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牛接下来的一番话把自己说的直直一楞。是啊!

  在之前的大山里,没有吃的时候,首先想到的都是从前自己浪费过的食物,多么多么后悔,而如今自己却又恢复到了狗改不了吃屎的境地。

  “在我维护的黑域,所有来之不易的东西都应珍惜,即使是你,伏地,每一位来到这里的旅行者在我眼里亦如对待这里的居民你眼前的馒头般,只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存在的位置,譬如你,即使你想生活在这里,这里也没有你存在的必要,甚至可以说是多余,多嘴的小南牛不知道说了没有,你们的出现与消失,注定就是完成一个信仰的依靠,假使你真的做到,拿到了蛮珠,这就是一个改变,对所有的改变,乃至是推翻我的改变。”老牛意味深长道。

  “话嘛,怎么说都行,理嘛,怎么说都有理。我如果走在处处都是说服让我去给别人做事乃至送死的道理,你觉得我有存在的必要吗?老牛,你活的年月久了,看在我是一个垂死之人,你说说!”伏地不无感伤道。

  “老鸟,你先回去吧!”老牛支开了老鸟后又打发开了所有院子里的人,关上了门后才又走回到了桌子边,两只人形的手掌使劲扳住自己的牛嘴往开来掰,痛苦不绝于耳的“哞哞”叫个没完,直把盘腿坐在黒木床上的伏地吓的一声不吭。

  不至于吧,在怎么证明也不用自残吧,这是要逼我显露我的慈悲小心灵吗?

  他难道不知道我都没心了吗?

  哦..忘了,慈悲与心无关。

  在老牛近乎变态的一番动作之后,牛皮身躯软如一张画皮般的从老牛身上脱落了下去,站在伏地眼前的赫然是一个全身赤裸的大活人!

  大活人!这不是关键的,这不是最关键!

  最关键的这是一个美女,长着瀑布般的黑色长发,身材窈窕,凹凸有致..关键是....在牛皮脱落的一瞬间美女就把牛皮包裹在了身上,然后坐在了长条板凳上,水汪汪楚楚动人的长睫毛下那双灵动的大眼睛正一眨一眨面带微笑盯着伏地。

  樱桃般的小嘴轻轻启口:“真正的老牛早已经死了。”

  已经完全投身于美好事物想象中的伏地硬是愣了神,仿佛心里千千万万个羊驼在吐唾沫,没心了啊?

  要它干嘛,占地方,太美好了,多么美丽的存在,感觉自身就像一块风雨泥泞里摸爬滚打内外都生了锈的铁块,而眼前这简直是一块能洁净心灵的蓝宝石。

  忽然想起了刚才女子的话,伏地不禁全身打了个冷赞,但面对眼前如尤物般的女子,他实在是拉不下那张脸来说话,憨笑道:“这是杀手锏吗?我...我怕承受不住啊!”

  女子脸色一沉,开口道:“我说,真正的老牛已经死了!”伴随着美女的脸色,也仿佛如梦初醒。

  听清了女子话的伏地心中难免一惊:“那你又是谁,之前跟我说话的难道是你?这个是什么狗血剧情,难道你对每一个来这里的旅行者都是脱了牛皮现真身?”

  美貌女子并未因伏地的直率而恼怒,而是慢慢开口道:“之前也从未有人拿这么通透的话题来刺激我,所以这是我第一次以如此样貌视旅行者。我要告诉你的是,我也是旅行者。”

  “那...这....你先说!”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的手足无措都无法组织语言的伏地结巴道。

  “就像我之前所说,真正的老牛在我来到这个世界后那年就已经死了,我抹去了自己的名字,继承了老牛的遗志,一直在维护这个根本不属于我的世界。那你也给我说说!”女子面带忧郁怒视道。

  伏地没有说话,他可以是一个冲动的人,可以是一个感性的人,可以是一个随地播撒爱心的人,可以是一个没有底线的人,可以是一个懦弱的人,可以是一个面对死亡卑躬屈膝的人,可偏偏不是一个相信自己眼睛的人,这不是在迷乱之境享受美色的时候。

  所以从起初震惊中苏醒过来的他微微闭上了双眼,两人就这样静默了好一会儿,屋子里似乎只剩下两人微不可闻的呼吸声。

  还是没睁开眼睛的伏地首先开口道:“我还是习惯跟老牛模样的你对话,请你恢复回去好吗?”

  原先还是女人声音的老牛瞬间恢复了之前的沧桑嗓音,开口说道:“我感受不到你的心跳。”

  “难得你有心!”伏地睁开眼淡漠道。“哈哈哈,所以我洞察不了你的任何想法。”恢复人牛的老牛大声笑道。

  o酷●匠:e网唯‘T一正版,X√其-他xv都是%盗/X版

  不以为然的微微抬了抬下巴,目光直射老牛:“那只能说明我们还是不一样,老牛,你的把戏耍的不错啊。”

  面露怒容的老牛嗔怒道:“谁说我耍把戏,你这人怎么如此顽固不化,我都以真身相对于你,我们还能不能好好的交流。”

  “是不是面对不同的旅行者,你都会变幻成不同姿色说着不同话语的女人,或者...还有男人?”压根没接老牛的话茬伏地自顾自的说道。

  “你就这么多疑?看来我们的谈话可以结束了,东西是没有,人我倒是可以奉陪一个,你爱要不要!”又变成女声的老牛道。

  看着老牛再听这声,感觉一阵恶心的伏地赶紧闭上了眼又。

  “你所做的一切也只不过是为我闯蛮孪大宅之时,能有多出一分力的心态吧!你是谁重要吗?老牛,想不到给我讲了大半天道理的你也糊涂啊!”

  其实到现在为止的伏地还不能认定刚才老牛到底是不是女子,还是它变幻出来的,如若真是旅行者,那大家所站的立场也太不鲜明了,自己执着的东西太多了,岂可为此半点真心随意抛洒出去,结果都改变不了,那来别的什么都是扯淡!

  如若不是,那听他说的太多,故事变的更真实,自己潜意识难免不会被受影响。

  接下来老牛的一句话彻底让伏地庆幸自己坚持下来的坚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