料这个人应该没有什么买的意思,也就不太在意,淡淡的回应说道,“一共两枚金晶币。”说着,也不去理会逸天,只道他是来凑热闹,逸天懒懒的微微笑道,“老板,这两枚郁乾果会不会太贵了些。”

  那位中年散修也是脾气平和,闭上眼睛自顾自的修炼,淡淡的说道,“你要买就买,不要买就走开,我没有时间和你瞎闹。”

  逸天微微撇了撇嘴,看来这个散修还真以为自己是来捣乱的,逸天随即拿出两枚金晶币,这也是他买东西之后剩下的所有家当了。

  逸天想了想,说道,“这样,这两枚郁乾果在市值上确实是难以达到两枚金晶币的,若是将这个木盒和这块木桩一起卖,我就出两枚金晶币买下你的两枚郁乾果,你说如何。”

  本来,那位散修睁眼看到逸天手里的两枚金晶币,眼神就已经缓和了许多,但是,听到逸天的话,此人眼神凌厉,看向逸天。

  逸天毫不退让的和他对视,隐隐间,两人的周身的源力波动越来越大,周围的路人都是慢慢退开,就在快达到逸天的极限时。

  那位散修突然将他的气势缓缓的收了回去,眼神闪烁,淡漠的说道,“这三样东西,三枚金晶币,没得商量。”

  虽说那名散修已经做出退让,但是,逸天身上真的是没有多一枚金晶币,就在逸天有点尴尬时,一个俏丽的身影出现在逸天的身旁,铛!一枚金晶币带着残余的温度落到了逸天的手心里。

  “呐,这三枚金晶币够了吧。”少女笑嘻嘻的望着逸天说道,逸天掂了掂手中的三枚金晶币,感激的向少女点了点头,然后付钱之后,就在逸天刚刚将几样东西收入芥子袋中,突然就有一个略显成熟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慢着!”

  本来准备散去的路人又是围了过来,“这不是城主的三儿子马少吗,他怎么来了。”“是啊,他身边还有一位,那是谁啊,好像并不是我们渡羽城的,应该是外地人。”“哎,你看到那边的人了吗,我跟你说,那个是蓝氏家族的人,唉!被马少顶上,倒霉啊。”

  听着周围的人议论纷纷,逸天微微眯眼,看向远处缓缓走来的华服少年,带着一大群人马。

  突然,眼睛扫到华服少年身旁的一名黑衣青年,瞳孔不禁微微一缩,那名青年,随意的长发散漫的披在自己的肩上,眼睛炯炯有神,双手长满老茧,显然是长期练武练出来的。

  、z酷匠网永久a(免、x费z|看6R小vb说9|

  逸天虽然震惊,但也是没有什么理会,就要转身离去,谁知,那位华服少年又吼道,“那位蓝氏子弟,你是聋子吗,我叫你停下你没听见吗。”

  好无忌惮的大吼,让人感觉是在叫着手下佣人,但是华服少年到没有这个感觉,因为这是他的习惯,不论是有什么背景的人,他都是这样的,除非是前辈,否则同龄之人,就算是天赋异禀也是得给他几分薄面。

  眼前的蓝氏子弟竟然不给他面子,不禁有些愤怒的吼道,逸天停下了脚步,淡淡的抬头问道,“有什么事吗?”华服少年倒也沉得住气,没有因为逸天的冷淡态度就马上翻脸,只是微微的笑道,“这位兄台,刚才鄙人有些失礼,请勿见怪。”

  看着逸天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华服少年才继续说道,“我叫马荣,父亲乃是现任城主,敢问兄台如何称呼?”

