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海他们陆陆续续的到来,百事通在第五天上午到的,我和小东西一下楼,就听到百事通那叽叽喳喳的声音。

  “百事通,真是你在的地方,就从来没安静过啊。”晓东看向百事通所在的位置。

  “李兄,够早的啊,比我早多了啊,你不用联系家里做准备吗??李兄,你也准备讨伐阎鬼楼吗?还是来凑热闹呢??”百事通看到李清他们,就开始咋呼起来,话就出来一串。

  “百事通,你真是。。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了,真是佩服你。”晓东摇摇头。

  “百公子”我也向他打了个招呼。

  “恩,李公子”百事通对着这个李兄的哥哥真是碰到对手了,对着他他都不知道说话了,这个李公子寡言少语,李兄却对他依赖不已,而被李公子看着,他就说不出话了,平时几乎没有存在感,但一被他盯着就感觉被山压着,就不敢说话。

  “啊,两位李公子,这位是药王谷妖王的大徒弟柳文泽,那位是炬夜轩的二公子公子木逸景,他身边的是兰家兰焱。”百事通介绍他身边的三位。

  “这两位是李晓东和他哥哥李清。”

  酷;匠*/网:唯一d正1版◇,Z其I他都d;是=T盗版

  “三位公子,久仰”我和晓东一起打了个招呼。

  “两位李公子,久仰”他们都回了礼。

  大厅几乎已经满了,找了个空位子走过去,在角落的一个位置,叫好东西就静静地收集着这些人聊天的一些有用的东西。

  木逸景想着刚刚的李晓东,很危险的一个人,他记得他的眼光,在比武大会上他注意过他和小焱,像被猛兽盯上。和小焱对视一眼:不是普通人。兰焱看着木逸景:恩。我感觉到了。那天就是他看着我们。

  晓东知道,他们察觉到了他,不得不说,他们很厉害,真是杰出的人才啊。

  “百事通,这两位是?”木逸景问着百事通。

  “他们我也说不清楚,只能说,之前的时候能感觉出不是一般人,还有,唉,算了,有可能是我想错了。”百事通想起之前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暧昧气氛,这种事,还是别嚼舌根了,而且还是没有确定的事更加不好说。

  “百事通,跟我们还有什么不好说的。”兰焱瞪着眼睛看着百事通。

  “小焱啊,不是我不跟你们说,因为这个是八卦罢了,还是没有证据的八卦,而且还是人家的私事,所以。。。。。”百事通无奈的跟兰焱说。

  “这样啊,好吧,放过你了。”兰焱不知道又从哪里摸出一根糖葫芦放在嘴里咬。然后偷偷得和木逸景对了一个要眼神:要好好查查。

  “恩”木逸景轻轻得点了下头。

  “小焱对他们怎么这么好奇?”柳文泽眼神蕴蕴得看着兰焱。

  “好了好了,不说了,吃饭吧,今天好好歇息会儿,文泽和百事通今天才赶过来,让他们吃完休息吧。”木逸景打断了柳文泽的话。

  “恩,好”

  柳文泽带点不甘心得看着木逸景,却没办法得停了嘴。

  “恩,好”兰焱继续咬着糖葫芦“哥哥,你觉得那三个人怎么样?”晓东轻轻的问着李清。

  “一只狼,一只豹,一只狮子”我无所谓的说着。

  “哈哈,哥哥的比喻真贴切,不仅如此,竹马的豹子和狼互相相爱,狮子看上漂亮的豹子,正和狼抢人呢。”晓东随随便便就把一桩密事说出来了。

  “男人喜欢男人吗?胆挺大,没想到这里的思想这么开放。”我好像记得同性恋在现代都是很忌讳的事,没想到在这里倒碰到了。

  “哥哥,你觉得男人喜欢男人怎么样?”晓东小心翼翼得问。

  “男人喜欢男人?没啥,自己高兴就行,晓东,你喜欢男人?”这个小东西,不会是喜欢男人吧?(亲妈:小清啊,他不仅喜欢男人,那个男人还是你啊\(☆o☆)/)

