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会儿本就不深的小洞就没什么可掏的了,不甘心的他起身开始把两侧的稻草都翻了个遍。

果不其然又发现了两个小洞,其中一个 小洞深不见底,但小洞顶不停的分泌出一种白色的液体缓缓的向洞内深处流去,伸出一根手指蘸了点白色液体凑到鼻子前闻了闻,确信正是老猴子给他喝的“奶”,现在也许是没煮过,散发的气味不是特别明显。

转身走到最后一个能容下人趴下进去少许的洞边,伏地往里爬了一截,发现小洞里的气温异常的冷,越往深处两侧的洞壁摸上去都有凝结的雪花了,爬了七八米的距离并无任何发现。

正当伏地要退身放弃时,伸出朝前摸了摸的手感觉摸到了什么被冻的硬邦邦的东西,用手抓住扯了扯,能拉动。

随即一只胳膊配合膝盖,另一只手抓住那东西往洞口一点一点退去。

当接近洞口借着山洞里的光看清手里抓着的东西时,伏地强咽了口唾沫,咬牙还是把东西拉出了山洞。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具脑袋明显被砸的稀巴烂已经看不清五官半截裸露的男性身体,其中胸口部位像被硬物凿割过血肉的恐怖伤口不断冲击着完全惊呆了的伏地。

望着被冻的血液都发黑发紫的半截尸体,想起了什么的伏地蹲下身“哇哇”吐了个没完,就如吃进了肚子里的那些肉在疯狂的寻找着它们的主人般,干呕到最后的伏地都有点喘不上气来。

内心无比悲愤,快步走向老猴子尸首,伸手拽住猴子脑袋拖出洞口一把甩下了山底。

站在洞口望着稻草人般翻滚下山的老猴子尸首“哈哈哈哈” 的笑个不停,直到笑出了眼泪。

停了好一会儿才回到洞里开始翻看那些衣物布兜,看看能有 什么意外的发现。

从这死人的衣服里初开始也无非翻出了些早已不能用的火柴和各种邹巴巴的钱币,在翻出了一个被布缠绕了许多层的小包裹后,才出现了有价值的线索。

打开最后一层布子后展现在眼前的还是一个小布袋 ,提着沉甸甸的,小布袋地下垫着一张泛黄且有些碎烂记录着什么的纸张。

伏地小心翼翼的捧起纸张,只见上面记录着几十个人的名字,跟在名字后面的是多少多少克之类的。看到这里的明白了什么的他解开了布袋扎着口子的细绳,伸进两根手指捏了点里面的东西,撑开口子一看,“果然是金子,这应该是自己小时候见过的沙金吧,怪不得布袋子这么沉。

想来这老家伙只是害命吃人,之前喝的那奶的确是好喝也无甚毒,可自己究竟怎会睡去,想来再熬上一壶喝喝便知道了。

枉我还之前为误杀而耿耿于怀,差点让心魔捣碎求生的欲望。”自言自语到此的伏地止不住的叹了口气,无它害,也许也就无我了吧。

“咚!咚!咚!”洞外山中忽然传出的几声炮响把正发呆想着之前出现幻觉时情景的伏地吓了一跳。

怎么会有响炮的声音,这是山里,难不成不远处有村子?

往洞口跑的伏地听到炮声还在不断的响,赶紧向外望去。

只见左前方相隔好几座山的上空每一声炮响天空就炸起一小团黑烟,像极了小时候耍的炮仗,只不过烟的颜色不一样。

默默记下了方位,回到洞里收拾起了那个小包裹。

  Xe酷匠网永、%久免费看t"小`说'*

把那半截尸体用稻草盖住后又点起了篝火,接了半壶白色奶状液体煮开后灌进了随身携带的两只饮料瓶子里。

稍稍尝了一口,还是很好喝,就是眼睛微微有那么一点点困倦,看来是有些迷药的特性,摄入量要是少的话还是没什么,起码好过完全没有充饥的食物。一切准备妥当,站在洞口回首望向这个让自己矛盾丛生的山洞,一脚踢散了火堆。

顿时洞内浓烟滚滚,火光四起。也许烧光了就没什么了吧。

当初把小慧慧放在火堆上的老人是不是也是这般想。

内心涌起怒意的伏地闭眼眯了片刻,牙齿上下有节奏的上下磕碰的“噔噔噔”响,睁开眼扭了扭脖子,活动了活动全身关节,“可惜我不是小慧慧的爸爸妈妈。”低声言语了一句向山下快步走去。

这一路走去看着不远,可也足足走了一天一夜。路上也再没遇到什么危险,就是一口一口不知不觉喝下少半瓶白色液体后困倦的感觉愈来愈发显,所以在天还没完全黑的时候他就寻了一个土质比较酥松的土坑,在坑壁用木棍挖了一个正好容纳身体的长条形浅洞,怕潮湿就把要躺的身下又往深挖了些,专门找了很多树枝树叶垫在底下。

挖出的土也摊平了盖上树叶,另外折了些比较大的树干拦挡在侧洞口,还是有些不放心的伏地专门从里面刨出了些土尽量把洞口往小了堆后这才放下心用帽子盖住脸沉沉的睡了一大觉。

早晨醒来也是被同昨天一样的炮声吵醒的,好奇前几日怎么就没丁点动静,这从昨天响完,连着第二天还来!

因为侧洞只够他躺卧进来,空间极小,无法起身,只能侧着身子慢慢挪出去。动了动胳膊,伸手把堆在边上的土往出推了推,再去推堵住口子的树枝树干时发现使不上劲,不得已一咬牙侧翻滚了出去。

站起身才觉得全身酸疼,骨头缝里也仿佛被钻进了丝丝凉凉湿气,难受不堪。

拧开瓶盖喝了一小口白色液体,点了一小堆火烤了烤方才好受了些。

动身继续向记忆中的方向前进。在翻过几座山淌过一条小河捎带洗涮了一番的伏地此刻登上了发出炮响声不远处的一处山崖。

真是一山更比一山高啊,怪不得远观不得入目,炮声由来的是一处平原开阔地带,不同的是那里的山是黑色的,山上的草,树,包括石头都是黑色的,只要能看见的几乎就没有别的颜色凭空点缀,只见开阔地靠近山脚的地方流淌着一条黑色的小河,河岸的另一边是一片长的满是张牙舞爪黑色树木的树林,粗略一数少也不下百十来棵。

炮声便是来自其中的一颗树,由于他所站的小山崖地处不是很高,实际距离又没眼睛看到的近,所以也没看清树林中究竟是何人放炮。

做了个深呼吸后就一路小跑沿着不太陡的山脊快速盘旋而下。

走到依傍山脚的小河边,虽然之前远远观望过这里的景色,可当站在这条绿色与黑色被一条小河划分的泾渭分明的黑色地域跟前才感觉自己已经被深深的震撼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