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剑中的我忽然感觉心刺痛了一下,我奇怪得摸着胸口,我没有心,怎么可能会心痛?停下打坐就想起小东西,这个小东西,我明明就没有心,却为了他躲进了这银煞剑中,真是造化弄人。我讨厌的甩了下脑袋,头好疼,叹了口气,继续打坐。

  晓东划伤了自己的手臂,竟感觉到某种诡异的舒适感,睡了李清走后的第一个觉。

  第二天醒来,晓东看着手臂,那道伤口因为没有很好的治理一下,比昨天看上去还狰狞,肉向外翻开,没有血色,惨白惨白的。摸了下伤口,“哥哥,嘿嘿”晓东的眼睛里尽是疯狂,然后又用匕首伤口边上再划上一道,继续吮吸其中的血,闭上眼睛露出飘飘然的感觉,仿佛一点痛觉都没有。把血吸干净后没有上药,把袖子放下让人打水洗漱,没有一点手受伤的迟钝感,手臂上的痛觉让心里的痛好像少了些。

  花绾今天很高兴,主子今天很明显是睡了一晚上,不像前几天,每天晚上都几乎没休息,让她很担心主子的身体吃不消。可是今天看到主子开始休息了,她认为这是好现象,说明主子可能在慢慢得忘掉那个人,对于那个人,花绾一直很嫉妒,主子把他深深得藏在心里,可是那个人却不爱主子。那个人根本不值得主子去爱,可是,主子却偏偏只爱他,花绾想到这里,一鞭子把身边的一颗茶树给打烂了,让不远处的仆从来收拾下,整整袖子继续干自己的事去了。

  今天,由郑炎向阎鬼楼第二层开始攻击了,郑炎带着后面的人向阎鬼楼走去,柳文泽和风雄跟在身边,柳文泽给来的人没人制了一颗解毒丸,让他们好生感谢柳文泽。

  “风兄,柳兄,你们觉得这次会不会有诈,我们这么大张旗鼓得来剿灭阎鬼楼,可是阎鬼楼却一点动静都没有,是不是很奇怪?”郑炎对着他们说出自己的疑惑。

  “郑兄,确实有点奇怪,可是哪里奇怪却又说不上来。”风雄挠挠脑袋,有些烦躁,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再前面等着。

  “恩,确实,我们进来这么久就也不见阎鬼楼有什么动静,他们肯定有什么阴谋,哎,等等,这里我们刚刚是不是经过了?”柳文泽忽然看着地上的一颗石头,这颗石头刚刚明明看到过,可是现在又看到了,这肯定是中了什么阵法。

  “什么!”郑炎大惊得看着柳文泽,然后仔细看看周围,确实这景色熟悉得很,之前以为是山中景象是大同小异,所以没去在意这些,没想到这是在绕圈子。

  “看样子这是阵法,郑兄,风兄,这么厉害的阵法,我估计应该是三长老出手了。”柳文泽有些担心,虽然他平时也看看阵法,可是只能打发一些小阵法了,这三长老可是阵法中的佼佼者啊,而且这里都没有会阵法的。

  “依柳兄看,该如何是好??”郑炎看着柳文泽,这阵法之事,我和风雄一点也不懂。

  “郑兄,我阵法也不算很懂,只能说略有涉猎,这三长老的阵法,我真的说不定。”柳文泽有些为难得说。

  “这个。。。”郑炎也有些为难了,阎鬼楼的长老,肯定不是简单的人。

  “那你们在此地修整修整,我去去就回。”说完郑炎用自己的独门步法离开了这个地方,他想去看看其他的地方,看看能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他脚程很快,如果所以人一起走,可能需要一个半时辰才能走完这些阵法,可是他一个人只需要半个时辰。

  等郑炎再次转回来的时候,是半个时辰后了。

  “郑兄,怎么样?”

  “郑兄,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同之处??”柳文泽有些着急,他不想在这里耽误太长时间,他还有其他的事需要办,明天晚上就是小焱的生辰,他想回去给他庆生。本来以为昨天j可以出发的,没想到丐帮失败了,拖了一天,而今天看样子又需要拖时间,柳文泽着急的走来走去。

  酷匠网)"永?久免x费y看小`‘说,(

  “我看不出有什么不同的,一路上我都仔细得看了,根本没有什么奇特之处。”郑炎沮丧得低着头。

  “这。。。。唉”风雄也叹了口气,他就是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哪会这些精细的活儿。

  “各位,看这样子,已经到中午了,为了应付突如其来的事,还是先用餐保持体力吧。”郑炎看着自己的和风雄的手下,已经有些意志消沉了,如果碰到突然袭击,可能连抵挡都不行。

  “恩,好,兄弟们,我们合作了这么久,该有的默契还是有的,一部分人去打猎,一部分人去准备开火。”风雄对着后面的人说。

  “好,我们是打猎吧。”

  “恩,我这边去起火。”

  各自分工合作,一个时辰后用过餐后,弟子们总算打起了精神。

  “郑兄,是阵法,就一定会有阵眼,而且在这阵中,只要我们仔细找,一定可以找到的。”

  “兄弟们,我们再加把油,一起来查一查,到底哪里是特殊的,那就是阵眼,我们就可以破阵了。”郑炎对着他们说。

  “好,找阵眼,找阵眼。”他们开始一圈圈得走来走去,因为需要更仔细,走完一圈需要两个时辰了,终于在光线彻底没有之前,找到特殊的地方,两棵树,两颗不引人注意的半人高的小树,不,应该说是一棵树,因为有一棵是这个阵法所演变出来的,两棵树一棵在外面,一棵藏在旁边的树丛中,让人难以发现,这还是一个弟子心细,注意到了。柳文泽把这棵树给毁了,前面忽然改变了,密密麻麻的小树堆变成了一条有人走过的小道。

  柳文泽、郑炎和风雄高兴得看了一眼,“终于把这个鬼阵给破了,真是太麻烦了这些,看看现在,都这么晚了,还怎么走啊。”风雄受不了得说。

  郑炎也看了下头上被树顶遮到的天空,现在光线已经彻底没有了,各种夜行生物已经慢慢得露出了狰狞的面目,虫子的鸣叫声不知何时已经停了,这样赶路下去可不行:“看来今天是去不了阎鬼楼了,在深林中本来就很危险,何况现在一下午都没有休息过,今天在休息一晚,明天再去阎鬼楼。”郑炎下令休息,和中午一样,在这个地方休息,过一夜,安排好人守夜,郑炎、风雄和柳文泽坐在一起商量明天的活动。

  “刚刚破了阎鬼楼的阵,他们应该还没这么容易设了其他的陷阱。”郑炎如此猜测。

  “我也觉得,今天的阵法其实很粗糙,如果给他更多的时间来布置,估计用别说一天,三天都不一定破得了,所以他们现在应该没有什么时间来设置其他的陷阱。”柳文泽根据今天的观察说出自己的猜测。

  “好,明天我们就直接冲上去,把这帮龟孙子灭干净了。”风雄听到他们这么说,很是高兴得说。

  “恩,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先去休息了,风兄,丑时我来接替你守夜,柳兄就直接休息吧。”说完就找了棵树,靠在上面便睡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