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等走到黑树林远远的就闻道了一股异香迎面飘来,能让伏地差点流口水的不是果香,而是肉香,卤肉的香味。

如果说到了雪原有雪盲症,那么现在到了这里的伏地就有点夜盲症了,因为入眼看到的都是黑色,单从颜色的极大反差就会让人感觉没踏足在脚下的不是土地,而是空间,而这空间没有别的颜色,即使有光也只能分辨出一种色彩。

饥肠辘辘的口水似乎比急匆匆都跑起来的布子还着急,不知不觉就咽了无数次,都有些嘴干了。走近黑色树林的伏地确认香味就是来自这些树干长的张牙舞爪,枝叶异常茂盛的树上结的果实。

果实圆溜溜的杏子般大小,捏上去像捏着一团肉般有任性,凑到鼻子跟前一闻,闭上眼就有种想当成卤肉咬一口的冲动。

小心翼翼的摘下一颗,用力掰开一看,里面是粉红色的果肉,果然如同真的肉般,还有肉丝般的果肉相连。沉浸于饥饿状态下的伏地这会儿都忘了自己路过树林不是找食物,而是顺路寻找放炮的人。

就当张开嘴都要咬下去时,一个低沉的男性声音在前方不远处悄然响起。

“当这是你家呢?不打招呼就吃?有种你咬一口,你咬一口试试!”

听到说话声已经把果实塞了一嘴嘟囔嘟囔开餐的伏地抬头看去 ,只见离自己十米开外的一个身高不到一米,通体漆黑,长着牛头人身,后背还扑扇着一对肉翼翅膀的小怪物手里握着一串果实也是边吃边说道。

擦了擦嘴角,回想起刚才入口后跟卤肉一般香味且有真实肉的嚼劲的果实,不忘又摘了几个揣进兜,这才换过一口气,看着眼前这扮相可爱至极的小牛存心挑逗道:“哪来的一个变异牛精怪,还是头发育不良的,你爷爷饿了,吃点路边的野果也要你管?”

“啊咿咿呀呀呀呀呀呀,你这可恶的人类,你以为你是旅行者就可以为所欲为?你不知道我小南牛是黑域大镇第一头会飞的牛?我是负责专门看守黑域果树的守护者,快,赶快,把吃了的给我吐出来,不然你会后悔的,相信我的,你肯定会后悔的,不会吐我教你,拿手指头就这么搅一搅,恶心就吐出来了!”

这自报家门傻的可爱的小南牛说完还给伏地演示了一下,自己差点干呕出来。

这下直把愣在当场的伏地逗的大笑起来,太可爱了,太久没听见人说话了,原来有时候有人在身边墨迹都是这么的温馨享受,再加上还是一只萌宠,哈哈哈,自己太喜欢这小家伙了,要是能收服,去到一个有大都市的世界里,那美女们还不都得投怀送抱啊!当狗遛街都有光啊!

萌生邪念的伏地嘿嘿自顾自的YY起来,察觉受到忽视的小南牛气呼呼的显得很生气的样子,原地剁了好几脚,翅膀扑腾扑腾扇个没完,蓄势待发,但一直没动,像是在等待什么。

揉了揉笑的肠子都有些抽的肚子,伸手又从树上摘了两颗果子一口气全塞进嘴里吃了起来,既能解渴又能止饿,神奇至极。嘟嘟囔囔伸出一只手,挑衅似的勾了勾食指,说道:“我就吃了,你倒是上啊,等啥呢?等我消化完给你拉出来呢?”

本应暴跳如雷的小南牛竟然出奇意外的没有生气,而是压低嗓音一字一字说道:

“我—等—你—肚—子—疼—起—来—干—翻—你!!”

还不等小南牛话说完,刚才还因为吃过果实而充满宝实感的肚子片刻间就疼了起来。

不用形容,跟胃疼那是一样一样的,一阵儿接着一阵儿,疼的额头都冒汗,还没等蹲下身子,就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撞到了,思绪停顿的那几秒不自觉的说了一句“这车绝对是女人开的!”后就“轰”的一声撞到了一颗树上。

瘫坐在地的伏地这才抬起头真正正视了这个看起来不起眼扮相又可爱的对手来。

刚才这正是之前谈吐单纯可爱的小南牛在奔跑后借助翅膀加速离地凌空一撞攻击后产生的效果。

早早意识到近身得不到好处的小南牛在那一撞得手后的同时身形早早收住向后退出了不下十米左右的距离。

佯装打了一个哈哈,不耐烦道;“你这人真搞笑,我让你咬你就真咬啊,还吃了那么多,看你也是个缺心眼的旅行者,跟我这儿装大,这下栽了吧,疼?一会儿疼死你。”

忍住疼痛的伏地靠着身后的树勉强站起身,极力的控制着呼吸,可这疼还是一阵接一阵的愈演愈烈。

捂住肚子的一只手无意中碰到了装在衣兜的果实。顿时计上心来,一边偷偷的将手摸向果实,一边问道:

“你能认出我是旅行者?你能从哪看出我是旅行者,什么是旅行者,我是从山里来的,你这小精怪。”

  酷匠{#网正¤版e首G发

听到伏地装疯卖傻显得很不以为然的小南牛瞅了一眼伏地,略带鄙夷道:“除了旅行者,任何人是看都看不到我们黑域大镇的,你还跟我瞎掰,我今天就把你干到黑河里面喂鱼,敢小看我,哼!你难不成真以为我可爱?是个小可爱?告诉你,墨迹是我的天性,我都特么大你一个轮回了,给我装爷!你再瞪!你有本事再瞪我一眼,来!咦,牛啊,还敢...”

还没等小南牛剩下的话说完,伏地手中用黑丝手催发投掷而出的黑色果实就击中了小南牛的脑袋,“轰”的一声,直直的朝后翻滚了十几米才灰不溜秋的停了下来。

“你....” 满脸怒气的小南牛还没把你字抒发完一侧的脸上就又挨了一果子,见势不妙的小南牛“哞”的一声大叫,瞬间展翅飞上了离地十几米的高空,头上本还短粗才露出尖尖的两只牛角也转眼间在类似便秘时憋气般的一阵闷哼中长长到半米多长,左右快速的闪躲一个急速俯冲躲闪从伏地身侧一闪而过回到了空中,只见变长的牛角上沾着些许血迹的小南牛气喘吁吁,在空中还不断的变幻着身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