  本来想将城主父亲抬出来,逸天就会喂喂诺诺,诚惶诚恐,谁料,逸天还是脸色不变,淡漠的回道,“我叫蓝逸天,蓝氏家族的子弟。”

  随即默默地扫了自己身上的蓝氏家族的族徽,暗暗有些懊恼,毕竟还是年少,缺少经验,出来外面不应该带着家族的族徽的,否则惹出什么事都会牵扯到家族的,但是事到如今,到也没有办法,只得走一步看一步了。

  看着逸天还是面无表情的脸色,马荣不禁脸上的笑容减少了许多,但还是勉强微笑的说道,“原来是逸天兄,这样,明人不说暗话,小弟直接说了吧,因为最近我父亲就要五十大寿了,小弟身为为人弟子,想要买一些奇珍异宝当做贺礼送给父亲,还请逸天兄成全小弟的一番美意。”一番话倒是说得在情在理,但是逸天买这些是要保住自己的性命的,当然那些药材是不能出手的。

  逸天点点头,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逸天想了想,问道,“那请问马少,你要什么东西呢?要是我不是紧急要用的,必然转手相送。”

  马荣眼中闪过一抹得意之色,“其实小弟只要逸天兄刚才买的两样东西,就是那个两枚郁乾果和木盒。”

  逸天本来听到郁乾果,心里还来不及松一口气,听到最后,还是暗叹一声,看来有些东西是避免不掉的啊。

  随手一翻,拿出了两枚郁乾果,语气有些冷意,“马少,别说我不给你面子,这两枚郁乾果你可以拿去,但是那个木盒我确实急需用到。”说着,也不等马荣的回答,逸天将手中两枚郁乾果向马荣那边扔了过去,同时向别去闪身离去。

  马荣听到逸天的话,脸色马上就沉了下来,在这么多人的场合,逸天公然不给他面子,马荣低沉的吼道,“给我捉住他,不管是死是活,我都要见到他,而且要狠狠的给他终身难忘的教训,哼!”

  看着那些身边的高手追踪而去,马荣阴沉沉的说道,“在这个渡羽城中,能够公然扫我面子的还没有几个。”

  这时身旁的黑衣青年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仿佛自己始终是一名旁观者,一切的事情都不能够打动他,看着逸天远去的方向,黑衣青年并没有理会马荣,只是静静的盯着逸天的远去的背影,眼中有着淡淡的战意,用着自己才能听见的话喃喃说道,“蓝逸天,有点意思,但是还是不够。”

  逸天直接向城外的一处树林中跑去,和那些高手捉迷藏了一阵,逸天并非无意的这样做,逸天边跑边问道,怎样,探测清楚了吗,这里方圆五里还有没有别人。

  说着,护额中仿佛荡出了一股无形的强大力量,不过却没有任何攻击性,只是笼罩了方圆五里,过了一会,那股力量慢慢的收回,于此同时,天荒狼回应道,“放心,小子,放手一搏,这五里之中除了那些杂鱼,没有别的人来。”

  逸天点了点头,随机顿时停下脚步,等到那些马荣派来的高手全部到齐,逸天默默一扫,总共十二人,为头的是一个筑体五层二阶的,其他都是筑体五层一阶的,还有两个是筑体五层后期,还没有进入一阶。

  逸天握了握拳头,自己筑体五层中期的实力,虽然对付筑体五层三阶的比较吃力,但是对付这些杂鱼却是绰绰有余。

  而那些保镖也是干脆,看到逸天战意涌动的模样就知道,这件事没那么容易就可以善了。在为首的保镖的带头下,战斗马上展开。

  逸天随手捡起两把碎石子,捏紧拳头,狠狠将石子的射向从书树上激射下来的众位高手。

  这时实力强弱就很容易分辨了,为首的保镖大刀一斩,将石子劈成碎片,但是被那石子中的一股无形力量给狠狠震了一下,顿时脑袋瞬间眩晕。

  当然这是逸天自己不成熟的精神力运用,要是换作天荒狼这种主要以精神力攻击的,那个保镖的下场就不仅仅是眩晕了。

  于此同时,后面的多数保镖也是大多被狠狠地射中,纷纷落下,多数头疼的在地上滚来滚去,少数好一些的也是勉强站着。

  而逸天用那不成熟的精神力这般大规模的攻击,也是有些吃不消,忍着头部传来的阵阵刺痛感,冲向空中瞬间眩晕的为首保镖,魔牛诀强化,双拳同时用上落山诀,同时狠狠的轰在保镖的胸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