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南牛叹了口气,就说了两个字,“信任!”

“愚昧,本来我还想你们如此文明的繁衍秩序是不会出现如此低级的愚昧行为和做法的,没想到你们这么愚昧,难道你们就连多尝试几次的勇气都没有吗?”

听到此简直想跳爹喊娘的伏地不禁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这也太荒唐了,且不说外面大山多么难寻活物,可真要去找也未必有闯大宅的风险大吧~!

“信任这种东西,有些人也许会不停去尝试,可我们尝试不起,再说一个比较现实的解释也许你能更明白,那就是,我们压根没想过真的有旅行者能把蛮珠带出来,因为我个人喜欢你的执着,和我对战时的精神,我也就透漏一点,这里不是没有过强大的旅行者来过,只不过即使比镇长厉害的,都没有能出来的,那个大宅几乎是通吃。

让你们去闯宅取珠,说的好听点是让你们旅行者博得一线生机,也给这里人们一个不用献祭的希望,说不好听,在这么一个和谐的世界里想要维持和谐,又要有人必须牺牲生命。

这是需要信仰的,你懂吗,信仰。而你们旅行者就是我们的信仰。”小南牛低声道。

伏地轻笑“哼”了一声“我们的不断有进无出才是你们的信仰吧!那你怎又敢把这些秘事告诉我这么一个即将成为你们信仰肥料的人呢?不怕我狗急跳墙?”

已经落地,一步一步像大殿走起的小南牛回首一笑,笑道:“伏地,你说的这些,管用吗?谁都别无选择,就像谁都阻挡不了一个旅行者向往未来,向往自由的心一样,单凭你一个,能破坏这里的和谐屏障吗?我少许听说过你们来自的那个地方,明白我们的很多东西其实都是互通的,我们才有交流,学学我,在决定跟你战斗,你弄疼我的第一刻起,和解就已经是个笑话了。”

“况且这还是个圈套,对吧!哈哈哈哈”伏地说完也跟了上去。

他知道,现在说这些乱七八糟只是能让自己少些郁闷,少些憋屈,好久没有这么天马行空针锋相对有意思的对话了 ,一般以前经历大多都是要么干要么逃,能聊聊的,少之又少。

进入大殿放眼观去密密麻麻漫是一尊尊黑色高低不齐的人形雕像,形态各异,但无一不是人类面孔。

  !B酷☆5匠!网…/永Nf久_M免;{费看小说

有背着书包的学生,青衫执剑的书生,相貌虽显落魄但依然美丽动人的少女,也有穿着各种军装盔甲的军人等等,各个朝代各种形式的人都有,走至深处忽然一尊略微眼熟的雕像呆住了伏地的眼球,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在玛拉界见过的灰袍人雕像,只不过雕像旁边没有那个长相恶心的追随者。

看到此景的伏地心里不禁咯噔一声,灰袍人也进去过,但自己在玛拉街听说的灰袍人身边是有追随者的,不排除追随者种族无法进入黑域,但如果强大的旅行者可以带入追随者呢?

那么就有两种可能了,一是灰袍人曾经也来过这里,实力很强,但进去了就再没出来,玛拉街事件在这之前,二是,当是的灰袍人实力也不强,身边还没有追随者,但,他却没有死。

“这个灰袍人来的时候,你在吗?”伏地漫不经心的问道。

正趴在等上跪拜的小南牛答道:“怎么?你认识?他当时身边是有一只长相奇怪的怪物,但因为受黑域限制,只有旅行者可以进来,所以它没有到过域界,雕刻的时候也就没有它,他是继戴面具人来之前的旅行者。”

“也没有出来?”伏地追问。“他当时的确很强大,连镇长都只能战个平手,但我们黑域像镇长一级别的人物却不止一位,可他听说了蛮珠的事情后是自愿进去的

,也没有再出来。”

“那戴面具的又是怎么一回事,果真跟我很像?”伏地想探听一下是不是魂也来过这里,如果魂来过,那么他没死,就更加确信,进去大宅也许是另一条可以出去的路,也就无所谓送死不送死了,也许压根这些进去的人就都没死。

小南牛略有些迟疑的想了半天才回答道:“这个我不能保证,但走路说话,给人的感觉跟你很像而已,他也是自愿帮忙取蛮珠的。”

不等小南牛的话说完,伏地就闭上眼,手掌覆在心脏位置,细细感觉,魂的牵引没断,但不在这个世界,而在这之前初到大山,当时可是清楚的能感觉到的,然后忽然就断了,在自己即将进入黑域之时又链接了起来。

莫不是说戴面具的就是魂?

如果真如此,那自己可真的不用死了。终于有点希望的伏地压抑住自己内心窃喜,问了一个他从来没跟人问起过的问题,

“小南牛,听说过魂吗?你们死后有归属吗?”

小南牛慢慢说道:“没听过!死了就是死了,难不成你们旅行者死了还能活?”

怕让小南牛误打误撞的以为自己死了还能复活,连忙补充道:“我的意思是死了会埋葬吗?”

恍然大悟的小南牛“哦”了一声说道:“都埋在庄稼地里了。”

“没别的?”这倒轮到伏地有些惊讶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