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逸天刚好结束了精神力和源力的首次尝试修炼,吱呀!修炼院的门被推开了,逸天微微皱眉,平时其他的人是不能随便就推开修炼院的门贸然走进。

  因为是可能会影响到里边人的修炼,如果引起源力紊乱从而受伤,那就是修炼者的大忌了,所以一般会有人在外面敲门,叫醒处于静修的人,后才推门而入。

  逸天的心性很好,但是脸色也不免微微一沉,毕竟,如果不是刚好自己醒来,那么可能精神口诀会再次暴动。

  看着走进来的弟子,逸天语气低沉着道,“什么事这么着急,让你连起码的礼节都免了。”

  进来的只是一名筑体三层的普通弟子,因为天赋不高,而且已经过了修炼的黄金时期,所以被家族派来做这种杂活,负责给其他人传信。

  他已经是接近二十岁了,像大人一样,但还是战战羁羁着说道,“刚才我在外面敲了很久,但是没有反应,所以我就进来了,没想到冒犯了,请大人原谅。”

  说着就向逸天鞠了一躬,他知道重点区的弟子都是以后的家族重要人物,绝对不能轻易去得罪。

  否则,一个重点区的天才,一个修为难以进步的普通弟子,只要家族的上层的人的脑袋没有被门夹过,就知道如何选择。

  逸天暗道,看来自己修炼时对外界是难以察觉的啊,逸天沉吟了一会儿,那个子弟还以为逸天气的说不出话来,顿时一个大气都不敢出,战战兢兢的站在那里。

  逸天说道,“恩,看来怪不得你,没事了,说吧,有什么事吗?”听着逸天的语气缓和下来,那个弟子暗暗松了口气,接着道,“奉族长之令,所有弟子到战殿集中,族比即将开始。”

  送走了传令弟子,逸天重新坐了下来,一丝精神波动沟通了天荒狼,问道,“刚才你怎么不提醒我,这是很危险的,你知不知道。”逸天有些许怨气,毕竟按照天荒狼的实力,他不可能察觉不到。

  天荒狼仿佛才刚刚睡醒,打了个哈欠,“嗯,你小子不是没事吗,这不就好,找我干嘛。”

  天荒狼又幻化了出来,看着天荒狼那副比自己还稚嫩的面孔,逸天嘴角一抽,暗道,这个家伙真的是活了几百年吗,怎么看着不像呢!

  看着逸天似乎是在嘲笑的脸色,天荒狼脸色古怪的望向逸天,逸天顿时尴尬的干咳几声,“我刚才在修炼的时候你是不是已经听到有人靠近了,那为什么不跟我说。”逸天淡淡的说道。

  天荒狼瞥了逸天一眼,语气略带些许无赖,“我什么时候说要给你护法的。”逸天略微一滞,这还真是没有,这么说是自己强词夺理了。

  逸天顿时暗叹一声,看来还是敌不过这个修炼了几百年的家伙。这是天荒狼心中暗暗笑着,小子,要想和我斗嘴,你还太嫩了,嘿嘿。

  逸天看着天荒狼似笑非笑的模样,知道自己暂时斗不过他,于是一笑了之,就在逸天一言不发的向门外走去,天荒狼顿时反应不过来,他还准备好好的让逸天受挫一下,熟料逸天一言不发就离开,天荒狼顿时没有了下招,赶忙叫到,“你小子不要走太快,等等我。”说着天荒狼化为一道蓝光闪进逸天的护额之中。

  推开门,站在院子门口,任凭着暖暖的阳光照在自己的脸上,有一丝醉人的芬芳,那是阳光的味道。

  '酷◎匠F网g唯一@正}@版,$其他都是(}盗On版C

  逸天悠哉悠哉走到了战殿,刚刚推开殿门,突然觉得气氛有点凝重,逸天愣然的抬头望去,只看见所有人的目光都是集中在自己的身上,逸天还得意的嘿嘿笑着。

  但是定睛一瞧,看到长老席的爷爷也是略带严肃的望着自己,逸天察觉不对,刚要寻找一个位置赶快坐下,可是现场的座位几乎都是满了的,逸天无奈的摊了摊手。

  正要准备被爷爷和其他长辈责骂,而那些子弟也一个个眼神中蕴含着略微的嘲讽,等待逸天出笑话,正在宇天长老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时,这时,一道让逸天十分感激的声音响起,“坐这里吧,我这里有一个空位。”

  逸天和众多子弟都是惊讶的向声音的源头望去,那是一名脸色微红的低着头的少女,逸天微微一愣,那不是那一天的武阁撞到的少女吗。

  逸天感激的向她点了点头,说着,就要坐下,但是,终归有人会嫉妒,当然,一些人没有实力,就只好忍了下去,一些人虽然有些嫉妒,但是也不怎么在意,而场中的某人却是非常的在意,可以说是怨恨。

  就在逸天刚要坐下去时,一个人猛地站了起来,“慢着!”逸天听到这个声音,突然觉得有点耳熟,然后随着众人的目光望去,顿时逸天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眼神中闪烁着丝丝危险的光芒,原来那人正是那天在武阁和逸天发生争斗,但是被逸天一拳轰飞的牵轴,这几天下来,虽然他身上的伤已经是好得七七八八了,但是却对逸天的怨恨是一天比一天要更加的深。

  “族长,各位长老,请让我说几句,我们原来就早已规定了族比开始的时间,而且全族通知,所以所有弟子应当准时参加,但是现在蓝逸天竟然无视族中规定,公然迟到,而且还若无其事的找位置坐,分明是不把我们蓝氏家族的威严放在眼里。”蓝牵轴声音逐渐提升,到了最后竟然是大吼了出来,这样一吼,在场全族的人都是听的清清楚楚,如果族长不给个交待,族中的人是必然不会接受的。

  众位长老都是淡淡的微微摇头,显然,这只不过是件小事,一笑可过,确实没有必要上纲上线,这个子弟这样做显然是把鸡毛当令剑了。

  宇天长老也只是淡淡一笑,族长板起面孔,虽然这是一件小事,但也不能太过明显的压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