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天纵身一跃,几个跳跃间,很快的消失在山崖之上,在逸天离开之后,翠绿的崖顶,只剩一阵阵的清风拂过,响起的是树木的絮语。

  过了一阵,在刚才逸天消失的树林中的另一旁,渐渐地出现了一个娇小的身影,蒙着面纱,明亮的大眼,若有所思的望着逸天消失的方向,久久不语。

  逸天从山上下来以后,就向家族中的弟子修炼区走去,本来以逸天想不引起别人的注意,悄悄地溜回自己的独自修炼院。

  而话说,天不遂人愿,逸天就要走进自己的院中时,突然身后响起了他十分厌恶的声音,“哟,我们家族的修炼天才,传说中的废物,竟然还有时间出去闲逛呀。”一个小眼睛,满脸的横肉,看上去极其猥琐的道。

  “边图,你又要干什么,难不成我出去哪里还用向你报到么?”逸天显然对此人相当的熟悉,语气不耐的道。

  “呵呵,不敢,当年堂堂的修炼天才,如今的废物,我只是好奇你还能这么有这么悠闲的心情。”边图冷嘲热讽,轻蔑的笑道。

  逸天显然这种嘲笑听多了,也不在意,他知道对付这种人,一旦怯场,就会被打蛇上棍的被欺负,“起码我也拿过天才之誉,而你呢,不过是你父亲靠着给二长老暗地里做些见不得人的事,才让你得到重点区的一席之地,否则你那区区的筑体二层,你能这么嚣张?”

  逸天铿锵有力的道,一番不留情面的话,一时间让边图顿时憋不出话来,只得愤愤的道,“废物,你别太嚣张,三个月后的族比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实力,而不是凭你那尖牙利嘴。”

  逸天淡漠的一笑,直接将之无视,挥挥衣袖,从容的走进了修炼院。

  边图看着自己被完全无视,还是一个筑体一层的家族盛传的废物,顿时火冒三丈,但他是那种懂得隐忍的小人,这修炼院有明令禁止子弟私斗,否则家法伺候,无论背景。

  边图怨毒的望着逸天的背影,咬牙着呢喃,“小子,希望三个月后你不要跪着求饶,我会将你打得个半死,再让你求我放过你。”

  逸天走进了修炼院后,他并不在意边图,对于逸天来说,更值得让逸天注意的是边图背后的人,逸天明白凭借边图的胆子,就算自己的修为难以前进,他也不敢贸然的前来上门挑衅。

  因为在重点区,有明令禁止子弟之间的私斗,若是有人明知故犯,会被家族惩罚,重则,还有可能会被逐出家族。也正是因为有着这一项明令,才让逸天这两年来避开了很多麻烦。

  逸天明白能指使边图这么做的,又在家族中有权利只手遮天的,想来想去,只有家族中的二长老,蓝辉瑞,他是宇天长老的死对头,是那种冤家对头,一直和宇天长老针锋相对,现在延续到了逸天的身上。

  逸天想明白了后,无奈的苦笑,真是屋漏偏逢阴雨天,现在自己的修为情况自己还一团糟,又无辜的被牵扯到了老一辈的冤仇当中。

  其实,他也知道,二长老并非是恶意,在小时候,他还与逸天嬉闹,这个老顽童啊。

  逸天猜测,二长老又是和爷爷闹矛盾了,于是便要拿自己来故意气爷爷的,但是,估计边图的性格会这么的阴暗,是二长老所始料未及的,逸天苦笑着摇了摇头,无意之中,自己变成了“牺牲品”。

  东殿议事大堂中,九个人围在一起,坐在主位的是一名不怒而威的中年人,“族长,关于老七的孙子,蓝逸天,我认为逸天应该让出重点区的位置。”坐在第五位的老者直言直语,一身的火红源气,让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个脾气急躁的老者,而他的性格也的确如此,一直以来就是有话就说,是个藏不住话的急性子。

  他扫了一眼在坐的众人,“明人不说暗话,想必大家都已经知晓,逸天这两年来,修为一直都没有再进一步,只是停留在筑体一层,虽说他天赋过人,但是这样占着位置却没有进步,难免会引人闲话,所以,请族长及时处理,避免影响我们家族的声誉。”

  “老七,不是五哥不给面子,确实两年来已经够长了,就算是那些天赋一般的子弟也是有进步的。”五长老又对宇天长老略带歉意的道。

  “嗯,五哥,这事对我家族声誉可能会带来影响,你是为家族考虑,我怎会见怪,只是,小天的修为也确实诡异。”宇天长老苦笑着道,又望向族长,“族长,因为最近的五年一次的族比即将来临,我想卖个老脸,想请族长允许小天修炼到族比后,如果他还没有进步,那就任凭组长处置吧。”

  族长略微犹豫了一下,然后望向各位长老,“你们有什么提议,尽管说吧。”话音刚落,二长老就迫不及待的说,“虽然我和老七有些矛盾,但是,小天这个小辈还是很合我口味的,族长,请按老七说的做吧。”

  虽然,二长老和七长老平时总是闹些小矛盾,但是在大局上二长老还是分得清楚地。

  各位长老也都点了点头,虽然逸天的修为不怎样,并且还平时被一些同龄人忍辱骂,但是对待这些长辈还是不缺礼数的。

  族长看着各位长老的神情,也是点点头,道“好吧,既然这样,那就依七长老所说,不过为了平息悠悠众口,我还要加一个条件。”族长神情一凝,严肃着道“到时族比时逸天必须闯进前五十,方能在重点区继续修炼,否则,逐出重点区,不容二话。”

  众位长老也是赞同,族长此举是为了堵住闲话,无可厚非,宇天长老也是点点头,族长在暗示,若是逸天到时不能达到,那么谁求情也是没用。

  此时,躺在草地上望着夕阳的逸天,自然不知道族中已经决定了他的修炼院的事,逸天回想着这两年来,自从踏入筑体期以来,他的体力就每况愈下,没有体力支撑。

  当然就不能进行锻体,筋骨无法进行强化,修为自然就停滞了,逸天自己觉得很烦,现在的他,每天只能进行两个小时的修炼,而正常的修炼每天都要六个小时以上。

  B更xE新tM最快`;上酷m*匠9网

  逸天摸了摸自己额头上的护额,那是他父母留给他的东西,在小的时候,父母在家族打仗中,不幸牺牲,而这护额是父母唯一的遗物,逸天不知怎的,每当摸着这一块护额,心中的烦躁就会很快平静下来,头脑也会意外的清醒,仿佛是护额的力量在守护逸天。

  不知不觉,逸天渐渐的沉睡了下去,月儿在星空高挂,一缕缕皎洁的银辉洒在大地上,也照在逸天的护额上面,过了一会,护额上面突然隐约有蓝光闪过。

  逸天若此时仔细观察自己的身体,就会发现,隐藏在身体中的体力能量无缘无故的消失了一丝,而随着蓝光的闪烁,逸天的体力又减少到了不到两成,而奇怪的是,逸天的呼吸越来越加均匀,细长。

  若宇天长老在这里,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就算是建源期的高手,在此时也难以察觉到逸天的存在,仿佛逸天的修为大涨一般。

  远远望去,蓝光和白光在逸天的额头上交替闪烁着,陪着逸天清秀的面庞,一时间,很是帅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