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看着逸天走来,淡淡的笑道,“怎样,小家伙,我没有欺负你吧。”逸天正在奇怪这位老者所说的话,老者再次掂了掂自己手中还剩下的几块石子,微笑着说道,看看你的身体内部吧。

  逸天这才运起小源力,惊喜的发现自己有的经脉在修炼时受了伤,从而小源力的运转并不是很通畅,现在逸天的小源力运转无阻,看来应该是眼前的这位族中强者帮了一下,逸天郑重的向老者鞠了一躬,表达自己的感激。

  随后经过逸天的解释,其他两位长老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顿时也是颇为感叹逸天的运气之好,毕竟能够让太上长老帮助自己疗伤,这是很多人都难以得到的。

  笑谈了一会儿,逸天就和三位前辈告别了,望着逸天远去的身影,太上长老暗暗的道,“可能这一次的族比会比较精彩。”

  逸天很快就来到了修炼院中,虽然太上长老帮自己解决掉了那些积郁下来的经脉问题,但是还是付出了一些伤势。

  但是这两者比起来,后者就微不足道了,因为经脉的好坏是直接影响未来的修炼,逸天经过两天的打坐终于将身体内的残余伤势恢复了七七八八。

  这时逸天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在心底叫那道存在,狼皇淡淡的声音才幽幽的响起,“小子,找我什么事?”“嘿嘿,你现在该告诉我你的来历了吧。”

  逸天记起了体内的这道神秘的存在,想要探查清楚,毕竟谁也不想放一个不定时炸弹在体内,狼皇依旧时淡淡的说道,“你想知道我的来历,你有什么资格。”

  逸天并没被他的话打击到,“就凭你在我的体内,所以你应该听我的,否则来个玉石俱焚谁也没有好果子吃。”

  看正版L章c节wm上酷√匠gK网

  逸天落下了狠话,这道不仅仅是威胁狼皇,应为如果狼皇有异动,在自己的背后插一刀,那么自己离死也就不远了,还不如放手一搏。

  狼皇显然感受到了逸天的决心,沉默了一会儿,语气有些许的波动,有些伤感着说,“真是今时不同往日,一生的修为落到如此地步,还被一个小破孩威胁,罢了,罢了。”语气中透着十分复杂的情感,还有那掩饰不掉的颓废。

  “我的真名叫天荒狼,来之机域,也就是灵兽大陆。”听到这里,逸天心里猛地一震,看来老师说的并非虚假,“我们天狼家族原来是一个十分强大的家族,但是因为一件事,让家族的地位一落千丈,在我们家族中流行着与强大的外族婚配,这样才能有效地保存我族的强大血统,所以家族之中是绝不允许互相婚配的,首先说明一下,我们家族是由实力强大的族人支撑起来的,和人类的家族有很大的区别,彼此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所以按道理来说是可以族内婚配的,但是由于这是族中历史上的传统,所以没有人想去改变,即使想改变也没有勇气去做,因为族中规定若是发现有这种情况,那么就会被废掉修为,甚至直接处死,不论身份。”

  逸天想了想,问道,虽然这么残酷,但是你们的族中应该还是有人尝试过的吧,天荒狼悲伤的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的确是有几位前辈这样偷偷尝试过,据族中的记载,当时,两位实力强大的前辈不顾家族反对,结成了一对,之后就在家族的后山隐居了起来。”

  天荒狼叹了一口气继续道,“而就在那一天,据史书记载,天昏地暗,大地不断的颤动,众多建筑物都倒塌了,也因此死去了许多的族人,最后后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发出了一生巨响,整座百丈之高的大山完全崩塌,族人因为这件事损失惨重,就在那一晚就足足死去了几百个族人。”

  “我族的战力被削弱了半层,随后又有其他家族趁弱攻打我族,最后在我族的一个超级强者牺牲下,才勉强保住了我族。而因此之后,我族的实力和地位急速下降,而当时的族长告诉了族人原因,就是因为后山的那对婚配强者的分娩,才导致了这次几百年来最为惨重的家族伤亡。”

  “而至此以后,族人是十分痛恨这种族中婚配的事发生,最后,对每一个出生的族人下了诅咒,只要是族中两人发生婚配,女方就会在分娩后精血尽失而死去,而男方则会心如刀割而痛苦死去。”

  说到这里,天荒狼的声音中就多了几分哽咽,“而有一对族人,是青梅竹马,从小就一起玩到大,感情很好,他们也是知道族中的禁忌,但还是不知不觉中就相爱了,而他们压抑着自己,因为有那可怕的诅咒存在,一旦他们产下孩子,两人就会一同惨死,因为这个孩子中留着他们的血脉,所以就会一同牵连两人,所以他们不敢去做,到了最后,为了孩子,他们选择了死亡。”

  说到这里,逸天都是沉默了下来,为这对父母的伟大而感动。

  天荒狼的声音因为哽咽,就不得不停了一下,“最后那对族人都死去了,而孩子也顺利的生了下来,最后那个孩子被爷爷偷偷带出了家族,慢慢地抚养长大,跟着爷爷,那个孩子渐渐的学有所成,而就在爷爷临终之前告诉了孩子一切的真相。”

  说到这里,天荒狼语气中似乎蕴含着滔天的仇恨,“那个孩子知道了真相后,并没有马上跑去报仇,而是答应爷爷要隐忍。”

  “但是隐忍了五年后,孩子已经成长,而实力也已经足够,所以再也不想继续隐忍下去,于是杀向家族,去为父母求一个公道,但是仅仅是一拳,他就被族长轰成重伤,最后族长将之封印在一个护额当中,而那个人的名字就是天荒狼。”

  逸天听了后,念着天荒狼这个名字,喃喃道,“怎么这么耳熟啊。”突然,逸天吃惊的说道,“难道这人就是……”“没错,这个人就是我。”天荒狼苦笑着道。

  “那这样说,你就是封印在我的护额里,那怎么能在我的心里和我说话?”逸天问道,“这只不过是精神力的一点小小的运用罢了。”天荒狼似乎摆脱了刚才情绪的低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