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树林中的伏地满脸怒气,垂下的左臂上有一道浅却很长的划伤,血液不停的顺着胳膊流向手掌,继而滴落在黑色的土地上。

疼痛还在继续,也不会因为你有多生气,多危险而停止丝毫。伏地掏出铜币微微的弹了一下,肚子就停止了疼痛,他飞快的收起铜币,然后假装疼到坐在地上都起不来的模样,捂着肚子的右手紧紧的攥着身上最后的两个果实。

  jq酷匠QA网‘¤首*发w

不得不说小南牛的速度的确够快,伏地自己都没有绝对的把握拿果实在空中能击中它,头两次的偷袭成功完全依赖于小南牛对对手的不熟知生疏而造成的失误,可犄角变长,飞到空中后的小南牛不得不说完全到了另一个层次。

手里能用的就剩这两个果实了,如果这次失败,它是绝对不会容许自己再有摘果实的机会,刚才若不是稍稍躲了一下拿手格挡的同时扔出两颗果子,恐怕现在的肚子疼就是开膛破肚了,铜币再有用也没那么大用啊,总不能日后有人问起,请问你第一次用不死生是死在什么东西手上,自己来一句,栽至一头身高不到一米,长着翅膀会飞的小牛犊角下吧!

“少给我来这没用的,你要是比我大,那我岂不成你祖宗了?就你那未发育完全的生西瓜小脑袋上顶着的那两根畸形黄瓜还想跟我斗?

小牛精啊,回去顶蘑菇练练去吧!有种下来玩玩,看我不掰断你的小黄瓜!”蓄势待发的伏地假装疼痛不堪,强装起身迎敌!

受到刺激的小南牛一声“哞”叫后随即不忘左右晃来晃去。

忽然安静下来,高声叫道:“别以为我傻,我知道近身没你厉害,可爷会飞,来呀,掰我的小黄瓜,快点,来呀!我等你,黄瓜我听说过,脆脆的,哈哈哈,不过实话告诉你,我真不是你以为的小 精怪,我是天生就小,不过这未必证明我没有杀你的能力!”

讲到这里的小南牛本还单纯的小眼睛刹那间变的充满玩笑意味,这可不似单纯一头单纯的牛该有的眼神啊!

明显感觉不对,有可能自己才是被当猴子耍的伏地下意识扔出仅剩的两个果子后就地翻滚,回头一看刚才所站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不大的小土坑,没等站稳身形,又一轮俯冲挑刺就已袭来。

不多时放下假装的伏地全身就已经不下七八道伤口,都不是很深,伤口多在四肢和背部,他极力的在最后接触关头靠潜意识的小幅度躲闪格挡避免伤到要害,庆幸的是截止目前小南牛的直刺还没有一次完全成功,但即使是这也弄的自己黔驴技穷狼狈不堪。

躲到一棵树后气喘吁吁的伏地不停的计算着各种可脱离现在险峻的形势,唯一的办法就是逃出去跳到河对岸,这是最近的距离。

难度可想而知,小树林里因为有遮挡小南牛的攻击才受了影响,若是逃至空旷处,无所遁形的自己绝对你把握坚持一分钟,再说即使是能跑到河岸,又怎能有把握真的跳过去还是另一说。

这会儿小南牛终于停止了攻击,盘旋在高空中的它还不忘讽刺伏地的胆小懦弱,一如恢复了之前的顽皮姿态。

“藏起来干嘛,又偷吃呢?你不是扔的挺准吗,怎么不扔了,我张大嘴等着接你呢,旅行者了不起啊,旅行者就牛啊!

今天我就干死你,顶死你这个旅行者,傻了吧唧敢生吃黑域果,不知道这果子烤着吃才能吃啊,哦...我知道了,你肯定是在山里迷路了,听见我烤糊了果子炸响时发出的声音,以为谁放炮仗呢,就寻了过来,对吧!啊哈!

你不说话证明我猜对了,上次来这里的旅行者也是这么地来的,哈哈哈!”见小南牛停止攻击,伏地试探性的喊道:

“小牛,我们谈和吧,怎么样,我也有终极杀招,不过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式,你也看见我之前扔出那几个果子时候展现的力量了吧,这半天的蓄势我就等着出这杀招,一般情况下我是不愿意用的,但看在是我先吃了你的果子,你提醒我在先,我没听劝,我在这里向你道歉了,不过你要是没完没了,我也不惜拼上性命跟你玩上一玩,怎样?”

说话间眼睛一刻不停的盯着上空小南牛闪来闪去的身影,提防这小东西猛然来个突袭那也不是没可能。

听到伏地说话后的小南牛做出思考状,停了好一会儿,像是盘算好了什么似的,回声应答道:“那就亮出你的大招吧!!”随即又一次闪躲俯冲而来。

这下真的生了气的伏地不禁暗自咬了咬牙,狠狠低声道:“真特么以为我就靠运气靠逃跑活到现在的啊,真以为我特么没大招保命啊,小牛犊子,是你逼我的。

”随即咬破舌尖朝着掏出铜币喷了口唾沫与血的混合物,大拇指和食指捏住铜币的边沿,“啊!!拍你姥姥的!”

大吼一声朝着小南牛飞来的大致方向当空拍去,没错,这招就叫“拍你姥姥的!”,第一次发现这招的伏地当时正在僵尸界躲避僵尸公子的追杀,情急之下想起以前看过的电影里道士都是玩这一招,就有样学样的发现身边哪怕黄纸,连卫生纸都没有,情急之下扔出了沾染舌尖血液的铜币。

本就绝望的他挥出手里的铜币当时就喊了这一句,结果出乎意料的是居然成功了,虽然跟电影里不一样,但好歹僵尸公子被拍飞,自己捡回一条命,找到界点逃离了出去。

后遗症不过也是相当严重的,那次自己离界点就十几米的距离,全身疼痛无力处于迷离状态的他整整爬了一晚上才爬过去,所以他一般不敢用。

今天这里打了半天都没再见有生物出现,所以逼不得已的伏地再三考量,还是决定试一试,因为等再来几轮,自己恐怕不知那一秒就被刺死了,现在有了不死身,好歹能给自己的命运搏一把了。

只听“咚!”的一声很响的撞钟声,被伏地捏在指尖挥出去的铜币猛然幻现出一个直径几十米大的铜币幻影,直接把小南牛狠狠的拍飞到了远处的草地上,趴在那儿再也一动不动。

这时瘫坐在地上的伏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感觉全身严重缺氧,透不过气来,骨头肌肉乃至血液里都仿似被抽干了般,脑袋不疼,但就是晕,晕的坐都坐不住,感觉手脚有些发麻不受控制的伏地用力掏出了装有奶液的瓶子,拿牙齿费力的拧开了瓶盖,轻轻的喝了一口,全身顿时如被一丝丝暖流包围,不过脑袋更晕了。就当他迷离昏倒之际,远处原本不动的小南牛身影缓缓的竟然站起来了,虽然步履蹒跚可还是一步一步向着他所在的方向走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