  “哥哥,如果我喜欢男人呢?”晓东带着兴奋和惶恐得问着李清。

  “小东西,你高兴就好,不过是哪个好男儿把我家小东西的心勾走了?”我开明大度的问着小东西,喜欢男人而已,没关系。

  “哥哥,我喜欢。。。

  我喜欢的人很好,哥哥你一定会喜欢的。”晓东刚刚想说出喜欢的是李清,可是又怕李清知道后会离开他。

  “真是,恋人眼里出西施啊,现在就帮喜欢的人说话了啊,放心,不管你喜欢的人怎么样,只要你喜欢我就不会干涉的。”我让晓东放心,这孩子还以为我会像古板的父母一样,不同意他们,完全不用担心,我特开明。

  “恩,好”晓东决定还是再晚点说,他赌不起。

  “哥哥,我出去一趟。”晓东要去做一些准备,来对付阎鬼楼,阎鬼楼好歹也是几百年的组织,要彻底铲除需要好好计划计划。

  “恩,去吧,我也打算回去一趟。”我打算去夺魂山一下,自家小孩要报仇,作为家长自然需要帮下忙。

  没想到才出去了几天,又回来了,我徒步而走,这个山林呆了十年了,除了银煞剑中,这里算是我的家了吧。这里在别人眼中是阴森危险的,在我眼里就是一个安静的树林。面不改色得看着一条毒蛇从身边窜过,一只毒蜘蛛趴在一片树叶底下,一只变色龙紧紧得粘在树干上。没有去太深的地方,浪费时间,走了一会儿就停了下来,阎鬼楼离这里不是很远,差不多了。

  随手摘就一片树叶,放在唇表轻轻一吹,声音低沉而绵长,以声波的形式传了出去。

  “沙沙”忽然不断得响起了声音,在这阴森的深林中,显得格外的可怕。要是有人现在在这,可能有人都能吓晕了。地上密密麻麻的蛇蚁之类的爬行动物,让人看的起鸡皮疙瘩,在深林中,最不缺的就是这些东西了。

  “呼呲呼呲”还有声音继续传来,先出来的是一头白虎和一只金毛狮子,后面跟着一群豺狼虎豹。违反了世界规律,许多肉食动物聚在一起,却没有撕咬吼叫。

  “小白”我打了个哈欠。

  “吼”小白看着李清,天知道它对这个名字有多不满意。

  “乖,小东西过几天要动这里面占地方的那个大园子里面的人,你们呢。就给我到时候帮帮忙,如果有人跑路,你们就给我杀,要是跑了一个,你们就需要重新锻炼锻炼。”我笑着摸着小白的头。

  听到锻炼锻炼这个词,所以的动物忽然一颤,那是锻炼吗,那是见者伤心闻者流泪,让蛇打蝴蝶结,说是为了锻炼身体的柔软度。让蚂蚁过烤肉架,名义是让蚂蚁增加忍耐度,不知道蚂蚁怕火吗。让小白他们背着李清和晓东两个绕着夺魂山跑一圈,名字锻炼速度,看着一圈很少,可是夺魂山哎,那是多大,绵延千里,还是带人跑,就算小白他们是开了灵智的奇兽,也受不了啊,这是要我们的命啊,当时小白他们没跑到一圈就累摊了。要说这些凶残的猛兽怎么不反抗,可是那李清是修炼百年,从其他世界过来的,且吞了一把凶剑的怨灵,成了一个不受天地法则约束的特例。岂是它们这些普通猛兽能够对付得了的。

  “吼”小白人性般的点点头。

  “小金,你真是没用,这么多年了,还不能和小白生个小崽子。”真想看看狮子和老虎生出的会是啥东西。

  小白和小金同时想吐槽,可惜不能说话,主人,你真的是天然呆吗?我们两只都是雄性啊,别说十年,一百年也不可能生的出啊。小金之前就想把自己和小白的雄性象征给李清看,被善妒的晓东威胁,敢让我哥看你们那不堪入目的东西,我就把它割了。当时它们的下身一凉,就再也不敢想了,导致现在李清还以为它们是一公一母。

  “吼”生不出的,主人。

  我一拍小金的头,“叫什么叫,吵死了。”现在正是下午,这时候的天气容易犯困,让它们都走了,找了个干净的地方躺下。深林中,只有风吹树叶沙沙的声音。我穿着一身黑衣,小白和小金守在身边,从远处看,真是一番安静的景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