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没有,既然你有能解毒的铜币,为什么身体里还存有绿煞的气息,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可知道一定是有的。”老牛疑惑不解道。

  (;更新最快.、上酷p:匠#网M

这下可轮到伏地有些吃惊不已了,连忙追问道:“你是说我身体里还有绿煞毒?不可能啊,我怎么感觉不到,我记得当时都解了啊!不可能的,老牛你不要吓我!”

“这个我绝对没有说谎,因为绿煞族是.....,反正我对绿煞族的气息那是永远都忘不了的。”说到这里的老牛昂首向上望去,像是记起了什么。

禁不住心中的猜想,伏地又问道:“当初把你们害到今天这一席境地的就是绿煞族吧,可我当时听它们说它们来自绿煞界,而且他们虽然是绿色的,可也并非如你们这里完全没有别的颜色 啊,至少它们的牙齿,它们的眼睛,都显得没有你们这么绝对。”

“七彩之巅那是我们还在时候叫的名字,当时我们黑煞族是唯一能与之抗衡的种族,其它几个种族早已自愿被奴役,所以最后的那一场大仗是相当的惨烈,我能站在这里,黑煞族得以如今日般的保留存活,说起来也是当时的绿煞主帅念了曾经共处一界的情面,没有赶尽杀绝,把我和当时的黑煞族少许残余活口驱逐到了黑域界,彻底封绝了这里通往绿煞界的界点,因为这里就是以黑色为本源的世界,所以慢慢的我们吃着这里种出的粮食喝着这里的水,就都变成了这幅模样。绿煞蛙这我还是知道的,蝼蚁一般的寄生虫嘛,因为没有自保能力,但是的的确确的阴谋家,它们善于迷惑心智,成长周期又长,很少有能活到成年的,没成年之前的绿煞蛙都是不堪一击的小虫,即便成年了,也一般都难逃一些所谓的正义之士屠杀练手。瞧你体内那股绿煞的气息,以它们的能力又是怎么伤到你的我真的很好奇。”老生常谈的老牛一口气仿佛把肺里积压了几千年的黑土倾巢倒给了算半个徒弟或是半个投缘知己的孩子。“

我当时也是被一个会变幻的绿煞人偷袭得手伤了我一次,也许是那次落下的这毛病吧!”几次差点把自己吃过绿煞蛙的事说出口的伏地还是忍住了,万一老牛也听说过猩猩之村呢,你一个再平凡不过的旅行者怎会有吃别的族类的冲动之举呢,即使有再大的仇恨也是不至于产生这么大的跨度是吧!至于老牛说的气息,天知道是什么东西,反正至少现在身体是察觉不到任何异常,老牛要是有办法早办了,没办法才说个没完的。

“那个老头的追随者难道就是成年后的绿煞蛙?”摇了摇头的老牛解释道:“你说的那个,我虽然也见过几个成年的绿煞蛙,但从未见到过那么厉害的,想必也是异数的存在,那么多年一直遭受打压不断的绿煞蛙们也的确是该出一个能给它们带来少许话语权的异数了,不过就像你所说的它一口能吞下多少多大这个能力,其实也并非是厉害,吃掉消化那是及其不可能的,充其量也算是一种障眼法,身边的那个老头难免有后手制造了恐怖的假象,把那些被吞掉的人和物转移了别处。不过听你所 说,我倒想起很久以前来过这里的一个旅行者,当时听声音只是一个也如你说话声音年龄大小的青年,明明也如你般长的俊俏,可就是喜欢把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他当时就有把眼前敌人虚空抓放到自己创造的一片不大的虚空中,抓的时候可以把事物破坏,但凡是有生命的却伤害不了丝毫。”

“被抓进去后呢?”伏地装作一脸好奇道。“老鸟进去过,后来听它说它振翅一飞,一嘴就给把虚空的顶啄破飞了出来,虽然当时服气的是那灰袍人,可等灰袍人进了大宅数日再没动静后的老鸟回忆说,那片虚空世界很明显因为灰袍人的能力还不强而不是很大,当时幸亏它会飞,期间虚空上方还有闪电阻拦不断倒是没有难倒它,毕竟当时闪电的那点攻击力对它老说几乎可以被忽略掉。我这么说你明白吗?”老牛说。

若有所悟的伏地点点头答道:“你是说他前途不可限量?”

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的老牛缓缓说道;“我想说的是,每一个到这里的旅行者都不是平凡之辈,就像你不同于别的旅行者可以消化对身体有淬炼作用的黑域果,虽然很痛苦,你还是扛了过来;就像你能力一直平凡不堪却能在我这里机缘巧合得到我的赠予,这一切你们虽然只代表了部分的旅行者,但大家都向往了同一个地方,不是吗?”

声音忽然低了很多的伏地沉声道:“我虽然是跟随大流其中的一个旅行者,可我就是我,谁的不凡都休想淹没我,老牛,我现在答应你愿意去帮你们闯那蛮孪大宅,取拿得到后能有肉吃的珠子,你听清楚了,是我自愿去,与你们无关!懂???”

最后的一声“懂”字伏地是生气后怒吼出来的,为什么我要归于平凡,为什么要我归于大众之流,这就是囚笼。

这里也有囚笼,走出屋子站到院落中央的伏地抬首望天,自言自语道:“我宁愿舍身去这大囚笼里玩耍玩耍也不要在去被别人认为出来囚笼里苟活!老牛,我们毕竟有别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