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泄了一下,浑浑噩噩的又晕了过去,银煞的灵魂还没消化完全。在慢慢的消化中,接收银煞的其他的记忆,银煞的记忆慢慢的浸染我将我同化。该说李清幸运,碰到银煞也没出事反而将银煞吃了,李清性格虽不怎样坚强,却灵魂中有一股无言的坚韧,始终让李清没有被银煞的记忆吞噬。斗转星移,恍然一过便是二十年,足足花了二十年来消化银煞,这二十年让我成熟了许多,也阴沉了许多。

  爸妈我身影也模糊不清了,我还是李清,却又不是李清,看了下银煞空间。闭上眼睛继续打坐,银煞记忆有一种可供修炼的方法,我现在的功力只有银煞的五成,还需要继续修炼才能打破这牢笼。又是50年,什么记忆都模糊不清了,就连自己的样子都忘了,而在银煞剑的外面,被伤仓促之间逃进深山,而这正是阎鬼楼的地盘“夺魂山”阎鬼楼的楼主自然知道在江湖上闹得腥风血雨的银煞剑,将其收藏于自己的密室之中,而这七十年间,收藏银煞的那个楼主也已逝去,其后代又接手银煞剑已经三十年,七十年过去,早已忘了银煞的威力,置于角落,银煞剑染上怨气变得斑驳古朴,看不出当年的威风,被阎鬼楼楼主阎倾煌之子捡去。

  我已可以偶尔出银煞剑了,也可以通过剑壁看到外面,外面一片漆黑,应该是晚上,如果有人看到,就会看见银煞剑闪了下红光,我看我现在在地方,家徒四壁,只有一个小小的床,一把断了半只脚的椅子,床上有轻微的呼吸声,走到床边,一个小娃娃,瘦骨嶙峋的,“啧啧,真是可怜”我摇摇头,连我自己都没有发现连同情之心都没有了。

  看样子只有五岁的样子,我偷偷走出去看看,真穷啊,有个小院子,全是杂草,月光皎洁,是个圆月呢,感叹了一下,又进了那个小屋子,想不通这个荒废的地方怎么会有一个活的小孩子,我用手摸着心脏的地方没动静,“我是算死的还是活的呢”摇摇头自嘲“反正不是人类就是了”看着这个活物,吃都吃不下的活物,没胃口。你们没看错,李清现在是以吃人灵魂为生的,特别是小孩子是最为鲜嫩的╮(╯_╰)╭又进了剑中,继续稳固修为。打坐一天,第二天晚上我又出现在房中,肿么感觉这孩子脸很红,我表示,好像烤人肉(≧▽≦)我用手戳戳那孩子的脸,好像挺烫的,可能是我戳痛了他,或者因为我身上的凉气,他用手抓住了我的手,七十年都没碰过活的东西,好像还挺好玩,我对着他忽然一笑,我把你救了,你的命就是我的了,以后还可以伺候我,,觉得这主意不错,为我的聪明才智鼓掌。

  开始动手,慢慢输入一点点内力,还好我内力是阴凉属性的,刚好缓解他的热症,不敢太过于急躁,看着一点点的小人。弄死了咋办(当时我咋没想到可以找其他人,以至于我后面坑爹的生活)现在我还不知道以后的苦悲的生活,小心翼翼输入内力,忙活了半晚,在鸡鸣之前弄好了看了一眼小东西,回了剑中。

  小杂种一直没有名字,被叫多了小杂种,就以为自己叫这个名字,他昨天晚上偷吃了一个馒头,被下人抓住按住头按到水里喝了一肚子冷水,跑回来以后就觉得全身好热,动都动不了,想爬起来嚼根草都不行,后来好像有凉凉的东西在身边,我身上慢慢就不烫了,好舒服。

  ^酷l匠《t网√z唯一$N正版_,其他都…P是,4盗K版\.

  小杂种打了个哈欠就爬起来,他天天都没什么事做,就是不允许出去这个院子,偷偷得他不敢告诉别人,他是有一个朋友的,是一条蛇,每天他都是跟它玩,经常他们都会忘了给我送饭,我就吃草或者所有能吃的东西,他的蛇朋友很好呢,有时候还会给他跟草颜色差不多食物呢。小杂种又是这样玩过一天,不过比较高兴的是,他们送了饭过来,吃饱了呢,这对小杂种就是最为满足了。晚上,我又出来了,问我为什么白天不出来,因为白天对我现在还不稳定的身体不太好,所以只能当夜猫子了,今天我打算出去逛逛,这个小东西已经是我的了,当然要把他养的好看点,要是饿了的时候还可以当点心吃一顿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